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2

海棠书屋备用
    ”邵尔涛悻然横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我对那种生物不感兴趣。”

    “你英俊又多金,可是榜上有名的最具价值单身汉,你不结婚,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邵尔平在商场打滚多年,身边从不乏女人,只要他有结婚的打算,随时能挑选其中一个,但邵尔涛可不一样,女人对他的吸引力甚至比不上一场电影,从小到大唯一最亲近他的女人就是他们的妈,都已经是三十岁的男人了,连他都忍不住想怀疑起弟弟的性向。

    “你知不知道,八卦杂志都在猜测你是不是那个”邵尔平很没义气的扬起讽笑。

    “gay”邵尔涛不屑的挑起一道眉。“真亏你有闲工夫,随着八卦起舞。”

    “我对那些捕风捉影的报导没兴趣,倒是想听听你怎么说。”

    “我确实是对男人比较有兴趣。”他的一句话,几乎让邵尔平大惊失色,直到他又补上一句。“不过,却是仅止于工作上的兴趣。”

    “难道你从来没有定下来的打算”望着眼前挺拔出色的身影,邵尔平忍不住问道。

    只要他愿意,台湾大半的女人,肯定倒追着他跑。

    但偏偏邵尔涛却把女人,归类为跟蟑螂、老鼠同等的害虫,厌恶之深,避之唯恐不及。

    “有”出乎意料的,邵尔涛脸上浮现一抹少见的微笑。“等到地球上的生物都绝种那天。”

    “啊”

    邵尔平愕然一怔,直到邵尔涛离开许久,仍久久回不过神来。

    两人当了三十年的兄弟,感情好、有着绝佳的默契,这也是邵尔平一直不肯放邵尔涛离开的原因。

    同为兄弟,两人有着同样高大挺拔的身材、如出一辙的英俊脸孔,还有着身风度翩翩、卓尔不凡的气息。

    不同的是,邵尔涛斯文内敛,喜怒不形于色,邵尔平则较为阳刚,也多了份惯于主宰的霸气。

    他想不透的是,两人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遗传了同样的基因,为什么他会对女人这么深恶痛绝

    想着想着,邵尔平忍不住猜测起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女人的

    是小时候被隔壁那个凶巴巴的男人婆,甩了一巴掌那天还是中学毕业典礼,被一个女同学用水球狠狠砸了一身狼狈开始

    眼前摊着合作计划书,邵尔平却视而不见,攒起眉努力想理出个结果来,直到门边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第二章

    “总总裁”

    望着门边一脸欲言又止的女秘书,邵尔平不觉蹙起了眉头。

    “她又来了”

    “嗯。”女秘书点点头,也是一脸伤脑筋的表情。

    邵尔平径自翻阅桌上的文件,英俊阳刚的脸上仍没有多大的波动。

    几天来,他早已听闻,有个女孩不死心的天天站在银行门口,甚至还举着大大的纸牌,上头写着“我要找邵总裁陈情”,弄得进出客户莫不侧目,还以为他承京银行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他是这间银行的总裁,得管理这么大一间银行,哪有空去见这些三天两头上门的闲杂人

    “请她离开吧”他淡淡吩咐一句,径自低头研究起合作案。

    “但是--她就是不肯离开,我们实在拿她没办法”

    霎时,邵尔平的眸底闪过一抹不悦。

    这女孩的举动,分明是强迫意味浓厚,非让他见她不可,她或许没打听清楚,他邵尔平在商场多年,不是能让人随便威胁的。

    当下,他几乎想动用安全警卫,驱离这个大胆狂妄的女人,但突然一个莫名的念头冒了出来,让他改变了主意。

    撇开她莽撞的举动不谈,他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女孩的毅力,他不禁好奇起来,她究竟有什么非见他不可的理由

    他双手交握往皮椅一躺,简洁的下令道“带她进来”

    闻言,秘书反倒楞在当场,直到邵尔平朝她投来一记询问的目光,她才如梦初醒似的急忙应道“是,我这就去带她进来。”

    利用短暂的空档,邵尔平快速浏览起合作案的大略规画,直到一个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惊起了他。

    抬起头,邵尔平的目光触及门边的娇小身影,不觉挑起眉。

    他从没想过,这么千方百计想见自己的,竟是个学生模样的稚嫩女孩。

    邵尔平一指顶着额际,以生意人一贯犀利的目光,审慎上下打量起这个女孩。

    撇开她略显稚气的穿著打扮不谈,她算得上是个顶漂亮的女孩。

    巴掌大的苹果脸蛋白里透红、晶亮有神的大眼,及透着自然红润光泽的菱唇,整个人看起来耀眼得像道阳光。

    有别于时下年轻女孩的流行装扮,眼前绑着俏丽马尾的女孩,穿着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t恤、一件牛仔裤,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人工色彩,清新甜美的脸蛋,以及流露出那股自然的气息,令人感到格外舒服。

    只是,眼前这个女人太纤细也太娇小,看起来活似稚气未脱的未成年少女。

    “邵总裁你好”

    走进宽敞气派的办公室,唐海优几乎被一股无形的压迫气势给吓着了,她匆匆行了个九十度的礼,却始终不敢抬起头。

    把她怯懦、不安的情绪全看进眼底,邵尔平收回目光,公式化的开口道

    “如果你是要做作业的话,我会请一位工作人员,详细为你解答所有你想知道的事,若你是要参观内部行政大楼--”

    “不是的我是--”

    唐海优急忙抬起头,却在目光触及办公桌后的身影后,整个人登时楞住了。

    他就是“承京银行”的总裁吗

    她以为自己会见到一个秃头肥肚、精明市侩的男人,却没想到--

    她小心的咽下喉头那口唾沫,却怎么也平定不了怦怦作响的心跳。

    他实在帅得不象话

    眼前的男人顶多三十出头,宛如刀刻般的深刻五官,嵌着双炯然的利眸,一双好看的薄唇紧抿,显示出他严肃的性格,却又带着股难以形容的性感。

    男人穿着一袭深蓝色的西装,衬托出修长结实的身材,英俊的脸孔别有一种冷傲的气息,像是那种极度自信且自负的男人。

    古铜色的皮肤、宽阔的肩膀,看起来像是擅长户外运动的运动员,然而浑身流露出的那股优雅气息,却又微妙的协调了那股阳刚,整个人看起来极具魅力。

    虽然他身上有股天生王者般的凛然气势,和一种不容人亲近的距离感,但她可以确定,既年轻又帅得这么离谱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是个大总裁。

    “抱歉,邵总裁不在吗”

    唐海优不好意思的搔搔头颅,左右张望了下。

    男人一双好看的剑眉微微蹙了起来。

    “我就是邵尔平”

    唐海优瞠大眼,得很努力才能撑住自己即将掉到胸口的下巴。

    他、他、他--真的是“承京银行”的总裁

    “你到底多大了”

    低沉好听的嗓音,惊起了处于震惊状态中的唐海忧。

    努力回过神,她总算弄懂他的话意。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唐海优气愤的瞪着他。

    二十五她看起来倒像个十八岁的高中生,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浪费他超过五分钟时间。

    “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他漫不经心的瞥了下腕表。“邵总裁,我--我今天来,是想求你把我家抵押的房子还给我的。”

    虽然男人一身凛然的气势让人畏怯,但她还是勉强撑起发软的双腿,一鼓作气的说道。

    “房子”这两个字,总算提起了他些许兴趣。

    “是的”唐海优急忙点头。“一个月前,我妈妈被不知名的男子给骗走丁房子,拿到你们银行来抵押。”

    话还没说完,邵尔平已经压下桌上的对讲机,朝秘书吩咐道“陈秘书,把上个月银行办理的房屋抵押资料,拿进来给我。”

    不一会儿,极具效率的女秘书,拿着一迭厚厚的活页夹进来了。

    “总裁,这是上个月营业部办理的抵押案子。”

    “嗯”

    依照唐海优说的屋籍资料,邵尔平很快就查到了这件办理抵押借款的资料。

    “现在你该知道了吧”看着他深锁的眉头,唐海优顿时兴起无限希望。“我希望贵银行不要查封房子,把地契还给我们”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邵尔乎抬起炯炯的目光,瞬也不瞬的望着她。

    “我当然知道。”她要求他归还被骗走的房子,有什么不对

    “你显然不了解现今社会的游戏规则。”

    他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表情冷然的望着她。

    “我这里是银行,不是慈善事业,既然房子已经抵押给银行,除非还钱,否则我们没有归还的义务,你听懂了吗”

    “我懂”唐诲优楞楞的点头,继而又激烈的摇起小脑袋。“不,不行啊可是我的情况特殊,我们是被骗的,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银行根本不该扣住我们的地契。”

    “我们是经过合法程序办理,若有任何疑惑,欢迎你到法院提出申告。”他的微笑温柔得刺眼。

    “我根本没有证据--”她那个天才老妈,被骗得糊里糊涂,哪拿得出什么证据来

    “容我重申一次,只要是经过当事人同意、签章,我们银行就视为一般的正常交易,绝不可能归还房子。”

    “你听我说,我妈妈生性天真又糊涂,她真的是被人给骗了,那栋房子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我们从小在那儿长大,对它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我相信邵总裁一定能够体会的,是不是”

    她手忙脚乱的解释着,只差没上前抱着他的脚哀求,奈何那尊端坐在办公桌后的身影,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再说,若没有房子,我们一家四口就无家可归了,你也一定不忍心看我们四个可怜的女人,遭遇这种颠沛流离的命运吧”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泣诉道,试图动之以情。

    终于,那张英俊的脸孔抬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望着她。“说完了”

    他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得处理,可不想在这里陪一个女人浪费时间。

    “说说完了。”她又惊又疑的点点头。

    面对这张十足威严,又没有半点笑容的脸孔,就算她胆子再大、脸皮再厚,也会气短几分。

    “那就请你立刻滚出这扇门”

    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俊脸,唐海优既愤慨又委屈的嚷道“难道,你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闻言,他朝她扬起一抹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

    “你说对了,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除了利益,我不会浪费丝毫的心思,在毫无价值的东西上。”

    “这些冷酷无情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唐海优两只小拳头捏得劈啪作响,气得忍不住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