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3

海棠书屋备用
    。

    “唐小姐,请便知道大门在哪里吧”他语气温柔的开口道。

    看着那双毫无一丝暖意的黑眸,唐海优是又羞又恼,扭头就往门外冲。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堂堂的幼儿园老师,岂容人任意侮辱

    尤其还是一一个这么帅的男人

    8

    “这件不行、那件也不行--”

    一个小小的头颅埋在衣橱里奋力挖掘着,一件件印着卡通图案的丁恤,也从一双忙碌的小手里一一被丢了出来。

    “这些全都不行”

    终于,那颗已是满头大汗的小头颅,从衣橱里抬起来,泄气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那天从承京银行气冲冲的回到家,她立刻打了电话向一千死党诉苦,没想到没有半句安慰就算了,反倒被她们笑得半死。

    就在她威胁要跟一群人绝交之际,她们总算勉强提出个建议,说是要她以美人计去降服邵尔平。

    美人计

    乍听这个建议,要不是唐海优的心情太差,否则她一定会笑得在地上打滚。

    从小到大,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漂亮,尤其是在美丽耀眼的大姐,跟聪明优秀、才貌兼具的小妹面前,她更觉得自己像只不起眼的丑小鸭。

    再说,她也不认为邵尔平是那种见色眼开,会随便被美色冲昏头的人。

    但眼看着房子就快被查封了,唐海优知道,就算是死马也得当活马医了

    美人计就美人计吧,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行不行得通

    只是,翻遍了她出社会三年来所买的衣服,却还是找不出一件象样的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二十五岁的女人了,竟然连件象样的裙子也没有,整个衣橱里全是叫男人提不起劲的t恤、牛仔裤。

    唐海优突然为自己感到悲哀起来。

    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个培育国家幼苗的幼儿园老师,竟然还得牺牲色相去色诱男人,连羞耻心跟尊严都得暂时丢到一边去,想来怎能不心酸

    不过,哀怨归哀怨,眼前的难题还是得赶紧想办法解决,否则三个月的期限一到,她们一家老小就得被踢出这里,流落街头了。

    灵活的大眼一转,唐海优想起了大姐。

    大姐向来注重打扮,无论何时看起来总是那么性感耀眼,她相信大姐衣柜里随便一件衣服,都能把男人迷得昏头转向。

    只不过,一想起大姐的房间,她不免有些却步了。

    几年前,她去过她的房间一次,那里混乱的程度,简直就像是刚遭小偷闯过空门,只是,大姐每回却还能光鲜亮丽的走出房间,到现在,她还在为她女口何变出的魔法感到百思不解。

    就因为如此,她更坚信大姐肯定有办法,让她“化腐朽为神奇”。

    说着,她立刻冲出房间往禁地而去。

    “姐--”

    才一打开房门,一颗枕头就迎面朝她飞过来。

    “谁叫你随便进我房间的”唐海音不客气的炮轰道。

    “姐,我想跟你借衣服。”唐海优小心退出“地雷区”几步,客气的央求道。

    “借衣服免谈。”又窝回懒骨头里的唐海音,干脆的丢出一句拒绝。

    除了睡觉,就属她那一橱柜的衣服最重要,就算是自己的妹妹也不能破例。

    “可是,我连一件象样的衣服也没有,要怎么去色诱银行总裁”

    闻言,唐海音遽然从懒骨头里跌了下来。

    “色诱你”她狼狈的爬起来,望向门边的小人儿。

    “嗯”唐海优雄心万丈的紧握双拳,两眼闪着坚定的璀璨光芒。

    望着她好半晌,唐海音终于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最后实在忍不住,干脆捧着肚子倒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虽然唐海优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及她们出色,但唐海音这么毫不掩饰的举动,还是让她觉得很受伤。

    在家里排行老二,不论从前面数、后面数,她都是最不受注意的一个,让她对自己实在没有半点信心。

    大姐海音虽然个性懒散了些,但耀眼时髦的外表,足以吸引众人的目光,小妹海翎聪明优秀、更是才貌兼具,她这个身为姐姐的,有时都觉得相形见绌。

    而她,没有别的优点,如果勉强要说的话,或许就只有做事时,不顾一切的那点热情跟傻劲了。

    “若不是为了要回房子,我何必这么牺牲色相”唐海优一脸委屈,自尊全碎了满地。

    奸不容易,唐海音终于止住了笑,擦擦眼泪豪气的说道

    “好吧看在你为这个家无私奉献的分上,我就破例借你一次吧”说着,便开始在衣服堆里东翻西找起来。“你要借什么样的衣服”

    “要性感迷人,最好是洋装。”唐海优热切的目光,随着唐海音翻动衣服的纤指,溜过一件件漂亮的洋装。

    “性感、迷人广唐海音偏着头想了半天,终于从衣堆翻出几件性感的洋装。

    唐海优兴致勃勃的一件件试穿,希望能赶紧找到一件合适的衣服,但一旁的唐海音左看右看,两道漂亮的秀眉却始终紧揪着。

    这些衣服穿在妹妹身上,性感的味道是有了,看起来却过于世故老练,跟她自然清新的气息一点也不相衬。

    “怎么了不好看吗”唐海优担心的望着大姐。

    “这些衣服全都不适合你。”唐海音当机立断的拉起她。“走,我带你上街去买”

    “不合适可是一”她觉得每件都很好啊

    唐海优看着一地性感美丽的洋装,还来下及开口,就被唐海音拉出了家门。

    第三章

    最后替唐海优在脖子上系上一条丝巾,唐海音退开几步审视起她,满意得不得了。

    一袭香肩微露的粉橘色纱质洋装,将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得更加吹弹可破,不规则的荷叶边裙摆下,露出一双雪白匀称的美腿。

    一头总是简单束成马尾的长发,此时也自然的垂放在肩上,看起来格外有种夏日妩媚慵懒的风情。

    唐海优站在落地镜子前,瞪着里头的人,只见镜子里的人,也正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目光回瞪着她。

    活了二十五个年头,她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不得不承认,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实在很陌生。

    “我看起来--很怪耶”唐海优吞吞吐吐的说道。

    “胡扯,你看起来美极了”唐海音满意的在她身旁绕来绕去。“唉呀总算不枉我浪费宝贵的睡觉时间陪你来。”

    看着陌生的自己,唐海优实在看不出,大姐口中所谓的“美”在哪里

    尤其是看着自己裸露在衣服外的雪白香肩,唐海优怎么看怎么别扭。

    她一手拼命想拉起,从肩膀上滑落的衣服,另一手是使劲遮掩被洋装凸显出来的坚挺胸部。

    “我的大小姐,拜托你别拉了好好一件衣服被你拉得快变形了。”唐海音赶紧阻止她。

    “姐,这件衣服会不会太暴露了”唐海优忧心忡忡的问道,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卖弄色相。

    “不会、不会”唐海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你露出来的都是最美的部分,铁定会把那大总裁迷得昏头转向,我们一家子的未来,就全靠你了”

    “这”

    一想到自己要用这个模样去面对邵尔平,唐海优就觉得脸红心跳。

    不经意抬头,她突然瞥见一对男女,打从玻璃窗前经过,而男人的身影竟有几分熟悉,让她不免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唐海优才赫然发现,那个男人竟然就是几天前,才见过面的承京总裁--邵尔平。

    她立刻奔到玻璃窗前,紧盯着两人相偕而去的身影,直到几乎看不见。

    “你在看什么”唐海音也跟着在一旁探头探脑,一边心不在焉的问道“还有,这件洋装你到底喜不喜欢”“就是这件了”

    她冲回更衣室,胡乱将洋装、高跟鞋一脱,穿回t恤、布鞋,顺手塞了几千块给唐海音,便急忙冲出服饰店。

    用跑百米的速度一路追上前,唐海优终于在转角处,看见手挽着一名窈窕耀眼女子的邵尔平。

    总算稍稍平定下心神,一路跟在后头的唐海优,却不禁纳闷起来。

    她这是在做什么

    她只是必须设法说服邵尔平、要回房子就好了,至于他要跟谁约会、去哪里,根本一点也不干她的事,怎么她却紧张得活像捉奸的妻子似的

    不过很快的,唐海优找到了个理由,解释自己这个不寻常的举动。

    人家不常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她也是为了刺探敌情,好谋画应付之道啊

    把自己安抚得心安理得的唐海优,鬼鬼祟祟的一路,跟在两人后头,一双眼也紧盯着他的身影不放。

    在人群中,邵尔平看来是那样的挺拔出色,尤其是自信的步伐、优雅从容的举手投足,让她联想到伸展台上的男模特儿。

    尤其是今天的他穿着一袭浅白色的休闲上衣、卡其色长裤,看起来既帅气又迷人,叫人简直无法忽视他的存在,跟在办公室里严肃慑人的模样全然不同。

    只见他不时转头在女子的耳边低语,而他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少见的微笑--

    直到两人神情轻松的步进一家精品店许久,唐海优才终于从那抹致命的笑容中恢复过来。

    只敢站在店门外的唐海优,把脸贴在玻璃上,看到那名美丽女子,正被一群秃鹰似的女店员围绕,大肆选购着衣服,而邵尔平则是一派轻松的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

    就算他只是坐在那里,那天生的尊贵优雅气息,还是叫人移不开眼。

    唐海优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很愚蠢,模样也铁定滑稽可笑,但她就是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邵尔平漫不经心的浏览着杂志,不经意一抬头,就见到洁净的玻璃窗外,正贴着一张变形的小脸。

    他狐疑的挑起眉,好半晌才终于从那双过分灿烂明亮的眸子,以及一身随兴的打扮认出她来。

    看着她红咚咚的苹果脸蛋,在玻璃窗上几乎挤到变了形,他几乎被她的滑稽模样给逗笑了。

    他不动声色,一手撑着下巴佯装浏览杂志,眼角余光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一下子摇头晃脑、一下子皱眉叹息,丰富的表情叫人忍不住发噱。

    好半天,他就这么饶富兴味的观察着窗外的小人儿,几乎忘了自己是陪女伴来买衣服。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挺是有趣,虽然没有成熟世故的外表,也没有一眼就能攫住人心的美丽,却引起了他前所未有的兴趣。

    “平,你看人家穿这件好不好看”

    女人娇软的叫唤,终于拉回他早已远扬至窗外的注意力。

    他收回视线,漫不经心的朝更衣室外的女伴报以一笑。

    “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