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5

海棠书屋备用
    。

    “看来你费了一番功夫。”

    “当然”唐海优感激涕零的猛点头。“这点你能明白是最好了,所以,我希望邵总裁把房子还给我,以后我绝不会再来打扰你。”

    邵尔平但笑不语,莫测高深的表情,却更让她发现这个男人的深藏不露。

    “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啊”唐海优还没意会过来,身子却突然被扯进一堵宽阔的胸膛里,小嘴也遽然被一双霸道的唇用力吻祝

    他、他、他--竟然吻她小嘴上传来的麻热,让唐海优的脑子全糊成了一团。

    活了二十五年,她连小手都没让人牵 过,就莫名其妙被男人夺走了初吻,荒谬得简直像是电影中的情节。

    邵尔平的吻狂猛又激烈,毫不温柔的掠夺她口中的甜美与温暖,就连他炙热的气息也像是有魔力似的,熏得她整个人虚软得使不出半点气力来。

    好不容易找回理智,她抬起软绵绵的手奋力推开他。“别这样”

    邵尔平冷冷瞅着她,脸上依旧是那副让人匪夷所思的表情。

    “别告诉我,我们想的不是同一件事”

    “哪--哪件事”唐海优眨着茫然大眼,脑子里仍是浑沌得厉害。

    “你千方百计打听我的住所,还穿成这样,甚至故意把水倒在衣服上,不是想勾引我”他的笑里有着嘲讽。

    “我一我勾引你厂一股热气直往唐海优的头顶窜。

    或许她是想用美色“说服”他把房子还给她,但这跟“勾引”根本是天差地远的两回事

    “难道是我会错了意”他鄙夷的一笑。“毕竟上一次床,就能换回一栋价值六百万的房子,这笔交易确实颇为划算。”

    上--上床

    当下,唐海优的眼睛瞠得更大,一脸不敢置信。

    “你没搞错吧”唐海优气愤的瞪着他。“我或许急需要回房子,但我唐海优可不是那种为达目的,出卖自己的人ot

    “那你今天来是想做什么”邵尔平说完,眸光还不忘扫了精心打扮过的她一眼。

    “我我”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唐海优不由得心虚起来。

    虽然刚刚说得那么义正词严,但她不得不承认,打着色诱他的动机,确实也不算光明磊落,而且她也实在把邵尔平看得太简单了。

    心慌意乱的绞着小手,唐海优一张脸实在滚烫得不象话,一个“我”字说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尤其是在他炯炯目光的逼视下,任再坚强的心防也会溃堤。

    她终于忍不住,转身就想夺门而逃。

    “站住”

    一堵高大的身影比她的动作还快,遽然将她挡在门前。

    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吓,唐海优整个人都缩在墙边,以为他又想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

    她这个反射动作,却给了邵尔平最佳的机会,长手一伸,轻松就将她困在自己跟墙壁之间。

    唐海优仓皇一抬头,再度迎面撞进那双讳莫如深的黑眸里。

    挟带着独特男人气息的热气,忽轻忽重的喷在她的皮肤上,他佣懒的眼神看起来更是灼热而幽暗,像是一座蕴含着滚烫岩浆的火山,随时有爆发的危险--

    最要命的是,他们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让她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

    糟糕,刚刚那种四肢绵软无力、脑子浑沌得像一团烂泥的奇怪感觉又回来了。

    尤其是他再度逐步贴近的俊脸,以及性感一开一合的薄唇,唐海优始终恍惚回不过神来。

    他--他该不会又想吻她了吧

    刚刚她可是用尽了仅存的意志力才能推开他,要是他执意再来一次,她恐怕连一点反抗的余力也没有,只能任他摆布了。

    不管了,在这种致命的威胁、以及身不由己的情况下,除了“壮烈牺牲”外,她还能怎么样

    毅然闭上眼,她抱定了“捐躯”的打算,孰料,前头却久久没有半点动静。

    实在按捺不住,她忍不住悄悄掀开一边眼皮,只见邵尔平正挑着眉看她,像是在看她想玩什么把戏似的。

    “你还没回答我。”他面无表情看着她。

    “回回答什么”她一脸茫然的眨着大眼。

    “你今天来做什么”再开口,邵尔平的声音已近乎咆哮。

    唐海优怔怔望着他,许久之后才终于意会过来。

    “喔我我是来说服你把房子还给我的。”她涨红着小脸,几乎要为自己方才壮烈牺牲的念头感到羞耻。

    “说服”邵尔平的眉头微微一挑,俊脸再度朝她逼近了几寸。“我还没看到你的努力。”

    感觉出两人危险的距离,以及他眼神中那股不寻常的热度,唐海优心里的警铃开始大作。

    “今天好像不太适合,我看--我们下次再谈好了。”正想从他的臂下钻出,她却冷不防被他高大的身躯给顺势压祝

    一下子,他们两人的身体,几乎是没有一丝空隙的紧贴在一起。

    “说真的,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慵懒勾起唇,那神情看起来竟有几分邪恶。

    “那你想怎么样”唐海优小脸滚烫得像是快喷出岩浆,一颗心也跳得乱七八糟。

    “来到这里,浪费了我大半个下午时间,你总得付出一点代价。”

    “代代价”唐海优突然结巴起来。

    不--不会吧

    她知道像他这种大总裁的时间很宝贵,但是,要她为此付出代价,未免也太不合情理了吧

    “我我没有钱喔”她抢先声明道。

    邵尔平勾起一抹让人弄不清意图的笑,突然凑近她的耳畔,轻舔起她小巧可爱的耳垂。

    唐海优及时咬住唇,才阻止了即将出口的惊呼。

    他竟然--舔她的耳朵

    这个亲昵举动几乎吓坏了唐海优,尤其是吹进耳朵里的阵阵热气,更惹得她浑身战栗得几乎站不祝

    不行,他一定是故意想吓唬她的,她得镇定点

    但她越是想表现镇定,那股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叮咬的酥麻感觉就越强烈,而且那群蚂蚁还很不安分的顺着她的颈侧,一路往她的锁骨滑去,最后甚至成群结队的钻进她低垂的衣领里--

    面对邵尔平极富技巧的调情手段,浑身软绵绵的唐海优仰着小脑袋,几乎只有任他摆布的分。

    “啁--”

    恍惚间,唐海优听到一声极其暖昧的沙哑申吟,许冬之后才听出来--那竟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

    老天,她怎么会变得这么邪恶,发出这种类似母猫发情的声音

    正当唐海优震愕于自己异常的行为之际,一只大手突然探进她的裙子里,狂妄的抚上她最私密的部位。

    一股宛如触电般的强大快感遽然攫住了她,让她几乎整个人瘫倒在邵尔平的怀里,不住的大口喘气。

    灵巧的手指宛如狡猾的泥鳅,在她的私密部位时轻时重的轻揉慢捻,惹得她浑身每一寸皮肤开始发烫,而它竟还意图钻进最后一小片遮蔽的布料里--

    “住手”

    唐海优及时拉回理智紧并双腿,阻止了那只大手。

    “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你怎么可以--可以--”她喘得几乎语不成声。

    “你的演技真是逼真”他以嘲讽的表情瞅她。

    从她刚刚全力配合的举动看来,她只是在故意装傻罢了

    “你是什么意思”唐海优脑子里仍是昏昏沉沉。

    “我不介意进行一场桃色交易。”他仍是一副高傲的表情。

    桃色交易

    唐海优蓦然瞪大眼,混成一团烂泥的思绪,顿时全都清晰了起来。

    看着他极其俊美出色,却又狂妄得可恨的脸,她终于忍无可忍的提起小脚,狠狠踩上他的脚背,忿忿转身就往门外跑。

    吃痛的闷哼一声,邵尔平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敢踩他

    最让他不解的是,这个看似简单的女人,此时竟让他摸不清也看不透。

    8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一句羞愤交加的怒喊犹在耳际,邵尔平怎么也没有料到,唐海优这个看似温弱的小白兔,竟然也会反咬他一口,更没想到一个青涩的吻,会乱了他的平静。

    一大清早,听完秘书报告完一天的行程,他就一直坐在办公桌俊,兀自出神到现在。

    那种柔软甜美的滋味,比起他曾品尝过的任何一双唇,都还要令他意犹末荆

    甚至连现在,他都还能在口腔中,隐隐尝到那股甜美的气息。

    他眷恋的回味着那种前所未有的滋味,直到秘书突如其来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总裁”

    “什么事”他迅速收敛心神,沈声问道。

    “那位唐小姐又来了。”女秘书的表情仍是一样无奈。

    唐海优邵尔平的眉头蓦然蹙了起来。

    枞她昨天仓皇失措的逃走后,他以为她会就此放弃,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她的毅力。

    看着满桌子待处里的文件、以及行事表上密密麻麻的行程,预料将会是忙碌的一天,他却像是鬼迷心窍似的脱口而出。

    “让她进来”

    看着女秘书消失在门外的身影,邵尔平发现自己竟无从解释这样的举动,代表着什么意义。

    他靠着白手起家,在经营上每一步都得认真谨慎,否则很容易就会被无情的竞争给淘汰,他实在不该跟一个对他有所求的女人,周旋浪费时间的。

    只是,不知怎么的,这个叫唐海优的女人,竟叫他有些迷惑了。

    不多时,一个小人儿踩着忐忑不安的步伐,踏进了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他的办公室里布满地雷似的。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简便的t恤、牛仔裤,一头长发扎在脑后,白皙清丽的脸蛋被晒得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个青春俏丽的女大学生。

    “邵总裁”小心的站在几步之遥外,唐海优嗫嚅唤了声。

    她觉得自己实在很没骨气,明明他就摆明了不会轻易把房子还给她,她还是厚脸皮的再次上门求他。

    谁叫她天生心肠软,受不了老妈昨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要去跳河谢罪,只好硬起头皮再度上门。

    “昨天你还有事忘了说”

    一提起“昨天”,唐海优脑海里立刻浮现那个热辣辣的吻,小脸也不由自主的涨得绯红。

    邵尔平气定神闲的坐在办公桌后,欣赏着她红咚咚的小脸。

    “我是来拜托邵总裁把房子--”

    “我说过,这是不可能的”他遽然打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