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6

海棠书屋备用
    唐海优怔然望着他,澄澈的大眼里逐渐蓄积起水气。

    一想到父亲,以及往后颠沛流离的命运,唐海优一时悲从中来,再也顾不得形象,像个孩子似的,当场瘫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邵尔平向来对女人的眼泪最为厌恶,但不可思议的是,眼前这张哭得涕泪纵横的小脸,竟让他有些于心不忍。

    他强迫自己别开脸别去看她,等着她自动放弃。

    然而那个低低的啜泣声,从紧抿着唇压抑着,直到哭声越来越大,最后甚至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成了哭嚎。

    即使隔音良好的大门,也隔绝不了她那近乎惨烈的哭声,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数十只贴在门板上的耳朵,以及十几张嘴的窃窃私语。

    邵尔平烦躁的起身,在她身边焦躁的踱起步。

    “我很忙,你快走吧”

    然而地上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小人儿,依旧是自顾放声哭嚎,连理也不理他。

    邵尔平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对这个女人,竟然连-点办法也没有。

    “如果你以为用这种手段,就能强迫我屈服,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邵尔平是不接受威胁的。”他冷硬的声明道。

    “哇--”回答他的,是一串更加惊天动地的哭嚎。

    他烦躁的耙梳着一头黑发,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惹上这么个大麻烦

    看着坐在地上的小人儿,模样是那么娇弱纤细、可怜无助,换做是铁石心肠,也会被她给软化。

    只是,他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讲求现实与利益的商人,没有把房子平白退还的道理。

    脑子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当下有了个绝佳的主意。

    “好像怎么样都没办法阻止你是不”

    佯装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坐回原位,将长腿一伸,往后仰躺在柔软的大椅里。

    “啊”唐海优抬起泪湿的小脸,楞楞的看着他。

    “好吧我可以把房子还给你。”他干脆的说道。

    “真的”唐海优跳了起来。要不是隔着张大桌,她真想冲上去亲吻他。

    “不过,我有个条件。”

    “啊条件”

    这两个宇,听得唐海优心惊胆跳,好像前头已经布满了陷阱,等她往下跳。

    “我要你去帮我要回一笔呆帐。”

    他的长指悠闲的敲着桌面,一双莫测高深的黑眸紧盯着她。

    唐海优有些出神的盯着他干净修长的手指,好半天才恍然回过神。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她仔细审视他的表情。

    “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

    面对她错愕不信的表情,邵尔平仍是一派的气定神闲。

    “可是你们银行这么大,不是有专门追讨呆帐的部门吗”唐海优小心翼翼的瞅着他。

    “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去不去--由你决定”他慵懒一勾唇,没有正面回答她的疑问。

    她知道他这么做,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罢了,但她唐海优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倒的人。

    不过是去要回呆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去”她豪气万千的拍了拍胸口。

    “不后侮”不知怎么的,他嘴边那抹笑,看起来实在诡异得不太寻常。

    “绝不后悔。”唐海优坚定的摇摇头。“对方是谁”要去讨债,总得先搞清楚对方的身分来历吧

    “去了你就会知道了”

    唐海优无言望着他,被他脸上那抹破天荒的亲切笑意,给弄得有些糊涂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抹笑容莫名让她想起了--不怀好意的狐狸

    第五章

    一大清早,位于县郊的某栋豪宅前,出现一个娇小的身影,正伸出一颗小头颅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

    只见大门前站着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就连宽敞的院子里,也有几名保镖模样的黑衣男子走来走去,像是在巡视些什么。

    唐海优被这种戒备森严的气氛弄得有些害怕,正犹豫着,要不要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突然间,一只大手连衣带人的把她给拎了起来。

    “你躲在这里鬼鬼祟祟想干什么”

    震耳欲聋的粗声咆哮,撼得她耳朵隐隐作痛。

    “我我”男人巨大有力的掌,勒得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有事要找萧邦。”

    “你找偶棉老大做什么”男子把她拎到鼻端前,巨细靡遗的端详起来。

    “我我是来请萧先生还钱的。”唐海优心虚得像是她才是那个欠钱不还的人。

    “还钱”男子的巨声咆哮,几乎震破她的耳膜。“你是哪一帮”

    “哪一帮”唐海优虔敬的觑着眼前这张凶神恶煞的脸孔,赶紧摇摇头。“我我不叫哪一帮,我叫唐海优。”

    “好啊在老子面前,你还敢给我假肖--”

    粗勇男子恼怒得涨红了脸,举起拳头就要朝她身上招呼。

    “阿狗”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阻止了即将落下的拳。

    男子楞了下,赶紧松开手,毕恭毕敬的喊了声。“老大”

    唐海优的目光顺着阿狗身后望去,只见一名方头大耳,有几分草根味的男子,拖着木屐缓缓走来。

    “老--老大”

    唐海优的目光溜过他手臂上的龙凤刺青,三分电卷头,以及那身花衬衫。

    眼前这个萧邦,跟那个作古的名音乐家萧邦,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现在,她终于知道,邵尔平的笑代表什么意思了。

    看了眼他身旁环绕着七、八个黑衣小弟的阵仗,唐海优两腿很不争气的软了一半。

    “你素随来干什么的”萧邦粗声粗气的用下巴朝她点了下。

    “我我是代表承京银行,来请你归还欠款的。”即使两脚抖得厉害,她还是铁了心,把小命豁出去了。

    闻言,萧邦非但没有亮出什么拳头、刀子来,反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小丫头,你诸不诸道偶是随”

    “我--我当然知道”

    光看他手臂上的刺青就知道,他铁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砍人不手软,把绿岛当成自家厨房出入的狠角色。

    “既然知道,你还敢来要偶还钱”

    他亮晃晃的白牙闪着寒光,像是已经把刀抵上她的脖子。

    “我也也是受人之托,拜托萧先生不要为难我。”

    “上回那邵尔平叫了几个软脚虾来要钱,被偶修理得惨兮兮,就连警察也拿偶无可奈何,这回,他竟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来闹笑话”

    闻言,他身旁的一干小弟全都笑了起来。

    看着萧邦无赖似的笑容,以及一干人笑得东倒西歪的样子,唐海优羞恼得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简直是个无赖有借有还、再借不难,难道你们老师没有教你吗”

    然而一开口,她立刻就后悔了。

    在她眼前的可不是善良可教的孺子,而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道老大啊

    果不其然,萧邦的脸色顿时难看得,像是要杀人似的。

    “你敢教训偶”

    “不--”她哪有那个胆不过是一时心直口快罢了

    “你的胆子很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偶说话。”

    萧邦的目光看得她毛骨悚然,像是正考虑着要把她大卸五块、还是八块似的;

    “是是吗”唐海优的背脊开始窜出冷汗。“我也觉得自己冲动了一点。”她涎着笑脸打哈哈道。

    好半天,只见他用若有所思的表情,绕着她左看右看,让唐海优一颗心七上八下,深怕自己会成为明天社会新闻的头条。

    突然间,萧邦很阿沙力的开口了。“老实告诉你,钱偶素不会还啦,不过,偶倒是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做偶的七仔,怎么样”

    “什么是七仔”唐海优很小心的觑着萧邦。

    “偶棉家老大的意思是说,要你当他的女朋友啦”一旁的阿狗,以生涩的台湾国语解释道。

    “女女朋友”她望向笑得灿烂的萧邦,结巴惊嚷着。

    虽然怕得罪这个黑道老大,但唐海优从来不说谎。

    “很抱歉,我不喜欢讲话带着台湾国语的男人,而且--”她面有难色的望向他脚上的木屐。“我最讨厌木屐的声音。”

    “啊”萧邦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木屐,楞了好一下。“没关系,偶可以改穿鞋,也会纠正台湾国语”他热切的再度望向她。

    “可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唐海优为难的摇摇头。

    “你喜欢什么型的偶收过几个整形医生的保护费,大家都很熟的。”

    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小甜甜似的星星光芒,她只觉得浑身发毛。

    她只想过平凡的日子,可一点也不想当大哥的女人啊

    “老实说,偶--已经爱上你了”萧邦突然低头绞起手指,脸上出现一种类似少女的娇羞。

    爱上她

    唐海优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身上突然窜起一大片鸡皮疙瘩。

    不--不会吧

    8

    从萧邦亲热得腻死人的目光下逃出来,唐海优总算是历劫重生。

    回家的一路上,她的心情也从原本的惊恐,演变为满腔的愤怒。

    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邵尔平根本就知道,欠债的对象是个黑道老大,却不事先告诉她,就连警察都拿萧邦没辄了,更何况是她一个女人

    依她看,他根本是故意想整她,让她知难而退。

    被戏耍的怒气,以及大半天下来承受的惊吓,满肚子气的她,简直是不发泄不快。

    原本打算回家的脚步一转,立刻朝最近的捷运站冲去。

    三十分钟后,她已经站在邵尔平的家门外,毫不客气的用力压着电铃,震天价响的铃声,立刻传遍整栋别墅,过了好半天,大门仍没有半点动静。

    唐海优不死心,索性压着电铃不放,存心把屋子里的人吵得受不了。

    “你该死的到底有什么事”

    一声低吼传来,大门也遽然打开,门后出现一张表情不善的脸。

    “邵尔平,你实在是太--”

    唐海优摆开架武正准备开骂,话声却戛然而止。

    当然,让她目瞪口呆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他今天看起来特别英俊迷人,而是--他竟赤棵着上身

    “你--你在干什么”唐海优结巴问道,脑子里不由得浮现两具身躯,在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