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1_0

海棠书屋备用
    他若不是中邪,怎么会被一个女人给扰得失眠一整夜

    他犯了一个大错,他压根不该让她介入自己的生活,更不该让她住进家里

    这辈子,他从没对自己感到这么挫败过--

    而一切的祸首,全因为一个女人

    “中邪”邵尔涛另一道眉头也挑了起来。“情况严重吗需不需要找道行深的师父帮忙”

    “你这是在调侃我,还是存心挑舋”

    邵尔平脸色不善的瞪着他,一副想把他踹出窗外的凶恶表情。

    邵尔涛耸耸肩,摆明了根本不怕他。

    这小子太聪明、也太了解他,邵尔平怀疑根本没有任何事能瞒得了他。

    “是个女人。”终于,他启开唇勉强吐出几个字。

    “女人”邵尔涛突然蹙起眉头。“我早就警告过你别去招惹她们。”

    “她不一样”邵尔平烦躁的耙梳着头发。

    唯有在这个弟弟面前,他似乎才能真正的敞开自己。

    “她根本让人无从防备,却暗藏着强大的破坏力,总之,她是个麻烦。”

    让人无从防备,却又暗藏着强大的破坏力

    邵尔涛眯起眸沈吟着,不禁想起了记忆中的女孩,那双充满悍劲的大眼,跟总是戒备防卫的姿态。

    早从十岁开始,他就知道女人这种生物,是绝对碰不得的。

    “看来,你被那个女人整得不轻。”

    “我真不该让她进家门的。”邵尔平懊恼的耙梳着黑发。

    “你让一个女人住进家里”邵尔涛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天,我肯定你一定是中邪了”

    闻言,原本一脸苦恼的邵尔平,倏然抬头不悦的扫他一眼。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多话”

    “这得视情况而定。”邵尔涛像是存心激怒他似的。

    “你--”

    “今天还有得忙,我得回去工作了。”邵尔涛若无其事的倏然起身。

    他踱着悠哉的步伐离开会议室,只留下邵尔平瞪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第八章

    历经一天的忙碌,邵尔平将近七点才回到家。

    “今天辛苦你了”

    步下车子,邵尔乎朝替他开车门的司机,微微点了下头。

    “哪里”司机躬了下身,恭敬的回道,突然转头望向邵尔平的别墅,贪婪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总裁,你家里已经有人在煮晚餐了吗好香喔”

    “大概是别人家里传出来的味道吧”

    邵尔平心不在焉的说道,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二楼亮着小灯的房间。

    “别人家广司机狐疑的朝空旷的四周张望了下。

    距离这里最近的住户,也得走上五分钟,这饭菜的香味能传这么远吗

    “好了,你先回去吧”

    “是”搔搔满是疑问的脑袋瓜,司机还是坐回驾驶座,将车开出了大门。

    邵尔平一进门,才发现方才闻到的那股不寻常味道,是来自他的厨房里。

    他提着公文包绕进厨房,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蒸腾的热气里忙碌着。

    绑着辫子,身穿一件粉红色的卡通围裙,她看起来清新可爱得跟厨房里熏人的油烟一点也不相衬。

    “你在做什么”

    “煮晚餐啊”她的语气自然得像是回答一个例行性的问题。

    “你不必做这些。”邵尔平蹙起眉头。“晚餐我会请餐厅外送。”

    “餐厅的东西又贵又不健康,哪比得上自己做的再说,我住在这里打扰你,做些事回报你也是应该的呀”朝他灿烂一笑,唐海优又一头钻回厨房里。

    看着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身影,他不自在的怔立半晌,发现在自己家里,他俨然成了局外人。

    硬把“需不需要帮忙”几个字咽回喉咙里,他再次自我强化跟她保持距离的立常

    转身回房间换了身衣服,邵尔平便进书房处理公事,直到门外传来她的叫唤。

    走进餐厅,只见桌上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四菜一汤,看来色香味俱全。

    她看起来总是冒冒失失、什么都做下好,可是眼前这一桌菜却完美得近乎无懈可击,更让人觉得像个陷阱。

    “你别担心,我从上高中就学会做菜了,我可以保证你的胃是安全的。”

    像是看出他的迟疑,唐海优赶紧声明道。

    “是吗”邵尔平紧盯着一桌菜,最后终究还是接过如递来的饭,在餐桌旁坐下。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菜,所以挑了些上回外送的菜色,你吃吃看。”唐海优坐在一旁,腼腆的说道。

    邵尔平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很谨慎的闻了下味道,又很小心的尝了一口,眉头立刻扬了起来。

    他很意外,看似老出状况的她,做出来的菜竟是意外的好吃,比起那家价格下菲的餐厅外送,几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实在应该跟她划清界限,让两人保持最简单的关系,不让她越线一步的,但他却像是被下蛊似的,一口接着一口,完全不能自己。

    唐海优红着小脸,看着他不发一语,静静的添了第二碗饭,心里竟有一种莫名的满足。

    尤其是在这晕黄的灯光下,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吃晚餐,看起来就像一对夫妻似的--

    夫妻这个字眼,让唐海优的小脸顿时涨得更红,她偷偷觑他一眼,只见他正静静的低头吃饭,就连吃饭的样子,都优雅好看得让人着迷--

    老天,她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否则,为什么每回一看到他,她的心脏就怦怦跳个不停,眼睛更是一刻也离不开他,甚至连听到他的声音,都会让她觉得全身发热

    她心不在焉的扒着饭,两只眼睛从没离开过邵尔平,直到他的目光遽然定在她脸上,她才终于稍稍恢复些许意识。

    “怎怎么了”她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

    他不会是看出了什么吧

    “你的这里--”他朝她的颊边比了下。

    一意会到自己的脸上沾了饭粒,唐海优立刻羞窘的往脸上胡乱摸一通。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她老是莽莽撞撞,特别容易紧张,简直像个冒失鬼。

    看她仓皇失措的在脸上乱摸,却始终没有正中颊边的目标,他索性伸手替她拿下那颗饭粒。

    “谢谢。”唐海优羞窘的吐出一句,感觉被他手指碰触的脸颊热得发烫。

    看着她脸蛋上那抹迷人的红晕,邵尔平竟有剎那的失神。

    “我吃饱了。”他倏然收回视线,起身收拾起自己的碗筷。

    “你放着吧,我也吃饱了,让我来收拾就可以了。”唐海优急忙想抢过他手里的碗筷。

    “既然你做了菜,就该由我来洗碗,我可没有虐待女人的习惯。”

    “你会吗”他的样子看起来,实在不像擅长做这种事的人。

    邵尔平朝她挑起一道眉。

    “你马上就会知道,我洗碗就跟赚钱一样拿手。”

    他二话不说,将碗筷、碟盘收进厨房的洗碗槽里,撩起袖子就开始利落的洗起碗来。

    ,唐海优当然不是那种袖手旁观的人,她热心的站在一旁,准备随时技术跟行动上的支持。

    看着他干净修长的大手,跟变魔法似的,在瞬间就把几个油腻腻的盘子给洗得干干净净,看得她几乎着迷了。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这么成功出色的男人,洗起碗来也同样声势不凡、让人叹绝。

    但表面上看似从容镇定的邵尔平,实际上却早已被她目不转睛的目光,给扰得魂不守舍。

    尤其是她每回伸手,拿他洗好放在一旁的盘子,柔软的胸部总是不经意的擦过他的手臂,那股彷佛带有几分诱惑意味,以及百度高温的炙人热度,让他的手竟不由自主的颤抖。

    一个闪神,手中的碗就这么滑了出去,在他刚想捞起的同时,应声碎裂。

    “你流血了”

    指尖还没来得及感觉痛,反倒是唐海优的急嚷惊醒了他。

    还没来得及反应,唐海优已经抓起他不断沁出鲜血的手指放进嘴里--

    从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以及一种彷佛带着触电酥麻的温柔吸力,让他身不又莫名紧绷起来。

    不由自主的,他又记起了她那带着棉花糖般,香甜绵软的滋味。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专注了,唐海优终于意识到,这样的举动太过亲昵了些。

    她红着脸,赶紧松开小嘴,转身就往厨房外跑。

    “你的医药箱放在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指上遽然拢来的一阵凉意,竟让他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茶几抽屉里。”他粗嗄的回道。

    不多时,唐海优抱宋医药箱,仔细检查伤口里没有留下碎片后,便熟练的替他消毒上药。

    “洗碗就跟赚钱一样拿手”唐海优边替他包扎,边觑着他偷偷窃笑着。

    邵尔平第一次觉得这么没面子,要不是她搅局,他怎么可能会出差错

    不过简单洗个碗,却把自己给割伤了,这事要传出去,他恐怕更摆脱不了中邪的指控。

    “我警告你最好收起笑。”他闷闷的警告道。

    “对不起--”虽然嘴里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想笑。

    “这全都要怪你”

    “怪我什么”唐海优一脸莫名其妙。

    “怪你--”让他魂不守舍。但邵尔平及时打住,没有让话说出口。

    邵尔平的懊恼,似乎让唐海优更加笑不可遏,也终于彻底惹恼了他。

    “这可是你自找的”

    发出一声怒吼,他恼羞成怒的遽然扑向她,把她压向沙发。

    唐海优再也笑不出来,因为邵尔平已经毫不客气的,封住她那张挑舋的小嘴。

    “唔--”唐海优发出微弱的抗议,只是这样的挣扎,很快就消失在他技巧娴熟的热吻中。

    连沈醉在她甜美唇瓣中的邵尔平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恋上她的味道。

    8

    一顿饭菜、一个吻,让两人的关系突然变得微妙起来。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人,都同时感觉得到这份隐隐约约的暧昧,却又聪明的没有去点破,仍然很努力的假装彼此是以互利的关系存在。

    向来享受一个人生活的邵尔平,在不知不觉中也习惯了她的存在,就连胃口也被她的好厨艺给养刁,尽力推掉所有不必要的应酬,准时回家吃晚餐。

    “你回来啦”

    一听到大门传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