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1_1

海棠书屋备用
    音,唐海优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嗯。”

    邵尔平只用眼角余光扫她一眼,便径自往楼梯走,长脚走到楼梯口顿了顿,忍不住又折了回来。

    “这些巧克力是打哪儿来的”

    他盯着客厅桌上,摆满一大桌的diva巧克力,忍不住蹙起眉头。

    “喔,那是人家送的。”

    在油锅滋滋作响中,传来她清脆的声音。

    有谁会无缘无故送人巧克力,还一次送这么多

    虽然自觉有些多管闲事,但邵尔平还是忍不住开口试探道“幼儿园学生家长送的还是--男朋友”

    不多时,她端着一盘青菜出来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欲言又止。

    “那是萧邦送的。”

    那个黑道老大

    “他想做什么”他感觉背脊的寒毛,顿时全竖了起来。

    “他要我当他女朋友。”唐海优红着小脸说道。

    “那个黑道老大在追你”邵尔平的脸色突然沈了下来。

    这下,他终于发现,事情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她躲到这儿来的原因,不是因为惹火了那个黑道老大,而是因为他要追求她。

    难怪几天来,她每天总是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回家,他硬是忍了几天没有多问,没想到萧邦这只黑狼,正打着小绵羊的主意。

    看着她脸上的红晕,邵尔平将之解读成她喜欢上了萧邦。

    “你不要太天真,像这些亡命天涯的黑道份子,脑里装的全是如何逞凶斗狠,不会对感情认真的。”

    “你别这么说,其实萧邦是个好人。”唐海优老实的说道。

    “你未免也太好骗了吧才几盒巧克力就把你给收买了”他的语气几乎酸死人。

    “不是这样的”唐海优急忙摇头。“我已经明白告诉过他,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他还是不死心,每天依然送东西到幼儿园来,我也觉得困扰极了。”

    “看不出他还真有心。”他颇不是滋味的扫了眼,那堆价值不菲的巧克力,酸溜溜的说道“小心巧克力吃多了会发胖,还且还会胆固醇、血脂肪过高。”

    “我已经尽量送给小朋友、同事吃了,可是还是剩下一堆,只好带回来。”她一脸苦恼的说道。

    难道你连最起码的拒绝也不会

    看看一桌子的巧克力,又看看一脸单纯无辜的她,邵尔平气得忍不住想骂,只是实在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立场生气,索性扭头往大门走。

    与其被她给扰得心神不宁,他不如回去加班,多赚些钱实在。

    “欸一你要去哪里快吃饭了耶”唐海优在后头喊着。

    “我不吃了”丢下一句话,他狠狠甩上大门。

    而连邵尔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生什么气

    8

    连续几天下来,邵尔平都处在一种极不对劲的状况中。

    原本工作起来总是十分投入、心无旁骛的他,竟会无端的心不在焉。

    每回看到邵尔涛,用那双像是写着“你中邪”的眼神瞅他,他虽然气得牙痒痒的,却拿他、也拿自己无可奈何。

    甚至连在今天下午,明明还有一场会议要开,他却在会议的前一分钟,临时取消了这场会议,在秘书们瞠目结舌的目光中,急忙奔出办公室。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他像是被某种隐形的魔咒给控制,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无法自己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傻不隆咚的她,可能会被那个黑道老大的甜言蜜语给骗了,他就有种莫名的烦躁。

    尤其思及她昨晚的晚归,可能是去跟那个萧邦约会,他就更加坐立不安起来。

    虽然他隐约感觉得出来,自己一定有地方不对劲,但他却逃避的不愿去想。

    要查出唐海优的上班地点不难,难的是,要怎么解释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怀着复杂的心情,邵尔平独自开着车子来到天使幼稚园前,远远就看到萧邦正缠着她,手上还捧着一大束昂贵的紫玫瑰。

    什么也来不及多想,他几乎是立即跳下车,大步上前走向两人。

    “邵先生”唐海优还来不及惊讶,已经被他拉着往车子走。

    “喂,你想带我的七仔企哪里”

    萧邦大声急嚷着,但邵尔平压根不理他,依旧自顾往前走。

    “上车”他不耐的丢下一句,径自转头跨上驾驶座。

    “可是--”她转头看了眼紧迫而来的萧邦。

    “你要我把你绑上车”缓缓下降的车窗里,探出一张铁青的俊脸。

    不敢再多说,唐海优赶紧上车。

    车子以利落的速度,往大马路上急速驶去。

    一路上,车子里的气氛是出奇的沈闷,唐海优看着他紧绷的侧脸,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

    “这样多久了”突然,他粗嗄的开口问道。

    “什么”

    “他来这里骚扰你。”

    “几乎每天。”唐海优吶吶的说道。

    闻言,他没有再开口,脸色却冷沈得更加骇人了。

    眼见他脸色不佳,唐海优虽然有些纳闷,却也不敢贸然开口自讨没趣。

    车内僵滞的气氛,让一趟只需要三十分钟的路程,突然间长得像是永远也走不到似的。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家门前,唐海优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乖乖的跟在邵尔平的后头进屋。

    “以后我会亲自去接你下班”邵尔平粗声丢下一句,便径自转身上楼。

    “为什么”唐海优紧跟在后追问道。

    “你现在住在我这里,我可不希望你把那些复杂的不良份子给引来,替我添麻烦。”他勉强扯了个算是借口的借口。

    “喔”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觉得身后的声音听来有些--落寞。

    没让自己有冲动回头的机会,他跨着大步迅速回到房间。

    将公文包一丢,他泄气的一屁股坐在床上。

    老天,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烦躁的耙梳着头发,极力想厘清自己这个失常的举动。

    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他不但丢下了一场重要的会议,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

    难道--他是在嫉妒

    不,怎么可能

    他怎会去嫉妒一个混黑道的不良份子甚至还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

    但若不是嫉妒,方才看到萧邦拉着她的画面,他心里怎会有种愤怒难当,甚至酸得难受的不寻常感觉

    一剎那间,他竟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慌,像是--即将面对他极力掩饰的真相似的。

    不让自己继续往下想,他遽然起身就往门外冲。

    听到门开启的声音,唐海优急忙从房间冲出来,却只来得及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

    怔怔的看着空荡的玄关,唐海优竟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眼见他近日来行为异于往常,而她却一点也不了解,他到底是怎么了

    第九章

    一直到深夜,邵尔平才终于踏进家门。

    “你去哪里了”

    一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唐海优立刻跳了起来。

    “怎么有事”邵尔平瞥了眼,像是已经在沙发上小睡过一回的唐海优,冷淡的回道。

    “我--”唐海优正想开口,却蓦然在他身上嗅到了酒味。“你喝酒了”

    邵尔平没有搭理她,径自绕过她想上楼,一不小心,却被台阶绊了个踉舱。

    唐海优急忙上前扶住他,微微蹙起眉头。

    “你醉了”

    他当然醉了

    若不是喝醉,他怎么会有一种情不自禁,想碰她、想吻她的冲动甚至连一想到那个黑道老大,亲密拉着她的画面,他都有种嫉妒得快发狂的感觉

    “走开”他不耐的甩开她。

    “你心情好像不太好”她小心翼翼的觑着他,感觉今天的他似乎不太对劲。

    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搅乱得一场糊涂,心情会好得起来才怪

    “不关你的事。”他步履不稳的继续往楼上走。

    “你到底怎么了”唐海优担忧的忍不住追问道。

    “我怎么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有酒、有美人相陪,每分钟过得丝毫不浪费。”邵尔平讥讽的朝她勾起唇。

    只不过,人口的酒是苦涩的,就连往常能让他亢奋难耐的女伴,都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致。

    “你不该酒后开车的,这样真的很危险。”唐海优强忍心头突如其来的紧绷,语重心长的说道。

    “感谢你的关心,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他一开口,又是一句嘲讽。

    “要不要我去倒杯浓茶给你这样明天醒来比较不难受。”唐海优没有理会他的嘲讽,依旧耐着性子问道。

    原本沉着脸的邵尔平,突然停住了脚步。

    “邵先生”她有些担心的轻唤了声,真怕他就在这里倒了下去。

    “就是不肯放过我,嗯”

    他遽然转身,像是发狂似的,一把抓住她往自己的怀里带,重重吻住了她。

    他的吻来势汹汹,挟带着像是要把人烧成灰烬似的饥渴,让她几乎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嗯”他抵在她的唇瓣上,沙哑的低喃道。

    为什么他老是有一种不能自己的感觉像是被某种魔咒给控制了。

    我没有--唐海优想开口,却发现自己虚软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来势汹汹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她馨香柔软的身体,更像是一种致命的毒药,诱惑着他前去品尝。

    邵尔平猜想自己肯定是醉了。

    否则,他明明知道唐海优,跟他所交往过的女人是全然不一样的,更不是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但他却还是想要她,想要得全身都痛了。

    甚至顾不了一切的后果,只想彻底让她属于他。

    遽然抱起她轻盈的身子,他一步步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在来到大床边放下她的同时,也再度饥渴的吻住她的唇。

    唐海优在他的口中尝到酒的味道,恍惚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像是醉了,连他的大掌滑上她的酥胸,甚至急切的剥除她身上的衣裳,她都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

    “我要你”

    他带着浓浓欲望的痦哑嗓音,让她浑身兴起一阵战栗,隐约间,她明白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