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节阅读_1_3

海棠书屋备用
    衬衫就要往身上套,准备提早到办公室上班。

    只是衬衫才刚穿上身,他就隐约闻到一股熟悉而好闻的气味,像是--棉花糖似的香甜气息。

    低头仔细一看,他才发现这竟是他曾借给唐海优穿过的衬衫。

    突然间,他忆起她穿着这件衬衫时,那种纯真却又性感的模样。

    思念的情绪宛如汹涌的急浪,凶猛而迅速的朝他袭来,有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也宛如跑马灯似的掠过脑海。

    他才发现这么久以来,唐海优的身影始终没有被他彻底抹去,而是被他给压抑在心底深处。

    而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了对她那种莫名牵 挂,却又情不自禁的情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他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女人

    有了这个领悟后,紧接而来的是惶然、不知所措的复杂情绪。

    他不明白,向来冷静自持的自己,怎么会轻易被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女人给撩动了心

    是因为她那副总是莽莽撞撞的迷糊个性,还是过分天真善良的单纯

    他没有答案,却明白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她的一举一动都惹人牵 挂,她的一颦一笑,也让人不觉动了心。

    向来崇尚自由自在的邵尔平,生平第一次,有了种想要照顾一个女人、把她时时刻刻都留在身边的念头。

    越是思及有关她的一切,她的身影就越形清晰,迫不及待想见她一面的心情,也益加迫切起来。

    而始终梗在心头的那个结,在这一刻,也突然变得不重要了。

    就算她只是为了要回房子而接近他,甚至为了博取他的信任、好感而委身于自己,他都不在乎了,这辈子,他要定了她

    带着一身棉花糖的香甜气息,他冲下楼抓起车钥匙就往门外跑。

    8

    “什么她离职了”

    当邵尔平冲到幼儿园里找人,不但扑了个空,甚至还得到这个意外的消息。

    “对啊因为她要结婚了,对方还是个有钱人喔”

    他怎么也没想到,紧接而来的消息,更是令他震撼得几乎难以置信。

    “她要结婚了”他的思绪有剎那的空白。

    才短短一个多月,她竟然准备要嫁人了

    一时之间,他无法形容那种浑身空冷的感觉是什么,却觉得心口像是被狠狠划了一刀,心痛难耐。

    “嗯,就在下个月二十号。”

    “是啁海优即将结婚的对象真的很不错,你没看到她手上那颗钻戒,我打赌足足有五克拉。”

    “我还听说,海优未来的老公,不但在阳明山买了栋房子当新房,知道她喜欢幼儿园的工作,将来还打算替她开家幼儿园呢”

    “海优好幸福喔--”

    听着身旁一堆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萧邦的好,邵尔平只觉得既难受又--嫉妒。

    她怎么可以嫁给别人

    虽然他总是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满不在乎的样子,事实上,唯有他自己才知道,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过了自己所想象的范围。在感情上,他不再是商场上那个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总裁,而只是一个为爱动了心的普通男人罢了

    没错

    而接下来,他将重新赢回唐海优,这一次,他绝不会傻得再让她从自己身边溜走

    “除了我,她谁也不会嫁”

    邵尔平突如其来一句话,让在场的几名女老师全楞住了。

    “什什么”一名女老师不确定的开口问了句。

    邵尔平没有回答她,只是遽然转身冲出办公室。

    眼前他已经什么也无法想了,他只知道,海优是属于他的,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抢走她

    8

    唐海优从来都没有想过,她还会有再见到邵尔平的一天

    原以为心碎了,对他的感情也会很快跟着消失无踪,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他的身影,始终那么顽固的占据在她心底,而在乍见他的那一刻,竟还会不听使唤的想掉眼泪。

    “你怎么来了”看着门外的英挺身影,她恍惚开口道。

    好一阵子不见,他似乎比记忆中更为英挺帅气了。

    “你要结婚了”邵尔平没有回答,只是用一双等待答案的炯然眸子盯住她。

    “你怎么会知道”唐海优惊讶的瞠大眼。

    “告诉我”他压抑的吐出一句,非要亲自从她口中问出个答案。

    唐海优看着他好半晌,终于还是垂下眼点点头。

    “你糊涂了不成你怎么能嫁给一个黑道老大”

    “他是个好人。”起码他绝不会让她心碎。

    “你--”邵尔平忍不住气急败坏的骂道“我从来没有看过像你那么笨的女人”

    这下,轮到唐海优纳闷了。

    她不过说是要结婚,他干嘛气成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笨,除了哄哄孩子以外,也没有什么本事,可是萧邦他对我好,还答应要替我赎回房子,我还能再苛求什么”

    看着她一脸无辜的表情,邵尔平气恼的用力耙梳了下黑发,一手插着腰开始焦躁的来回踱起步。

    “有人愿意替你赎回房子,你就连自己也卖了”他气愤的数落起来。

    “要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她悠悠的说道。

    看着她一副认命的模样,邵尔平是又急又气,憋在心里的真心话,在这个节骨眼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不准你嫁给他”他霸道的命令道。

    “为什么”她带着几分不确定、几分期待望着他。

    因为--就算萧邦把欠款还给银行,我还是不会答应把房子还给你。”他几乎像个小男孩耍起性子来。

    “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唐海优气愤的忍不住骂道。

    “房子如今已经是我承京银行的财产,我有权决定怎么处理它。”

    “你想怎么样”他的语气,让唐海优顿时紧张了起来。

    “除非你打消跟萧邦结婚的决定。”他提出了交换条件。

    “为什么你不准我跟萧邦结婚”

    “因为--因为我讨厌他。”他随口扯了个理由,却牵强得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

    “就只是这样”唐海优难掩失望的低下头。

    “要不你还想要怎样”邵尔平粗声回道,骄傲的面具一时之间怎么也卸不下来。

    突然间,唐海优觉得自己好傻。

    她还在期待些什么邵尔平根本不可能喜欢她,她怎会傻得以为有奇迹发生

    “我已经答应过萧邦了,就必须履行诺言嫁给他。”她黯然的垂下头。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被她的固执气极了,邵尔平的语气又强硬了起来。

    “你凭什么不准”

    在她探询的目光下,向来总是习惯主导一切的邵尔平,竟突然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一个“爱”字硬是说不出口。

    “我--我还要再想想。”他下意识回避她的目光。

    他的目光里像是隐含着什么,却又不肯直接说明白的嗳昧不明,让唐海优终于动了气。

    “你--”唐海优气得泪花闪闪。“你出去”这辈子她再也不要看到他了

    向来温顺好脾气的唐海优,气急败坏的重重关上。

    8

    望着门板发了好一会的呆,邵尔平才像如梦初醒似的,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他是在做什么

    明明发誓要把唐海优追回来的,偏偏一看到她,他就全然失去了理智,甚至还用那番胡言乱语把她给惹哭了。

    只是--她为什么哭难道--她也爱上了他

    如今一回想过去的种种,他才发现她那几乎藏不住心事的表情,将对他的感情全写在脸上,只是他粗心的不曾去注意罢了

    这时他也终于发现,自己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难怪她会心灰意冷的悄悄搬离他家,甚至答应嫁给萧邦。

    这个念头让他顿时精神大振。

    是啊一切都怪他太蠢了,竟会把那美好的一夜,看成是她别有所图的手段

    那么羞怯、生涩,却又努力热情响应他的直接反应,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一思及此,他更坚定了要赢回她的决心。

    “海优,开门好吗”他再次敲门柔声哄道。

    隔着一方门板的另一边,只隐约听见压抑的啜泣声,让邵尔乎更加心疼不舍。

    “海优,我知道我错了其实,那些都不是我来的目的。”隔着门板,邵尔平发现说起真心话来容易多了。

    “那你来做什么的”许久之后,另一端终于传来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

    “我是特地来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

    猝不及防的,大门突然打开了,门后出现一张震惊不信的脸蛋。

    “你--你说什么”

    “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追求你”

    “为什么”明知道这句话或许是一句谎言、一个恶作剧,但她的眼泪却还是不听使唤的涌上眼底。

    “因为--我爱你”

    他定定的凝望着她,满含浓烈深情的眸光,几乎快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

    实在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吓,唐海优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没有开玩笑,很快你就会知道,我有多认真。”

    唐海优抬起滂沱泪眼,可怜兮兮的问道“我又不漂亮、也不聪明出色,你到底喜欢上我哪一点”

    “在我眼里,你是最完美的女人,谁也比不上你”他专注诚恳的眼神,让人几乎不容怀疑。

    “难道你不怕,我只是为了要回房子接近你”唐海优忍不住吓唬他。

    “你不是这样的人。”他温柔的眼神几乎融化了她。

    唐海优痴痴望着他温柔的俊脸,几乎没有半点真实感。“你的答案呢”他再度开口催促道。

    “我”

    “优丫头,外头是谁啊”突然间,里头传出唐家老妈的声音。

    “妈,是朋友啦”唐海优敷衍的回了句,忙想赶他出门。“你快走吧”要是让老妈看到他,又免不了一阵盘问。

    只见他眉头一挑,唇边遽然浮现一抹狡猞的笑。

    他实在等不了那么久了,或许,唐海优的母亲可以让他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