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 荒漠鬼影

    更新时间:2008-07-31

    双月城是座具有百年历史的古城,位于大雪山脉冢国的东南部,它虽然地处偏僻,却是兵家历来的必争之地。双月城盛产多种稀有矿石和手工艺品,所以这里的经济颇为繁荣,人口流动量也很大,更有不知多少心怀鬼胎的人和不世武林高手藏身于来往的人群之中。相较而言,双月城外就冷清了许多,千里黄沙四季风,沙尘弥漫,鸟兽不行。沙漠尽头,便是冢国的盟友沙萼国。受地理关系的影响,两国的贸易往来只能是穿过这一片茫茫沙漠,别无它法,久而久之,沙漠中便出现了一条蜿蜒的小路,这便是名噪一时的沙冢商道!

    阳光舒缓,清风抚面,在沙漠之中穿行,难得遇上这样的好天气,人的心情也格外的好。卖苦力维持生计的阿虎,受人重金雇佣,带一批丝绸赶往冢国,随行的另有十二个壮汉。阿虎随着驼铃的节奏哼着小曲儿,脑中兴奋的盘算着挣了这笔钱以后要如何支配——还二狗子三两银子,还剩下十七两。给家中瞎眼的老娘买上两斤猪肉,想想她老人家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尝到肉的滋味了。等我再好好的干上几个月,多攒下点银子,我也他妈的应该讨个老婆让老娘的心放下了……

    一行人各自幻想着自己未来的大好前程,谁也没有注意到天空中一朵黑漆漆的乌云正慢慢向着众人头顶飘了过来。“噶——噶——”一只迷途的乌鸦慌乱飞过,沙漠的天空瞬间变的阴暗了起来。阿虎感觉额头上忽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感觉上热乎乎的。他伸手抹了一把,凑在鼻子前闻了闻,真他妈的臭!只是,他还来不及咒骂那该死的乌鸦,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夹杂着内力在他耳边轻轻响了起来。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要过此路,留下人头来!”一声炸雷,将众人的美梦瞬间轰的粉碎。阿虎眨巴着小眼睛看着打劫之人那瘦小的背影,脸上的肌肉好一阵抽搐!刚才由于众人都沉浸在虚无的幻想之中,加之此人身材瘦弱,所以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路中央戳着一个劫匪!刘庄主不是说商道上没有劫匪吗,怎么今天我就遇上了一个,怪不得这次押运给了以往两倍的银子!阿虎心中痛骂着刘庄主的恶意欺诈,更加悔恨自己耳根子软,居然轻信他人之言,签下了那张‘丢失货物,十倍赔偿’的契约!早就听说冢国对武力比较崇拜,‘奇’人‘异’士多如牛毛,眼前这人独自来打劫我们整个的驼队,肯定是一个武道的高手!我的命好苦啊!未来的老婆,难道我们只能是来世再见了吗?老娘,老婆,我可还是个老处男啊,我……我好可怜啊!

    阿虎身后众人也是和阿虎一样的心思,脸上写满了惊骇之色,更有甚者,一个虎背熊腰的宽脸家伙裤子已是潮湿一片,黄浊的液体顺着裤脚正一滴滴的往下流着!

    那劫匪兀自站了许久,终不见阿虎等人有丝毫反应,禁不住回头打量起众人,毕竟任谁面对一群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高人’也不敢再托大。只是他这一看可非同小可,两边的人全傻了!

    瘦小的身影慢慢转了过来,阿虎等人终于看清楚他的庐山真面目,赫然是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童。那孩子一身淡青色的破袍子随风鼓动,眼睛在众人身上不经意的扫过,忽然指着驼队中那位‘高人’喷饭般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也太有才的吧,拜托,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居然还尿裤子!哈哈……”

    阿虎回头看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定了定心神,他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男孩,确实只是一个玩劣的小孩,不禁勃然大怒:“滚*小屁孩儿,他妈的你娘没告诉过你不许跑这里来玩吗,真他妈晦气,扫了老子的雅兴。小心你妈将来生的孩子没*儿,还要劳繁你爷爷我去再干你妈几下,给你下个弟弟玩……”随阿虎而行的一干人也反应了过来,指着那孩子大骂不已,发泄着心中的愤恨。这些人倒不是心地如何的狠毒,恰恰相反,他们其实都善良而又单纯,只是没有接受过几天教育,所以才会出口成脏。不过试着幻想一下,十几条大汉指着一个孩子破口大骂,这般景色,也蛮悲壮的!

    孩童耳畔充斥是大大咧咧的叫骂声,天真的笑容忽然变的几丝僵硬,怒火渐渐燃烧起了他黑色的双眸,“你- 们- 要- 为- 自- 己- 的- 行- 为- 付- 出-代- 价!”

    阿虎微微一愣,只感觉那男孩身行一闪,就失去了踪影,正纳闷自己是不是撞鬼了,却听到后面的伙计大喊了一声‘小心后边’!阿虎猛然回头,赫然发现那小男孩不知何时已稳稳坐在了自己骆驼之上,挂着邪邪的笑容看着自己。阿虎感觉胸口窒了一下,自己的血液都要被这个孩子的笑冻结了一般,受惊之余本能的挥出一拳。可是原本善良如斯的他这拳挥出后就利马后悔了,此时此刻,他还在担心这个貌似瘦弱的小孩子是否能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只是没有时间给阿虎多想,他已经来不及收手,一拳正中了小孩的小腹,然而,却是没有击中实体的感觉!

    幻影!?可惜同样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多做考虑,后颈传来的巨痛,另他极为不解的闭上了眼睛,就此晕死了过去。剩下的十几个大汉也好不到哪里,他们只看到了一连串模糊的残影,便摔下了骆驼,每个人都在昏迷前的一刻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我在做梦,我在做梦……

    小男孩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口中呢喃到:“哼!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可也绝不会让你们侮辱她!不过,你们还真是垃圾啊,原本以为今天遇到了一群高手,结果还是和以前遇到的一个样子,真没意思,害我在这儿白白吃了两个时辰的风沙。”想到这里,小男孩不禁后悔起来,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放那几个差官过去,他们应该是很不错的练手对象。

    世界上就是这种人最为可气,吃了天鹅肉还说自己吃的是鸡骨头。要知道原本商道上确实没有过打劫的先例(有也只是近期的事,还没有盛传开来),所以一般负责货物押运的人只是空有一身的蛮力,习武之人是少之又少,而高手对于押运之事更是不屑为之。况且,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个小孩子还真敢打劫,本来就大意了,偏偏他还有一身怪异的身法,看来,再面对号称自己是打劫之人的时候,我们还真的应该严肃一点!为衰到家的阿虎等人默哀!

    风声渐起,沙尘弥漫,男孩看了一眼天上的超级蛋黄派,狂吞了一口唾液,施展身法岔开商道,向沙漠深处渐渐隐去了。那小孩离开不久,远处的沙地一阵蠕动,两个黑衣人从沙砾中钻了出来。

    “哈哈,这个小孩有点意思。不过他这身法倒是有几分熟悉,感觉在哪里见过似的。”

    “六弟,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被称为六弟的男子神色变了几变,严肃的问道:“三哥,你不会是在说……”

    “恩!应该是他,除了他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这巴掌大点的冢国,还有谁会这《化风决》”

    两人一阵沉默。“他终于肯出来了吗?三哥,你回去通知兄弟们,我去追那个小孩,沿途会留下标记。因为他,双月城死了多少人!这笔帐,咱们兄弟该和他好好算一下了!”

    “六弟,你自己小心点,那老鬼武功不弱,你一定要等我带兄弟们赶过去以后再动手。哼——妙手神偷任我行,这一次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黑衣男子恨恨道。两个黑衣人悖道远去,转眼没入了漫漫沙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