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 边塞流村

    更新时间:2008-07-31

    少年在沙漠飞奔了近一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透过淡淡的沙幕,隐约可见有群山错落,绵绵万里,山间更是白雪皑皑,如冰霜巨龙般横卧云间。山脚下,一个村庄隐约可见,在这黄沙山峦的映衬下如海蜃一般透着几分神秘。确切来说,这并不算一个村庄,应该称之为‘流放集中营’!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全部是冢国和沙萼国一些‘违法犯忌,十恶不赦’才被驱逐流放的人,所以这里又称之为‘流村’。

    “云少好!”“王叔好!”

    “小云,刚回来啊?”“恩,大婶。”

    “臭小子,怎么又拿我的鸡蛋!”“嘿嘿……”

    “云少……”“……”

    云少一路走来走不住的和街道两旁的众人打着招呼,忽的发现人群之中一张陌生的面孔冷漠的看着自己,不禁停下脚步打量着此人,嬉笑道:“你是今天新来的吧?恩,是了。我今天在商道上见你和一个小妹妹被四个差官押着来呢。对了,我叫独孤行云,最南面那个房子就是我家。还不知道大叔怎么称呼啊?”

    陌生的汉子将头扭向一边,没有理会云少,心中却道‘他妈的,老子才二十岁,我长的有那么老吗?奇怪,老子过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人啊?这个小杂种……’。他身旁的黑脸大汉见他没有反应,笑道:“云少,我这兄弟叫黄安,确是今天才来的。”

    云少‘噢’了一声道:“原来是黄大叔啊,呵呵,黄大叔,怎么没见你女儿啊?”

    黄安冷声道:“我哪里来的女儿?”

    “就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女孩啊,难道她不是你女儿吗?”

    “那是我妹子!”黄安有些恼怒:“小杂种,白他妈长了一双招子!”

    独孤行云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光芒,故做大悟般道:“原来是这样子啊!”随即笑嘻嘻的向着家里走去了。

    黄安望着独孤行云远去的身影道:“堂兄,这小杂种什么来头?这里的人好象对对都挺尊重?”

    黑脸汉子摇头道:“兄弟,你知道流村第一高手是谁吗?”

    黄安似乎明白了什么,呢喃道:“莫非是……是这个孩子?”

    “哈哈哈哈,看把你吓的。第一高手当然不可能是这个孩子了,不过却是他老子。兄弟,你是我堂弟我才告诉你,他老子无名可是冢国达到战士境界的有数几人之一啊,而且他有个毛病就是——护短!你要想在这流村好好生活下去,还是不要得罪这个云少好。我王霸王虽然以前也是称王称霸,却也从不去招惹无名身边的人。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该多为蝶丫头想想,毕竟在这个世上,她可是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是吗?我晓得了。”黄安听到在这个鸟地方居然藏着一个战士级别的高手,心中也暗暗吃惊。要知道冢国的第一高手护国大将军也不过达到了将士级别而已。一个如此高手,那是到哪个城都会被拉拢的人物啊!此时,又想起自己的父亲,脸上平添了几丝哀伤。想他也是堂堂三品大员之后,从小衣食无忧,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落得个家破人亡,自己和妹妹也被流放来这边塞蛮荒的地步。

    王霸王拍了拍黄安的肩膀道:“兄弟,不要想太多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老哥。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黄安轻轻点头应谢,忽又道:“堂兄,有件事情向你请教,我是不是长的很……怎么说呢,很老气啊?”

    “这个……”王霸王尴尬的笑道:“兄弟今年多大了,老哥都不记得了!”

    “二十。”“二十呀!”

    “怎么样?”“还好吧!”

    黄安不知道该怎样合上嘴巴,‘还好吧’,郁闷中……

    独孤行云老远望见自家的茅屋,炊烟随着暖风袅袅升起,浓郁的肉香迎面吹了过来。他嘿嘿的傻笑两声,心中的不快忘的一干二净,足下发力,如扑兔的列豹一般向茅屋冲了过去!

    “呵呵,老倭瓜,世界第一帅哥独孤行云回来也!”

    “咚——”

    乌黑的房门在独孤行云进门前一刻忽然关上,少年未及稳住身形,与那扇门激烈的拥在了一起。独孤行云一脚把门踹开,对着床上微笑的老人就是一阵狂轰,结果老人却是一点事儿没有,他自己却落得个手脚红肿不堪。独孤行云随即改变了策略,退后三步,一脸蔑视的看着床上的老者:“我知道你个老倭瓜嫉妒我长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品行又好,武功又高。其实,你害人的心思,作为一个即将成为伟人的我来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吗。只是……我若是死了,美女岂不都要成寡妇了!更可怕的是我成百上千的美女老婆们如果报仇心切,不小心失去了理智,一刀将你的子孙根给喀嚓了,你岂不是再也不能到偷跑到双月城去逍遥快活了?你想,如果你老的*再有个疏忽大意,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弄不好那就是个失血过多啊。那时,我在天堂抱着天仙妹妹,你却……作为一个如此有正义感,有使命感,有责任心,有公德心的我又于心何忍啊?所以,即使不为了我自己,为了天下的美女,为了你老倭瓜的*,你老下半身的幸福——老倭瓜,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努力的,坚强的,百折不挠的,忍辱负重的活下去!”

    “真的!小子,你真是太好了!”床上的老人双手紧捂着自己的要害,生怕它真的被美女给剁了,“谁要是敢动你一根汗毛,我一定让他好看!”也不知刚刚是谁让独孤行云将自己宝贵的初吻极不情愿的献给了那扇可怜的木门?

    “对,咱们要让他好看”,独孤行云深谙老人的软肋所在,只要关系到他老东西下半身的幸福,老人一定会失去应有的从容,简直是百试不爽!在这次轻易得手以后,还是禁不住为自己小小的得意了一把:“要把他的衣服扒光,让一百只母猪*,直到他弹尽粮绝以后,再将他的小兄弟切成一段一段的金钱肉,油炸了以后下酒吃。”

    老人眼中忽然射出两道精光,独孤行云以为自己的计划流产了,嘿嘿的笑道:“老倭瓜,你干吗挣的那么严肃,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老人错愕的看着独孤行云,忽然心中顿悟,笑骂道:“你个臭小子,是越来越不象话了,居然连我老人家也开始算计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好象是什么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品行又好,武功又高是吧?哈哈,我的云大侠还真是够不一般的,居然连尾巴都可以长这么长!”

    “什么尾巴?老倭瓜你搞什么东东?”

    “笨!”老人丢给独了孤行云一个白痴的眼神,扭头对门外朗声道:“来者是客,外边风大尘多,既然来了,还是请客人屋内小坐一下吧!”

    “哈哈哈……,任大哥‘神偷’的称号还真不是盖的,果然有两笔刷子。看来,你我兄弟十几年未见,大哥的修为又有所突破了。”一个黑衣人缓缓走了进来,赫然正是那两个黑衣人之一。

    任我行与六号四目撞击出一道绚丽的光电,时光瞬时逆转,一切又回到了十几年前。往事如烟,却令人无限伤感,回忆不可挽回,心碎,伤悲,受伤的人不知又是伤了谁——

    十几年前,双月城还是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双月十虎更是一群匪盗的头目,整日里打家劫舍,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后来,双月城来了一个新城主叫独孤尚明,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新城主第一把火就烧到了十虎身上。十虎失手被擒之后,独孤尚*眼识英,见他们具是热血男儿,只是迫于生活才不得已落草为寇,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良言劝导他们返入正途。十虎终被独孤尚明的真诚所感化,从此洗心革面,变成了独孤尚明的亲卫,并从旁协助这位新城主安内攘外,将双月城这个不毛之地变成了冢国第二大经济中心。十虎和独孤尚明之间亦是建立起了胜过兄弟般的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