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 血色回忆

    更新时间:2008-07-31

    独孤尚明的第二把火更是让人称赞,本与冢国敌对的沙萼国在独孤尚明种种外交手段攻击下竟然破天荒的与冢国签下了结盟条约,并对其开放了所有门户(其实也只有那一条商道),彼此间互通有无,开始了贸易上的往来。与前两把火相较,独孤尚明的第三把火可谓烧的是九天霞光一片红。他在双月城轻租减税大获成功以后,向朝廷提出的变法新政,受到了皇帝和众多大臣的支持,冢国的综合国力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向前跨进了一大步!独孤尚明的功德广受百姓赞誉,皇帝亦是经常在朝野之上夸奖其虽然身处塞外寒地,却是心系天下,实为百官之楷模!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风头一时无二的独孤尚明终究引来一些人的不满。朝廷上一些自身利益因变法而受到损害的王公大臣,如蚊蝇般一有机会就在天子耳边念叨独孤尚明种种不是,恶意中伤于他。皇帝起初当然是不甚在意,可是所谓众口铄金,指鹿为马也就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身处高墙深院中的皇帝终究还是对独孤尚明的信任有了一丝动摇。此时,有心人士花重金买通了皇帝的宠妃,不失时机的让她将皇帝对独孤尚明的疑虑无限度的放大,更加危言耸听的污蔑独孤尚明似乎存有不臣之心!此时,年轻气盛的皇帝再也坐不住了,秘密派人去了双月城彻查独孤撒尚明!一切恩怨纠葛也由此展开——

    独孤尚明有一过命的朋友就是任我行,此人虽比独孤尚明大了近二十岁,却是与其兄弟相称。任我行与独孤尚明多年不见,得知独孤尚明跑来了双月城,便不远千里前来探望。任我行与十虎聊的甚是投机,短短几日,一群人便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兄弟。此期间,独孤尚明不知从何处得了一块异宝——火晶石。这火晶石乃是天地间火之精华所孕育,乃一无价的宝物!皇帝的密探也不知从何渠道探知了这一消息,火速上报给了皇帝。皇帝为了测试独孤尚明是否依然忠心,便下令独孤尚明献出此宝,独孤尚明自是不敢违背,满口的应诺。可是没几天,却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任我行和火晶石居然同时失踪了!

    献宝的期限已到,独孤尚明却是无宝可献,皇帝理所应当的认为他心存二心,便令自己的弟弟康王带大队人马将独孤尚明押解回京!巧的是这康王正是独孤尚明的政敌之一,他又怎肯错过如此良机。康王下令斩杀了独孤满门,并下令凡是与独孤尚明有交往者——杀!敢为之亲友收尸者——杀!为之落泪者——杀!为之鸣不平者——杀!杀!杀!一时间双月城变的腥风血雨,赫然就是那无间炼狱!

    事后,康王向皇兄禀报之时,声称独孤尚明意欲反抗,自己不得已之下才将他斩杀,至于血洗双月城之事他自然是瞒了过去!更绝的是,他还一直跪在地上呜咽不止,说自己在没有征得皇兄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做主处决了朝廷要员,乞求皇兄治罪!(我靠,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不出康王所料,皇帝非但没有丝毫怪罪他的意思,还大大的夸奖了他一番!并任命这次的大功臣——砍下独孤尚明头颅的风野子成了双月城的新一任城主!康王嘴角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在双月之难下,双月十虎顺利的护送独孤尚明之子杀出了城主府。可是后来十人被大队骑兵追杀,不得已分散逃生,结果不幸有三人被杀,城主之子亦是自此以后不明所踪。后来七虎秘密潜回寻找,无果而返,可能孩子早已经被人杀死或者成了哪条野狗的腹中之食。七虎从此苦练武艺,立誓他日定报此血仇!

    十年时光一闪即逝!在十虎心中,任我行盗走了火晶石才导致了独孤一门的惨死,如今六号见到任我行,当真是仇人相见,又怎能不眼红?

    老者面不改色的看着六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慢声道:“这位客人你恐怕是认错人了吧?这里只有我们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哪里有客人说的那个叫任我行的?流村确实藏着很多身份不明的家伙,要不你再找找。客人好走,老朽腿脚不好,就不送了。”

    “任大哥,任我行,你就不要再装了吧!奉劝你还是赶快交出火晶石,我可以保证不伤害这个孩子,至于你吗,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下个全尸!”

    “哈哈,好,好,不装就不装,多大的事啊!就算我是任我行又怎么样?你不就是想要我这条命吗,给你便是了。至于火晶石吗,那可就抱歉了,被我上胭脂楼时送了翠儿姑娘了。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再给你买一块新的!”

    “你!”六号手中的长剑霍然出鞘,瞬间化做万点寒光向任我行疾刺而去。任我行眼中闪过一抹犹豫的神色,暗自摇摇头,大喝一声,对着刺来的长剑迎了上去。自己竟是空门大开,将自身安全于不顾。既然做了决定,我就无怨无悔!独孤兄弟啊,你如果在天有灵的话可不要怪为兄啊。

    任我行将毕生的功力提升到了极至,决绝的迎上了六虎的长剑。此二人均是以命相搏,一出手就施展开了自己最厉害的杀招,显然是想最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两道虚影一触即分,剑芒之中血光四溅!胜负似乎来的过于突然,却又是那样的自然。任我行低头看了一眼胸前洞穿的伤口,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咳——咳——,没想到,没想到……你的功夫居然精进到了如此地步,还真该对你刮目相看才是啊。想必这十年来为了报仇,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哎——,可惜啊,你找错了复仇的对象了!”

    六号动也不动的看着血流不止的任我行,猛然自己也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禁不住轻轻摇晃了两下,幸好及时用剑撑住了身体,才没有摔在地上。原来六虎的长剑微微偏了几分,没有刺中任我行的心脏。而他自己反而任我行一掌印在了丹田,一身内力就此废了!

    “哼!不要假惺惺了,为了杀你,吃再多的苦又有何妨?你害得独孤大哥惨遭灭门,我今天就是死,也要让你为当年的过失付出代价!”

    “哈哈,好一个忠肝义胆的六虎啊。我任我行敬重你的为人,今天就放过你。你若还想杀我,就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吧!”说完将一旁发呆的独孤行云提了起来,举步奔出了门外。

    六号看着任我行远去的身影,视线变的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