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 用心良苦

    更新时间:2008-07-31

    任我行这一战胜的可谓是险之又险,他在长剑入体的瞬间使用《化风决》中的精妙步伐巧妙避了开去,自己则是一掌印向了六号胸膛。谁知六号竟全然不做回防,长剑再次正面迎上,大有和任我行同归于尽之势。如果任我行真的击中六号的胸膛,那六号肯定会立毙当场,可任我行估计自己也会陪他一同上路。电时火光间,他心中转过无数念头。长剑刺来,任我行猛的向下矮了几分,刚猛的一掌震散了六号丹田凝聚的气海。可是六号毕竟不是一只纸老虎,他的剑随任我行的变化而改变方位,刚猛的一剑彻底将任我行的胸膛贯穿,那不要钱的鲜血流的恐怕比六号只多不少!

    说起来任我行还蛮可怜的,他这个战士后期本有信心在百招内将六虎这个战士初期成功击杀,可是时间就是生命,为了能够抢在其他几虎赶来之前离开,他十分自信的选择了与六虎硬拼一招。任我行满以为自己可以完全避开六号‘剑杀八方’的绝招,却没料到自己隐居的这十年来,双月十虎的武功都有了质的飞跃,若不是他这一掌是蓄势而发,同时六号又被任我行激怒在先,失去了应有的判断能力,任我行险些被自己的如意算盘害的就此挂掉!

    一江水,一江恨,生死相搏为哪般?任我行心中的苦何人能解——

    十年前,任我行在独孤城主府中做客时。一日,独孤尚明神色紧张的将任我行拉入了房中密室之中,交给了他一个黄色的锦盒,并再三叮嘱他火速离去,不要与任何人说话,更不要在十天之内打开锦盒,否则就会有大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任我行出了城主府总觉得心神不宁,认为独孤尚明的举动颇为怪异,本能的感觉到这双月城中可能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便在离城主府一里外的客栈悄悄住了下来。可是,一连五日,却始终没有动静,任我行的心终于稍稍平静了一些,准备明日即可离去。可就在当日夜里,一阵轰乱的脚步声将任我行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灾难开始了!

    任我行透过窗子望去,数千人已是将城主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城主府内更是火光冲天,杀声叫喊声连成一片!任我行暗叫一声‘不好!’,飞身跃出窗外,向着城主府径直奔了过去。他刚至城主府,就见一人从府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手中还拎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任我行借助火光看去,禁不住两眼模糊,泪水纵横,那人手中所提的赫然是独孤尚明的头颅!

    此时,城主府的西侧大乱,几条人影从府中侥幸突破了重围,拼杀了出来。拎着独孤尚明头颅的那人翻身上马,带领数十骑向着西面追了出去,任我行则紧紧尾随在了其后。

    逃出来的几人正是独孤尚明的亲卫双月十虎,这十人毕竟曾是山寨霸王,颇有几分过人之处,知道如果十人一起跑的话,难免会全军覆没!所以决定每到岔路口,便分出两人从岔道逃去。却不想老十火暴脾气,不肯逃走,居然一声不响的掉转身形,拦下了追兵,结果被为首之人一刀斩于马下!其他九虎虽是急红了眼,奈何还要以大局为重,擦掉泪水,转身没入了夜色之中。官兵这边为首之人倒也相当了得,立刻明白了十虎的战略,下令不可分散兵力,而是紧跟着两人一追到底。十虎也是响当当的汉子,体质自是不弱,只可惜和战马比起来还不免有些差强人意,最终,十虎中的老大和老十力竭被诛,尸体竟也被马匹践踏成了肉泥!任我行当然也看出了十虎的心思,但他却在第二个岔道的时候就随那分出的两虎去了,因为他看到其中一人的背后束着一个包袱,包袱内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还在甜甜的睡着,直觉告诉任我行,那就是独孤尚明的独子!

    任我行跟随的那两人奔出没有多久,便行至一处偏僻的所在。原以为一切安全了,可是噩梦才刚刚上演,其中一人突然向背着孩子的同伴痛施杀手,十虎中的老五看着还留在身体里的利刃,虚弱无力的抬起了右手,却是什么也没能抓住,他至死也不敢相信竟是会死在自家的兄弟手里,一双眼睛仰望星空,死——不瞑目,恨——人无情!躲在暗处的任我行被那人的疯狂举动惊出了一身冷汗,身子禁不住哆嗦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想要施以援手的时候已为时晚矣!

    那人抽出长剑,望着地上的尸体呢喃道:“八弟,对不住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下了地狱你可怪不得我!”他看着依旧沉睡的婴儿,深吸了一口气,只要这一剑下去,自己的使命就完成了,以后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

    夜风已冷,那婴孩在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笑呵呵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那片寒光。任我行岂能再容他行凶,大喝一声,老虎扑兔般凌空一掌向那人天灵盖直拍而下。此人闻声辩向,狼狈的避开一掌,自知不是来人对手,虚晃一招后转身便走!任我行关心孩子的安危,无暇去追,所以他至今尚不知逃走的叛徒是十虎中的哪一个。

    任我行带着孩子急急奔回客栈,他再也顾不得独孤尚明的嘱咐,打开了那神秘的锦盒。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鸡蛋大小的晶石,这晶石通体透明,里面几条红线错落交织,犹如人体的脉络一般。红线之上不时有红光外*来,犹如盛开的红花燃烧的火焰,任谁一看便知这晶石绝非凡品!盒子底部是一封信件,任我行拆开来看,热泪再次溢出了眼眶,信中写道:“任兄见此信时,我恐已不在人世。我有功高盖主之嫌,当朝皇帝早已不容于我。朝廷之上对我更是谗言不断。弟之性命只是旦夕之间。经我查知十虎之中有人早被康王收买,我独孤一家老小想要逃此一劫,可谓难比登天。为了不累及任兄,我才将你骗走,望兄体谅。至于此火晶石,不过是我独孤一家灾难的引子罢了,就拿它当做你我相交一场的礼物吧。我之死不在天,不在皇帝和那些玩弄权术的政敌,只在我自己不知尺度。不要为我报仇,切记!切记!‘。任我行拿起火晶石,看着独自在床上翻爬的婴儿,默然长叹,从此带着独孤尚明之子独孤行云隐居在沙漠流村,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一晃已是十年光阴。

    侥幸活下来的那七虎自然对其中的隐情不甚了解,认为双月城的惨祸皆是因任我行偷走火晶石而起,所以十年来几人一边拼命修行,一面追查任我行的下落,巧的是今天竟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他的行踪。而任我行并不知道侥幸活下来的几虎哪一位是叛徒,所以绝不能让人知道独孤行云是独孤尚明之子!任我行此战若败,独孤行云定然难逃一死。为保住秘密,为了独孤行云免受伤害,任我行是下了狠心的执行‘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这一原则。可能是六号的忠诚打动了任我行,所以此时此刻,任我行还是有了一丝动摇,只是废了六号一身内力,却留了一条命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