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 逆鳞狂杀

    更新时间:2008-07-31

    战斗产生的冲击波独孤行云承受起来还很是勉强,但令他兴奋的是今日总算得尝所愿,见到了高手间的对决。虽只是一旁观战,他的心灵亦被深深震撼了,灵魂深处某些东西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这就是高手的对决吗!剑似飞雪,九天寒光;掌似狂龙,霸气如虹!换我来打,这条小命就真的交代了。本以为跟这老倭瓜再也没什么可学的了,没想到这个老*竟然藏私!我一定要变强,一定要超过你个老倭瓜,一定!此刻,独孤行云对力量的欲望是如此炙烈。

    风,呼呼的在独孤行云耳边吹过,眼前的景物飞快的倒退着。终于从兴奋中平静过来的独孤行云此时方注意到自己一直被任我行夹在腋下,而任我行的胸口还一直血流不止,担忧的问道:“老倭瓜,你没事吧?”

    “臭小子,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像!”独孤行云极为不给面子的答道。

    “你个……咳——,你个死小子,就这么点小伤,多大的事啊,难道能把我难倒?不过这几只笨猫果然比十年前厉害了很多,幸好这次只是来了一个,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一虎出十虎现,等其他几虎来了,我们可只有伸着脖子等人宰的份了!”任我行说的倒是实话,十年前双月十虎的武功根本不敢让人恭维,即使任我行以一挑十,他也有一战之力,大不了打不过就溜之大吉。可现在,一虎已令他如此狼狈,待其他几虎齐至之时再想溜,还不如自杀算了。

    “任大哥,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里啊!”忽然几条人影闪现,拦住了任我行的去路。

    任我行看着眼前六道人影,心中暗自吃惊道‘来的好快!’

    “任我行,我六弟呢?”三号手扣一枚金镖,随时准备向任我行发难。其他几人也同样拉开了架势。

    任我行依次扫视着六人,居然全部是战士初期的实力,比起他这个战士后期来也只是低了半级而已。“哈哈哈哈,几位老友,多年不见你们怎么一点也没有长进,一见面就要打要杀的。你们放心,任大哥我历来待客有道,怎么会亏待了自家的兄弟呢?老六兄弟吗,现在正在寒舍休息着呢!”他将后面的话说的很重,就是要眼前的大敌有所顾忌,不敢贸然出手。

    “你!任我行,废话少说,你把六弟放了,我们兄弟自然不会为难你们祖孙二人!”五虎愤愤道。

    “不必和他罗嗦。二哥,三哥四哥我们并肩子上,先将他拿下再说。五哥你和九弟去老鬼的住处看看!”七虎冷冷的盯着任我行腋下的独孤行云,只要任我行有任何的举动,他的斧头绝对会向着独孤行云招呼过去。

    “老七,你一向是兄弟们的主心骨,这次怎么这么胡来,我们不能不管老六!”

    “五哥放心,这老鬼想必没有料到我们兄弟会来的如此之快。他来的时候匆忙,一定是急着逃命!所以我想我们在这里不论怎么做,也不会威胁到六哥的安全。嘿嘿,任大哥,我说的可对吗?”

    任我行不禁一阵苦笑,心中连叫着‘失算,失算’。七虎小诸葛的称号果然不是盖的,他这招投鼠忌器虽然厉害,可在明眼人看来终究是百密一疏!眼看着五虎九虎向流村的方向去了,任我行也只能准备一战,毕竟一个战士后期对上四个战士初期,再加上自己逃跑绝招《化风决》,还是有一线希望脱身的。

    “老五兄弟,呵呵,你既然认为老哥没有留后招,那不妨过来试试。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哥我的实力!”任我行将独孤行云放在身后,运指成风,一连点了自己的七大经脉,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任我行此刻的功利勉强达到了将士境界,骇人的气势如山一般向几人压来。

    “七残指!”三虎惊讶道:“你怎么会使这门邪功?”三虎自小是个武痴,可惜一直没有明师指点,白白浪费了几十载光阴。不过他对各种武学还算有所了解,所以任我行使出七残指的时候,他最先看了出来。七残指者,可暂时将自己的七大经脉破开,功力倍增。不过,利者弊也,使用七残指的代价也不是一般人能承担的起的。自损经脉,如白蚁噬体一般,痛苦万分!即使功法散去了以后,如果经脉受损严重,恐怕以后在修为造诣上就再也难以进步了!所以这门邪功早已被人唾弃,失传已久,没想到今天任我行万般无奈下居然使将了出来。“大家小心!这老鬼要拼命了,万不可和他硬抗!咱们只围不攻,等他的散功之时,那便任我们宰割了!”

    任我行自知顶级的状态难以持久,敌不动我不动的狗屁理论当然丢在了一边,他化掌为刀,向着老七的心脏直插了过去。老七只觉劲风袭来,挥斧护胸,堪堪挡住了任我行的一记手刀。斧头上一股大力传来,震的老七虎口鲜血崩溅,一连退了七八步方得稳住身形。这就是顶级和一流的差距,在绝对力量面前,任我行看似简单的一招却让老七受了不轻的内伤。任我行逼退老七,一个侧身,避开了老三的金镖,向着老四冲了过去。

    “不要和他硬抗!”老三射出了一蓬暴雨银针,将任我行阻了一阻,再次大声提醒着众人。

    任我行双掌连挥,将银针尽数击落,手指成爪,直取老四的喉结。这四虎也非平庸之辈,矮身躲避的同时使了一个扫堂腿,随后借力左脚直上,直挑任我行的裆部!这招虽然阴损了些,却当真精妙的很,攻守互济,令人防不胜防!任我行弓膝挡住四虎这一脚,右手向着四虎小腿直切了下去。老四见势不妙,一个后翻跃开数步,落地时却一个趔趄险些摔在了地上。幸好老二及时加以援手将任我行挡了下来,否则他可就要陪西方诸佛去打屁聊天了。尽管四虎武功巧妙,可是一力降使会,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花哨都是多余的。

    七虎见任我行暂时被二哥四哥缠住,挥起斧头向着发傻的独孤行云扑了过去。独孤行云虽然古灵精怪,此刻也被这血腥的场面震住了,面对扑过来的七虎,竟是忘记了躲闪。任我行侧目望去,不禁勃然大怒,大喝一声用背部硬抗了老二一剑,一个纵跃向老七扑去。老七只好舍弃独孤行云,回身和任我行对了一掌,重伤的老七狂喷了几口鲜血,被任我行震的倒飞了出去,一条胳膊也就此废了。

    龙有逆鳞,犯者必诛!而任我行的逆鳞无疑就是独孤行云,所以此刻的任我行疯了,他对于老二,老三,老四的攻击毫不理会,一心只想将老七击毙。幸好这时老五和老九带着昏迷的老六赶了回来,加入到了战团当中,这才总算将任我行拦了下来。任我行的身体几度遭受重创,终于再也无力支持七残指带来的损耗,如魔鬼一般挡在独孤行云身前,大口的喘息着。众人虽然知道任我行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任我行刚才的疯狂深深震撼着众人,老虎将死,余威尤在,众人也不敢轻易上前来。

    “善哉!善哉!诸位施主,杀伐太甚可是要下阿鼻地狱的,我看还是就此罢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