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6 毒手佛心

    更新时间:2008-07-31

    “罢手!和尚,你说的轻巧,血海深仇岂是说一句罢手就能揭的过去的?今天只要将这任老鬼杀了,即使下地狱去我也甘愿了!我们的事情,你和尚还是不要管的好。”老五手持日月双刀,一副择人而食的样子。

    “既是如此,那老僧更加要管上一管了。”和尚走到近前,微笑着看着众人。

    如今任我行已经是俎上之肉,而这年越花甲的老和尚看上去也不会丝毫的功夫,几虎自是有恃无恐,一个个准备将任我行把皮抽筋,谁也不将和尚的话放在心上。

    “岂有此理!和尚,我兄弟好言相告,你怎么还要愣插上一腿?莫非你是这老鬼的帮凶不成?”

    “哈哈哈哈,我佛广施善道,助人为快乐之本!”

    和尚一阵笑喝,震的众人的耳膜生痛,众人这才知道自己小觑了眼前的和尚,话语间也软了几分:“和尚,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何苦一再相逼?”

    “你我确实没有冤仇,可惜和尚受佛祖教诲,自当是疾恶如仇!”

    “好不识趣的和尚,居然拐着弯骂我们兄弟!你若只求吃斋化缘,兄弟几个自然慷慨解囊,可如今你既要求个涅盘成佛,早日去侍奉你们的狗屁佛祖,那好,我们今天就送你一程!”

    眼前形势剑拔弩张,和尚却兀自泰然自若,微笑着看着众人:“和尚代天行道,日杀一恶。今日公德以满,不便再伤性命。我倒有个文了的法子,不知各位施主可否接受?”

    老二看看左右伤残的兄弟,不知道这和尚又要搞什么名堂,心道且看看再说:“和尚,你有什么文了的法子且说来听听。”

    “这样,和尚画地为牢,各位施主如果能在十招之内将和尚逼出圈子,和尚就算输了。你们的恩怨,和尚自然不再过问。但若是和尚侥幸赢了,还请各位施主就此放下恩怨,化干戈为玉帛,岂不美哉!”和尚说完,食指发出一股淡蓝色的斗气,在脚下画了一个圈子。他这一手,又将众人深深的震撼了。

    老二一听和尚的法子,自己这方可是大大的占了便宜,又见和尚化指为剑五阶大乘期的修为,一股豪气油然而生:“好,和尚,就依你!”

    “那不知由哪位施主过来陪和尚走两招?”

    “我来!”老五望了望几位兄弟,大步走了出来。和尚修为了得,只有由功力最深的老五出战,赢面才会更大有一些:“和尚,你可准备好了?”

    “施主请了。”和尚话毕,身上袈裟无风自鼓,道道光芒环绕其间,真如九天神佛一般无二。

    老五亦将全身功力提升到了极限,‘霸王十裂’一连劈出五刀,居然没能破开和尚的护体真气!老五大喝一声,“给我破!”第六刀挥出,终于破开了和尚的防御,不过刀锋却再也近前不得,竟是被和尚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和尚曲指弹向刀身,老五浑身一震,一把二十余斤的大刀顿时荡了开去。

    和尚微笑着看着老五,淡然道:“第六招。”

    “五哥,请等一下。”老七将老五叫到了近前,呢喃道:“五哥,你现在还有四招。我看和尚功力高绝,恐怕还没有用上全力。你四招也不见得能近得了和尚的身,更别说要将他逼出圈子。我看不如这样,我们现在就将任老贼和他孙子拿下,和尚若是出来救援,那他自然就输了,我们照样能够为城主报仇。和尚如果不救,我们就此离去……”

    老七的声音随小,可和尚何等的功力,早将他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不禁心中暗叫‘糟糕’。

    老五听完七弟的建议,连连大摇其头:“我们兄弟做事光明磊落,怎么可做如此无耻的勾当?”

    “五哥,难道你不想为独孤大哥报仇了吗?”老七急道。

    “这……”老五将目光望向其他的兄弟,见一个个低头不语,大叫道:“仇我一定要报,只是要我做这种勾当却万万不能。”说完大踏步走向了和尚:“和尚,老子还有四招,你接好了!”

    和尚暗道‘这人倒是一个热血的汉子’:“施主,来吧。不论结果如何,事情了后,和尚请你去喝酒。”

    老五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出来。第七招施展了出来。随即第八第九第十招一气呵成。老五十招使完,转身就走,忽又停了下来:“大师可是修真者?”

    “正是。”和尚微笑。

    “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啊。”老五连声叹息,渐渐远去可。比试毫无悬念,和尚赢了。其他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都随着老五跟了上去。开玩笑,自己这个世俗的武者居然和修真者斗了一把!汗!要知道世俗中一般以纯粹的武者为主,由于主要是修炼的肉体,所以难以突破真武境界,一窥天道的奥秘,所以真武境界的高手已经是世俗中无敌的存在。而修真者则注重内外兼修,并有一些奇异的功法作用,往往修炼速度很快。其实力也非一般的武者可以比拟的!

    “无耻!”一旁沉默半天的任我行终于爆发了。

    和尚依旧千古不变的微笑着:“师侄,数年不见,你这个妙手神偷怎么混成破落户了,哈哈哈哈。”

    “哼!无耻的毒手笑面佛,我再破落,也比你这个可止婴啼的秃驴要好很多吧。”

    “师侄,你一口一个无耻。师叔我倒是不明白自己无耻在哪里了?”

    “一个合体期的修真强者居然欺负人家战士初期的小家伙,不是无耻是什么?”任我行如泼皮一样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这个毒手佛心的师叔。毒手笑面佛,少林合体期高手之一,他虽然看上去大约六十左右的年纪,实则已经一百五十岁由余。在这个世界上,胆敢和这大和尚如此说话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偏偏和尚这个师侄任我行,这个少林俗家弟子就是其中一个。

    合体期,在这个世俗上就是绝对无敌的存在!今天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四阶战士强者那也是宝啊,居然一下冒出七八个,同时还有一个合体期的超级大boss!

    “如此说来,师叔我真是有那么一点,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为了你这臭小子,我毒手笑面佛又怎么会做这等事情?你要如何补偿师叔啊?”

    “你不就是想要回《天魔四大绝技》吗?”

    “还是师侄最懂得和尚的脾气。”

    “《天魔四大绝技》并非少林宝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功法,居然也值得你这少林四大神僧之一万里迢迢的前来寻找?”

    “如今妖族频繁活动,恐怕世间又要有大的动乱了!妖族魔族历来是同流合污,《天魔四大绝技》虽然只是普通功法,可一旦落入魔族手里,却也非我正派修真人士所愿。所以你当年偷盗了此功法时,和尚我也只是装做不知道此事。可是现在,我却是一定要收回这部功法了。”

    和尚话说的虽然平淡,任我行又怎么会听不出他的决心:“好,今天老子欠你一命,反正这部《天魔四大绝技》也不适合我修炼,就还给你好了,多大的事啊。”说者,从怀里拿出来了一本旧的发黄的破书丢给了老和尚:“你们少林,昆仑,娥眉不是一向称自己是修真界的泰山北斗吗?怎么会怕这些小妖小鬼的?可笑!”

    “你躲在这与世隔绝的大雪山脉,当然不知道中原发生的事情了。如今各魔道修真门派同样是人才辈出。和尚我虽然达到了合体初期,可是和一些修真门派隐世不出的老祖宗们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啊!”和尚感叹道:“千万年来,不知为何,凡界竟是无一人飞升!那些早已经达到神级修为的老家伙们谁知道是否依然活在人间。如果依然还活着的话,恐怕十个和尚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修真路漫漫,无边亦无涯!”

    “飞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神界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又何来飞升一说?你们这些修真之人,就只会用这虚无缥缈的东西愚弄世人。”任我行愤恨的说道。当年他就是被和尚的说辞弄昏了头脑,险些成了一个吃斋念佛的和尚。幸好他在关键时刻弄明白了真相,偷盗了《天魔四大绝技》后反下山去,愣是靠着少林学来的功法弄了个神偷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