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 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08-07-31

    “迂腐!”和尚微有怒色道:“你当年在佛祖门下不过七八年,又怎么会明白天道的奥妙?”

    “老倭瓜”独孤行云扯了下任我行的衣角道:“什么是天道啊?”

    “狗屁天道!不过是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吃屎的玩意。哼!和尚,我且问你,好歹你也活了一百多年的光景了,可曾见过你们所谓的上界神仙?可曾见过哪一个凡人得道飞升?”

    “这个……”和尚尴尬道:“和尚随无缘得见神迹,可佛祖始终在我心中。”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一切岂非空谈!若是拿不出点依据来,那我也可以称自己是佛祖老儿了。免得你们总是向着石像朝拜,只需每天孝敬老子就可以了。”

    和尚脸色铁青,少顷恢复少许后无奈道:“世人皆有灵性,人人皆可成佛。师侄说自己是佛祖,亦非不可。”

    “大和尚,你说人人皆可成佛,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我也可以成佛啊?”独孤行云此刻听闻两人的对话,充满了好奇。

    “当然。只要我们修炼到一定境界,必可以摆脱生死轮回之苦,白日飞升。之所以现世无人飞升,也只是因为境界不够,公德没有圆满罢了。”和尚一脸神圣之态。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啊!

    “哼!秃驴,你难道还要愚弄孩子不成?”任我行气愤至极:“《天魔四大绝技》我已经给了你,拿了就快滚吧!”

    “哎——,竖子如何方能开窍啊?”和尚感叹着,转身意欲离去。

    “大和尚!”

    “云儿!”任我行狠狠瞪了独孤行云一眼,吓的独孤行云将自己的话全咽了回去。

    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腾空而起如飞鸟一般直冲云霄,转眼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中,惊的两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任我行看着遥远的天际,精神有点迷惑:“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这段时间里,流村又增加了十几个村民,而独孤行云也将一个月前的事情逐渐淡忘了,此刻正和‘黄花菜’玩的不亦乐乎。黄花菜是谁?忘了介绍了。他就是那个‘青年大叔’黄安的妹妹黄晓蝶。独孤行云嫌人家的名字太娇气了,直接给人家来了一个充满霸气的名字——黄花菜。没办法,谁让这小丫头片子长的瘦瘦小小,又不爱说话呢。黄安听闻了以后,气的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立马要找独孤行云去算帐,结果却被自己的妹妹拦住了。黄晓蝶对他大哥说了一通话,让黄安郁闷的要死,黄花菜说:“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比黄晓蝶好听多了。我和云哥哥的事情你少管,这个世界上除大哥你以外就云哥哥待我最好了。他可是我看好的男人,你如果敢动他的话我就死给你看!”最后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这一个多月来,任我行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流村。其一,七残指的反噬可不是闹着玩的,需要静心修养;其二,他也不敢离开。如今双月十虎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必定不会轻易放过他,多年的恩怨,不是毒手笑面佛的一场比试就能化解的。一个多月过去了,十虎没有来找他的麻烦,可能是因为上次大战他们的内伤也比较严重,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同时也十分顾忌毒手笑面佛那恐怖的实力,有这老和尚罩着任我行,十虎又能如何?任我行猜想着种种可能,却不知道此时的十虎一直守在流村不远处,他们早已经达成了一致,绝不进入流村找任我行的麻烦。因为他们输给了老和尚,要遵守诺言,可是血海深仇又不能不报,所以择其中,给任我行留了一块安全地带,只要任我行不出流村,啥事没有。如果他哪一天到流村外面溜达的话,嘿嘿,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黑暗笼罩着大地,一切危险邪恶的东西都开始活跃了起来。记得曾经一位友人说过一句话‘黑暗的环境下办啥事都方便’,当时引起了我无限遐想!如今看来,此话颇有几分道理。

    黑影在不远处一闪而过,十虎中的老九惊讶道:“三哥,那是什么玩意?速度好快啊!”

    老三同样吃惊不已:“我也不确定,速度太快了,没看清楚。不过倒不像是人的样子。”

    “不会是鬼吧?”

    老三向老九身边靠了靠道:“瞎说。”随后两人不再言语,心中都是一阵发虚。

    “二哥他们怎么还没来?”良久,老九忍不住问道。

    “哎——,六弟武功全废了,七弟也废了一条胳膊,需要人照顾啊。他妈了个八子的任我行,打的我胸口这一掌现在还痛呢!让老子逮住了,非让他品尝一下临池的味道!”

    “是啊,我这几天也一直考虑着各种折磨人的法子,到时候,嘿嘿……”老九说者,阴阴的笑了两声。

    流村黄家——

    “云哥哥,逮住了,逮住了,你真是太厉害了!”一个小女孩望着网中不知名的动物兴奋的叫着。

    “那是。这家伙一连几夜跑到咱们村里来作怪,我就知道你家这只小羊会成为它的目标,果不其然,今天中了小爷的陷阱了吧。哈哈哈哈。”独孤行云为了逮这家伙,可是冒着几乎等于零的危险偷了任我行一张虎皮换了张结实的绳网:“这家伙个不小啊,够吃几顿的了。”

    “云哥哥,你看这东西长的好恶心啊,就像蚂蚁一样。”黄花菜走近两步看着网里一身墨绿色的不明生物说道。

    “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像啊。哈哈,真厉害,蚂蚁也能长这么大个!哎呀,不好,黄花菜,快过来,这家伙要把绳网咬断了,我们快去叫人!”独孤行云有点紧张,这超级大蚂蚁如果逃出来的话,他可不敢保证黄花菜的安全。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独孤行云顺手从旁抄起了一根棒子,将黄花菜护在了身后:“别怕,有我在呢。”黄花菜诧异的看着独孤行云的背影,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大蚂蚁(暂且这么叫吧)也不逃走,和独孤行云默默对峙着,两只眼睛闪着幽幽绿光,如鬼火一般格外诡异。独孤行云看着绿光萦绕的大蚂蚁,知道这家伙绝不是好惹的主!老倭瓜我打不过,老和尚我也打不过,但你这老蚂蚁我打的过吧。独孤行云这样想着,搂起袖子就要冲上去,典型的一个战斗狂人!

    “混小子,你找死啊!”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独孤行云身前,伸腿挡住了他,只是这一脚位置稍微低了些,可怜的独孤行云以一个百分百标准的狗啃屎姿势摔在了地上,吃了满嘴的沙土。那边的绿蚁兽歪着脑袋看着这两个奇怪的人类,不知道他们玩什么玄虚!

    “咳……”独孤行云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痰道:“老倭瓜,你怎么来了?刚才为什么拦着我,是不是诚心要害死我!”

    “你个臭小子,”任我行狠狠敲了一下独孤行云的脑门:“你是看这家伙好欺负还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居然连绿蚁兽你也敢惹?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欺凌弱小是我们的风格,遇事就躲是我们的传统,你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此时,黄安也早已经被惊动,从床上爬了起来。两兄妹听到任我行的理论,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也许任我行的话真的是真理吧,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