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08-07-31

    神秘而又强大无匹的沙龙幻兽肆虐的释放着自己顶级幻兽那如虹一般的气势,强大的力量竟是掀起了阵阵狂风,四周的沙石如千万把飞刀在空中呼啸来去,天地顷刻间变的昏黄一片!

    四虎将功力运转到了极至,抵挡着飞来的沙石。离沙龙兽最近的任我行更是将功力压缩成了一面蓝芒流转的气盾,为四虎挡下了不少的攻击,十年的恩怨已然化解,在任我行的心中,他依然将四人视为自己昔日的好兄弟!任我行打算等度过了眼前的劫难,就将独孤行云是独孤尚明之子这个秘密告诉四人,相信他们听了一定会特别高兴。

    可是,好人难做,好事难成!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沙龙兽,任我行竟是以气化盾,真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想的!要知道一个武者的气盾可不像修真者的法盾,只是一个单纯的道法,不会消耗太多的法力,气盾乃是以气化形,这样虽然可以增强防御力,其消耗内力的速度也是相当恐怖的!不消片刻,任我行便感觉到内力不继,气盾的光华亦是锐减,沙石撞在气盾上边,开始产生了丝丝波动。就在任我行力竭之时,一股柔和的内力从他的后背涌入,气盾得到了力量的补给,一时间蓝芒大盛,将任我行和五虎保护在了后面。任我行扭头看去,四双真挚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五人相视一笑,不用只言片语,却是胜过了千言万语!

    在沙龙兽强大的气势无差别攻击下,群兽的遭遇可比这几位人类的战士悲惨了许多!在顶级的幻兽面前,这群绝对屈服于强者的兽类竟然是没有一个敢运功抵抗,完全凭借着强悍的躯体承受着如刀一般的飞沙走石,结果弄的一个个血痕如网,狼狈不堪!也亏了它们都是妖兽中的强者,身体够强悍,否则换做一些低等的兽类,早就一命呜呼了!即使这样,群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沙龙兽气势的攻击下,大部分的兽类都失去了应有的战斗力,幻兽的恐怖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沙龙兽默默的注视着蓝色的气盾不知在想些什么,它收回自己的气势,悠然着发出了一声龙吟。群妖听到龙吟,如获大赦一般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抖去身上的沙尘,奔向四周逃命似的散去了。任我行等人也同时收回了内力,盯着沙龙兽急促的喘息着!直到此时,任我行和五虎才真正看清楚了沙龙兽的样子——体大如虎,肤如黄玉,爪似银刀,眼若星石,一看就知道它是只还尚未成年的沙龙兽。而且它的皮肤未免太光滑了一点,身体微显臃肿,再配合它那背后两个扇动的肉翼,简直就是一个超级的可爱宝宝!

    任我行不免感叹道:“真难想象,只是一只未成年的沙龙兽居然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人类之中能拥有如此力量的又有几人啊?”

    沙龙兽看着几个卑贱的人类,强大的气势疯狂的飙出!任我行和四虎不得已再次将凝结气盾,抵抗着沙龙兽愈来愈猛的攻击。他们只能一直被动的挨打,却是毫无办法,总不能让他们和一个顶级幻兽近身战斗吧,一个顶级的战士和四个初级的战士同一个与顶级战将将同级的幻兽搏斗,那还不是找死吗!就算他们真的够胆量一试,在沙龙兽全力释放出气势的情况下,他们能否靠近沙龙兽还是个未知之数。

    本来,在沙龙兽第一次释放出自己的气势时,几个卑贱的人类竟然敢反抗,它就认为这几个人是在故意挑衅自己的威严,为此令它大为恼火!现在六人再次抵抗,竟是激发出了沙龙兽的凶性。沙龙兽见只是单纯的释放气势似乎难以惩罚这几个卑微的生物,伴随着一声长啸,从嘴中吐出一个水蓝色的东西向着气盾撞了过去,赫然是它的兽核!

    常理而言,虽然内丹的威力是自己全力攻击的二倍,可是如非万不得已,决没有人愿意在战斗时放出自己的内丹(兽类为兽核)。因为内丹一但受损,轻则功力尽失,变为废人,重则性命不保。即使是内丹能成功收回,受损的身体也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能够放出内丹,那可是需要战将的实力,要到达了战将的级别,人类至少需要七八十年的修行,达到了此境界的人又有几个愿意以命相搏,大不了打不过就跑,战将实力的人诚心想跑,又有几个人能拦的住?

    虽然任我行等人没有能力损坏沙龙兽的兽核,可是沙龙兽也没有必要使自己的身体平白的虚弱几天吧?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几个简单的远程法术不就把他们搞定了吗?沙龙兽的做法还真是让人费解!

    任我行还以为沙龙兽嘴里发出来的只是简单的水球之类的攻击,甚是不以为意。可是沙龙兽的兽核蕴涵的威力何其强大,还未触到气盾之上,任我行已经感觉到了气盾上面传来的强烈波动,心知不妙,大喝一声:“快退!”,五人几乎同时向后退去。

    就在这电光火时之刻,一道红芒从沙砾之中疾射而出,迎着沙龙兽的兽核猛烈的撞了过去,竟然是独孤行云从任我行身上偷来的火晶石!这火晶石乃是天地间的火之精华,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灵性,原本它与独孤行运一同被埋在了地下去了。可是沙龙兽的兽核偏偏是至纯水元素能量,而这股强大水能量产生的波动自然是惊扰了火晶石,天地生五行,水火不相融,火晶石竟自行从沙砾之中冲了出来迎上了沙龙兽的兽核!

    一声势若惊雷的爆炸声响起,方圆数十丈内竟然被炸出了一个深达丈许的大坑,失去兽核的沙龙兽直接被炸成了碎片,这个结果恐怕是它做梦也想不到的!在沙砾之中被埋了许久的独孤行云也被从沙土中炸了出来,整个人已经没有半点样子——身上的肉被炸的所剩无几,多处白骨露了出来,腹部更是被掏空了一般,心脏也只剩下了一半,在胸腔内微微的颤动着,可以说独孤行云此时已和死人无异!五虎和任我行虽及时后退,可是还是被爆炸的余波冲击,一个个伤的不轻!

    任我行跌跌撞撞的爬到独孤行云身边,抱着尸体痛哭不已!四虎也爬了过来,瞧见了独孤行云的样子,都不忍再看。独孤行云的死令他们想到了刚刚死去的二号,悲凉的阴云笼罩着每一个人,众人都是默默不语。忽然间失去一个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亲人,也许只有哭泣才是最好的宣泄方式!(刘天王的歌唱的好,‘男人哭吧不是罪’,男人也需要有人陪伴,有人理解,有人支持。男人不是万能的神,也一样有权力伤悲!)。

    三号看任我行哭的厉害,忍不住劝慰道:“任大哥,我们知道你失去孙子不好受,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别再难过了。”其他三虎也忙不跌的劝慰着任我行:“是啊,任大哥,你就别再哭了,还是先将小兄弟好好安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