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各怀鬼胎

    更新时间:2008-07-31

    独孤行云缓缓睁开眼睛,“水,好渴,我要水,水……”

    “别乱动”,萧广山把水袋口送进独孤行云嘴里让他喝了两大口:“你这娃娃恢复的还真快,没想到才半个时辰就醒了!”

    “那是,我可是……”,独孤行云忽然记起了什么:“你的法术可真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啊?”

    “教你?!”萧广山脑袋转的飞快,‘这小娃娃肯定不是池中之物,将来必成大器,我若是收一个这样的徒弟的话,将来必能轰动修真界,哈哈’。萧广山假装惋惜的叹道:“哎呀……,小娃娃,这个可能有点难度。我们毕竟是有名的大门派,门规是不允许我们将功法传给外人的,如果你想学的话,除非……”

    “师傅在上,受徒儿三拜!”独孤行云脑袋转的也不慢,跪在地上就给萧广山磕了三个响头。他虽然不知道萧广山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但肯定比他强上太多了!有这么个师傅罩着,就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了!而且,还能从他这学上两个大绝招,反正是稳赚不赔!独孤行云一想起自己施展‘风神之怒’揍人的样子,心里就开始偷笑!

    “哈哈,好,好。乖徒弟,来,起来,哈哈……”萧广山那个得意啊,自己真是太有眼光了,收了这么个好徒弟!独孤行云见萧广山真的收下了自己,也是窃喜不已!两个人是各怀心思,就这样奠定了师徒的名分!

    “师傅,你说咱们是有名的大门派,不知咱们的这个门派叫什么名字,门主是谁,现在有多少门人了?”独孤行云好奇的问道。

    “咱们的门派叫……叫……就叫逍遥派,至于门主那就是你师傅我萧广山了,门人吗……有我,你,还有我那个外孙女!”萧广山一向单身走江湖,根本就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散修),为了收独孤行云才胡乱编造说了一番。独孤行云真的问起了,他竟然把人们送给他的外号‘野鹤逍遥’中逍遥二字当作了自己的门派来用,还恬不知耻的自封门主,晕!!

    独孤行云也不是傻子,一听萧广山如此说法,心里大呼‘上当’!还好,萧广山的实力够强,让独孤行云受伤的心灵多少还有所慰藉。独孤行云至此也总算是知道了自己这个师傅的名字是萧广山。

    “师傅,你那招风神之怒简直是帅呆了,你什么时候教教我啊?”独孤行云可不怎么太看中门派,关键是要有实力。只要实力够强,管你是什么七大门八大派的,照揍不误!

    “放心吧,你已经是我徒弟了,我早晚会把毕生所学倾囊教授给你。你现在空有一身内力,可惜根基未稳,以后不可贪功冒进,否则将来难有大成啊!”

    “那我该怎么办?”独孤行云可是个修真白痴,现在他怎么说也是个四阶高手了,对此却还是一无所知。

    “这个吗——”,萧广山沉思良久,如今修真以少林,昆仑,峨嵋为尊,神伐门的江怀仁那个混蛋虽然自立门派了,但毕竟曾经是昆仑的护法之一,昆仑,嘿嘿:“小子,你想不想学一身无敌的功法?”

    “当然!师傅肯教我?”

    “傻小子,师傅现在还教不了你。不过……”萧广山望向背后的大雪山脉:“翻过这大雪山脉,在那辽阔的中原,有一个叫昆仑的修真门派,那可是修真界的泰山北斗。你若能成为昆仑的弟子,凭你这身内力和身体条件,一定可以修有所成的!”

    “昆仑!”独孤行云看着萧广山问道:“师傅,为什么叫我去昆仑,难道你打算不教我啦?我好可怜啊!”

    “傻小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若想修成大道,必上昆仑!”萧广山随后拿出一块血玉交给了独孤行云:“你到中原后拿着这块血玉去乌江城找玄武派的大长老高凡,我和他是老朋友了,相信他一定会将你妥善安排的。”

    事已至此,独孤行云也只好接受。他望着茫茫大山,担忧的说道:“师傅,这山这么高,又终年积雪覆盖,恐怕我……”

    “你怎么说也有四阶的实力了,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翻雪山就当为师对你的考验吧,你要相信自己,勇者无敌!”

    “勇者无敌——”

    萧广山嘱咐道:“有几点你需记下。其一不准对任何人提及我是你师傅;其二,不到万不得以不可暴露你的修为;第三,不可随意相信他人,尤其是女人,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一定要躲的远远的!为师说的你可记下了?”

    “我记下了。师傅,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

    “这个你不必管,我来大学山脉会一位旧人,等事情办完以后自会回中原去。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心无旁杂,全心投入修行之中才行啊。”萧广山说道:“切记,一定要练好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不要总是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免得给你带来没必要的麻烦!”萧广山极不放心的叮嘱着独孤行云,毕竟他小小年纪就成为了战士,难免心浮气燥。如果独孤行云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的话,那还好说,在世俗中能欺负他的基本上都是些不屑与孩子一般见识的人物。当然到了修真者的世界里,就不一样了,十几岁踏入四阶领域的虽然不多,那也绝对不止独孤行云一人!

    “师傅,你看我连自己的力量都运用不好,你是不是给我一些护身之物啊!”独孤行云好不容易找了一棵大树,不摘两颗果子下来,如何对得起自己!

    萧广山忧郁了一下,心想‘自己怎么说也是他师傅了,徒弟如果真的被欺负了,自己的脸上也挂不住啊!我该给这小子点什么呢?有了,呵呵!就是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