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8战略转移

    更新时间:2008-07-31

    萧广山从破袖袍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出来了一本旧的发黄的破书丢给独孤行云:“你这小娃娃运气真好,这本《修神谱》为师就送给你了,你照着上边的功法好好修炼,将来成了神仙可别忘了你这个师傅啊!”

    独孤行云接过那本书,眼睛却是紧紧盯着萧广山的那旧的发亮的袍子。这小子自从被盘原那家伙洗筋易髓之后,变的比贼还精,他可不会傻的认为萧广山会把一部真正修神的功法轻易的送人。独孤行云的直觉告诉他萧广山的袍子里面肯定藏着好东西,你看他又是‘破石头’又是‘破书’的往外拿,谁知道里边还藏有什么好宝贝。

    “谢谢师傅!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不过师傅,你看我这身衣服,”独孤行云指着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道:“如果就这样出去见人的话,别人笑话我倒是没什么,就是太给你老丢来脸了!我怎么说也是你这个超级高手的徒弟了,你是不是也给我一件袍子啊?”独孤行云倒是想看一下萧广山的袍子里究竟藏着多少东西。

    萧广山认为独孤行云说的话挺合情合理的,也没有想太多:“不就是一件袍子吗,给。”萧广山伸手入怀,从自己的道袍里拽出来一件和自己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袍子递给了独孤行云。这本来是给自己准备的,可是某人太忙了,似乎连换衣服的时间也没有!如今徒弟问起来,他才想到自己还藏着一件袍子。

    独孤行云‘嘿嘿’傻笑着接过衣袍,心里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师傅,你这件袍子我看也不是太大啊,怎么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呢?”

    萧广山听独孤行云这样一问,才明白过来这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很不情愿的从袍子里拿出来一只淡蓝色的小袋子:“这叫作‘虚弥空间袋’,可以装一些随身物品,我的东西就全装在了这里边。”

    “就这小东西!真厉害!师傅,它能装下多少东西啊?”

    “空间袋的容量大小要看它的炼造者的修为,修为越是高深,炼造出来的空间袋的容量才会越大。至于我这个袋子的空间,也只有一座房子大小而已。”

    “一座房子大!那岂不是能装下很多人!”独孤行云的脑子里不知道又在想什么歪歪!

    “空间袋里面是一个封闭的虚空,人被装进去还不憋死!”对于这个新收的白痴徒弟,萧广山应付起来开始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哈哈,师傅你也给我一个这样的袋子吧,这样有人欺负我,我就把他装袋子里边去,看谁敢惹我!”绕了半天,独孤行云总算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啊——,你以为你想装谁就装谁啊!?这个空间袋装死物还可以,若是活物的话就会产生排斥,根本就没办法装进去。”萧广山今天总算见识到了狗熊是怎么死的:“再说了,你可是一个战士了,哪那么容易让人欺负?!你以后修为有成后别到处欺负人给我找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师傅,你就把这个空间袋送给我吧?”

    “不行!你自己要好好修炼《修神谱》,我得去找办自己的事情了。”萧广山说走就走,施展御剑术飘到了空中,一眨眼间就消失在独孤行云的视野了。

    “靠!真小气!”独孤行云朝萧广山消失的方向丢了个白眼,脱下了身上那件破衣服,换上了那件宽松的道袍。

    御剑飞行的萧广山抹了一大把汗,自己花费了多大的代价才请人帮忙炼制了这么一个空间袋,差一点就被独孤行云那小子给骗去了,还好自己跑的够快!至于他给独孤行云的那本《修神谱》,不过是他从以前路过一个古董店,看到这本书以后觉得还不错,就买了下来。其实这本书倒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本行功导气的心法而已,萧广山简单看了一下,就把它丢到了空间袋里,直到遇到了独孤行云这个不能掌控自己力量的怪胎以后,它才得以重见天日!

    独孤行云摆弄着手里的《修神谱》,书上面的字倒是都认识他,可这小子却是一个大字也不认识!还好,字的旁边都附着插图,独孤行云一幅幅的看下去,再将图串起来,书上的大概意思他还是能明白了。独孤行云将《修神谱》揣在怀里,抬头望着十万茫茫大山:“昆仑,我来了!”

    独孤行云一人向着大雪山爬去,开始了命运中新的征程。此时,流村也早已经发生了诸多变化——

    半年前,任我行一干人大闹沙龙禁区后和几位兄弟继续藏匿在流村勤练武艺,待他日时机成熟后,便杀上双月城找如今的城主风野子报仇。却不想仇还没报,黄毛妖王却先找到他们进行起了疯狂报复。幸好众人群策群力,一致对外,这才挡住了众妖怪的屡次攻击。可是,如此下去毕竟不是个办法,要想来个彻底解脱,要么将这些妖怪杀个干净,要么远离这些家伙。杀光这群妖怪,那绝对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众人可是对黄毛妖王的恐怖深有体会的,不被它杀光已经是万幸了,所以经众人商议后做了一个历史性的决定,战略大转移!其实说白了也就是跑路。往哪里跑?流村就像果酱一样被冢国和沙萼国夹在中间,背靠十万大山,面前是茫茫沙漠,沙漠尽头又是汪洋大海!最后经投票决定,翻过茫茫雪山,进军中原。从此,流村在历史长河中消失,沙漠地带,彻底沦陷为妖怪们的底盘。

    回望流村,两千多人感慨万千,此处不留爷,自有流爷处,处处不留爷,自创一条路。冢国,沙萼国,我们还会回来的。风野子,康老贼,你们洗好脖子等着,我们兄弟回来之日,便是你们授首之时!

    “丫头,别看了,走吧。”黄安拉了自己的妹妹一把。

    “大哥,我总有一种感觉,云哥哥还没有离开我们。”她依旧恋恋不舍的望着流村的方向,那里有她和云哥哥的点点滴滴。

    “哎,傻丫头。”黄安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这个越发消瘦的妹妹,心如针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