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4为爱而生

    更新时间:2008-07-31

    昆仑玉山,气势磅礴,紫雾红霞,高山悬河。更兼险峰绝壁,飞猿翔鹤,灵气充裕,俨然这就是一片神仙圣地的景致。

    自独孤行云八人进入古龙洞算起,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的时间。除了涟漪和独孤行云外,其他六位昆仑弟子已经从龙珠幻境中脱离了出来。虽然他们有的只闯了三关后就止步不前,但每个人脸上神采奕奕,想必收获自是不少。

    独孤行云在幻境中连闯火,水,土,风,雷五关,却在第六关被难住了。细说来,这第六关当真怪异至极,放眼望去尽是茫茫沙漠。可是,只要你有胆量迈出一步,火,水,土,风,雷各种能量攻击就会劈头盖脸的招呼过来,真可谓是举步为艰,九死一生!

    这小子思来想去也不明白这关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同时也不象前面一样有龙做阵眼,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阵眼!独孤行云眼睛放出一道亮光,透过风沙四下望去,发现左前方处隐约有一个黑点,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风起,漫天黄沙,遮天敝日。独孤行云刚迈出一步,就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的随风迈起了不怎么高雅的舞步。独孤行云一鼓作气在前方三十米处释放了三个土墙术,如箭一般疾步冲了出去。只是他还没有冲到墙下,一道接一道的天雷就劈了下来,顿时土墙分崩瓦解。独孤行云施展七步决杀,堪堪逼开了天雷的攻击,却又一不小心被大火球将皮肤灼伤了一片。

    沙漠本就不多的一些水分子在独孤行云的召唤下汇聚成了数百个水球,瞬间将火扑灭。只是,失去独孤行云精神力控制的水球并没有就此消失,反而迅速凝结成了一把把尖锐的冰刀,向着独孤行云飞了过来。这小子手决连连变幻,从天空降下一片雷光,冰刀在雷光下化成了水雾消散在了空气中。独孤行云趁此空隙,又向前窜出了十几米……

    累了,独孤行云就停下来坐在沙砾上休息,只要他不动,任何能量都不会主动攻击于他。等他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小子又突然从地上窜起来向前奔出几米,只是这个时候,雷电总是第一时间将独孤行云的发型做一下免费的离子烫,顺便问候一下他的神经末梢。四十多天以后,独孤行云终于看清了那小黑点是什么东西,一条盘在地上的超大号巨龙!独孤行云来到巨龙身前真有些自惭形愧了,人家一片美丽的鳞甲居然都比他要大上一号!

    “小子,不错,你居然活着来到了这里。”巨龙的块头虽大的惊人,声音却把握的恰倒好处,不至于让独孤行云听起来跟原子弹爆炸一般:“既然你来到这里,就已经通过了本龙的考试,现在可以过关了。”

    “那我应该怎样从这个幻境走出去?”独孤行云不解的问道。

    “到我嘴里来,这是通向下一关的入口。”

    独孤行云给自己加了一个风翔术,身体轻盈的如猿猴一般向巨龙的大脑袋攀爬了上去。独孤行云进入了巨龙的口中,一道光华闪过,在他面前出现了两颗硕大的龙牙,上面分别刻着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无道既为大道。

    下有小字一行——把简单的招数炼到及至,那就是绝招。绝招的要义信手拈来,无招胜有招。常有欲,以观其妙,常无欲,以观其道。两者同谓之玄……

    独孤行云看完小字,心中似有所悟。雪白的龙牙忽然消失,眼前只剩下了无际的黑暗。独孤行云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了第七关的幻境之中。玉虚告诉他,七龙珠所表,一龙一幻境,这千百年来鲜有人通过的最后一关不知道独孤行云能否通过?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阵婴儿的哭声。随即在独孤行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七岁大小的女孩,那女孩冲独孤行云青涩的笑了一下,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独孤行云疑惑道,难道这个小女孩就是本关的阵眼所在?想到此处,举步追了上去。跑了不知多久,他始终没有发现那小女孩的踪迹,正在失落的时候,从前方款款走来了一位绝色美女。独孤行云迷惑着望着那美女,这女子实在太漂亮了,以至于独孤行云看的有些痴了,不自觉的就尾随着美女渐渐远去了。那美女似乎感觉到了独孤行云的存在,扭头看去,将独孤行云吓了一跳。一张老太婆的脸在独孤行云面前快速的扭曲,美女的身体也迅速的缩水,整个人就这样化做了一具干尸。

    那具由美女变成的干尸冲着独孤行云‘妩媚’的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尖利的牙齿,随后毫无征兆的向地面倒了下去。灰尘四起,尸体化做点点飞灰与大地尘埃容为一体。一声婴儿的啼哭又在独孤行云耳边响了起来……

    相同的情节不断在独孤行云眼前上演着,一次,两次,三次。独孤行云的精神深受折磨,人生百年,又当如何?黑暗无边无际,独孤行云昏睡了不知不久以后醒了过来,眼前终于换了一副画面——

    先前美丽的女子正在坐在一座新坟前痛哭,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不断的扇着。

    独孤行云从她的身边走过,不小心碰了她一下。那女子嗔道:“你这人好生无礼,怎么撞了人不道歉就走?”

    独孤行云大惊,这女子居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并和他说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难道说声对不起就算完了吗?你要赔偿我。”

    独孤行云心下大喜,难道这个女子就是本关守护者:“那你想让我怎么赔偿你?”

    “这把扇子你拿着,冲我亡夫的坟头不断的扇,什么时候这个坟头上的新土变干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我能问一句,为何你要扇干这坟头呢?难道这是你对大哥表现思念的一种方式吗?”

    “那当然,我和他从小青梅竹马,互相爱慕。成亲以后更是相濡以沫,发誓同剩共死,恩爱白头。可是,他却得了绝症舍我而去了!呜……”

    独孤行云听了不禁对这对忠贞的夫妻心生敬佩,刚要说什么,那妇人又继续说道:“先夫临终前劝说我无论如何都要坚强的活下去,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为了先夫能够瞑目,我只能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呜……”

    “哎,理应如此。逝者已矣!”

    “先夫临终遗言,不希望我年纪青青的为他守寡,为了先夫我也只好遵命。谁知,他为了我着想,说只要他坟头上的土干了以后,我便可以另嫁他人了,我又怎么忍心呢,呜……”

    兄弟们,抱歉,这么久才来更新!最近一直忙活《色恸》,现在终于冲到新书第一名了,大家多多支持,一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