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6

海棠书屋备用
    重伤未死。

    我不要命,也不怕死。

    不以死亡和鲜血的磨练,真本事怎会出来。

    也交了几个狐朋狗友,在道上各有名号,听别人说的多是恭维,我应的勉勉强强,怎么会敌得过小爷我半分。

    近日到了鹤州一带,也是大好的江南风光。这里就有一个被我称作是狐朋狗友的——江湛。

    刚到了客栈,东西还没放稳,便被人敲响了房门。我开门一看,一人吊儿郎当的杵在门口,笑得有些过分开心。

    江湛。

    消息还怪灵通。

    我睥他一眼,低声道,“你小子来的还挺快。”

    他笑嘻嘻的挤进来,生怕我给关了门似的,手里抱着两大罐酒瓶子,“来,喝酒。”

    他百日里忙碌,夜晚雷打不动的跑来找我喝酒。一日我推辞了他,独自出了门。

    绕着城,抱着剑,走了一遭。

    最后在茶馆坐了下来,打算好好听一场戏。

    我坐在窗子边,角落里。

    当时我喝着酒,突然就见有人在我身旁拉开凳子就坐了下来。

    我瞥他一眼,心里暗暗惊讶,我似乎是笑了。

    “哟,十一。”

    他看着我,眼神似乎有些变化,有点疏远,有点复杂。我不清楚什么意思,也懒得想。

    “青楼还逛吗?”

    “大侠是不会逛青楼的。”

    “赌呢?”

    我咕嘟咕嘟的将碗里的茶水当作是酒水一样的一口闷下去,甘苦的凉意从嗓子眼窜了出来。

    放到桌上时,茶杯摇晃的幅度大了些,我盯着摇晃转圈的杯子不动,最终也还是稳稳的站住了,没摔烂,可桌上印却下了一圈深色的水印子。

    “大侠是不会做坏事的。”

    拍了拍他的肩,自顾的走了,未说什么矫情的话。

    一别,也不知再见何年。

    大侠是不会为这些琐事烦恼的。

    凉风渐起,从衣袖中窜入,起了一串鸡皮疙瘩,我抬头望了望天,万里无云。心想大概是要入秋了。

    回到客栈,缭乱的写了几个大字告诉江湛我已经走了。然后,结了帐,牵过马,没再过多停留一分。

    第8章 曹家

    这些年曹家基本上是我爹和我的几个姐妹在打理。

    十一负责商运,核心的是一处也没接触到。

    我叹息道,这么多年养条狗都该有感情了,这曹家的人啊,还是这样冷漠自私。

    我行走江湖,斩尽宵小,也戴得了个大侠的名声。

    说实在的。

    我似乎不是那么虚伪了。

    每次行侠仗义,胸腔中都有一股火焰在燃烧,仿佛天空也明亮了几分。

    人说我又变了。

    开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