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海棠书屋备用
    说到此,他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嗤笑,不屑一顾。

    还有痛苦。

    二十多年,就算是养条狗,也会对主人至死不渝了吧。

    事实上,很久之前我就隐约有过这种感觉了。

    十一,很不对劲。

    我听到这些后反常的没发疯,也没怒不可遏的想去与他拼命,我的反应有些异常的平静,没有他预料到的样子,他似乎有些不解。

    我望着他,慢慢的勾起嘴角,“哈……”

    我突然开始笑,笑得厉害,笑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也是疼的,不过手脚身子都被冷的发麻,几乎没了什么知觉,也算是能减轻一些疼痛了,除了心脏还是疼得厉害外。

    伤口处的鲜血流的更是厉害,嘴里亦是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来。

    好不凄惨。

    就像是要将前几年未曾有过的笑,全都还够了一样。

    整个大厅里就回荡着我的笑声,空旷而刺耳。

    笑得我都流泪了,视线渐渐模糊。

    真的是很好笑啊。

    “谢年安。”我轻轻的喊了他的名字。

    他猛地抬起头望着我。是的,他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也不可能知道他原本的名字的。

    我握着剑柄,用力的,生生将剑从胸口处拔出。

    嘶。

    真疼。

    眼前一阵发黑。

    心脏也疼。

    只不过这两处位置太近了。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疼的厉害些,反正已经疼到让我说不出话来了。

    原本已经出血少了很多的伤口,又开始大出血。

    我察觉到我活不了多久了。

    我看见他手指抽搐了一下,下意识弯了弯腰。

    想要扶我是吗?

    我又觉得很好笑了。

    我攥住他的衣襟,用力的凑近他的耳旁,说“谢年安,在祖楼的大堂,你将那笔画上的月牙扳开,那才是曹家的核心之地,你且去了,就会知道当年的真像。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曹家为何想要灭你谢家满门吗……你且去了,什么都会知道的。”

    声音渐渐的有些小,因为已是强弓末弩。

    我松开他。

    强撑着身子与精神,看着他。

    谢年安望着我,突然转身跃进了黑暗之中。

    下一瞬。

    我倒在地上。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哈哈……”从喉咙里溢出微弱的声音。

    你会后悔的。

    谢年安。

    你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