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海棠书屋备用
    泛黄的书页上,苍劲有力的黑色字体缓缓叙述出当年的故事……

    敬德十五年,腊月初十。

    凤妹托信求助,金鼎门递杀令,谢氏一族灭族之危,保谢家长子。

    于同门师妹,不忍弃置不顾,但曹家委实难以与金鼎门势力抗衡,犹豫再三……

    看到这里,谢年安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心中始终有个荒唐的念头,他又想起那一张张血书和信物,强行将那个可怕的猜想压下,继续看下去。

    腊月廿三。

    凤妹寄双鱼玉佩于此,此玉佩乃吾师亲手交于师妹与吾二人,望日后相互扶持。

    吾终下定决心,按师妹所说,保谢氏长子,若惹来曹家祸端,吾一人做事一人当,以死谢罪。

    腊月廿六。

    谢家之子,命相不凡,双鱼玉佩鱼鳞数十一……便取名为十一,录入族谱,与吾儿相扶长大,至于复仇之事,待到其有了子嗣之后,逐实禀告,以为谢家再续香火。

    ……

    嘴巴突然尝到了一股铁锈味,谢年安也说不清此时是什么感觉,就像是突然被一座大山压下,却是像海水那样,稠密而无孔不窜的将你包裹起来,就是有些过于闷了,呼吸不畅。

    这跟他了解到的事情的真相完全是天差地别。

    但毕竟这也只是曹家家主的一面之词,说不得什么,有谁会将自己的罪行写在家记上呢。更何况自己手里是有证据,他自己私底下也去查询检验了一番的证据。

    根据书上所说的,想要证明什么的话,也只有……双鱼玉佩,书信。

    谢年安胡乱的将地下室的盒子打翻,再一个个拆开。

    一道金色的光一闪而过。

    手愈发抖得厉害了。

    双鱼玉佩。

    合起来的一对,一只镶金,一只嵌银。

    金色那半他绝对不会认错,那是母亲的!

    谢年安缓缓蹲下,显得十分费力,他拾起玉佩下压着的书信,拆开。

    “师兄,看在你我师兄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情谊上,求你救救我儿,今日金鼎门递杀字令牌……”

    “师兄,双鱼玉佩可还作数!师兄,求求你了,我儿还小,求你救他一命,凤儿知道这非常的为难师兄,将曹家至于安危之中……但这是谢氏唯一的希望,求师兄看在几十年师兄妹的份上,救救我儿,凤儿来生做牛做马都甘愿了!”

    这是……母亲的字迹。

    字字诛心。

    嗡的一声,全身仿佛被雷击溃一样,脑海中一片空白,眼前发晕。

    不是这样的……不……不可能……不是……

    天呐……

    “啊——!!”痛苦的嘶吼,是认清真相后的后悔与惊心动魄的恨意。

    他救了他的人。

    不是害他全家的。

    曹家救了他。

    ……是曹家。

    他想起他亲手将剑刺入曹家家主心脏时,那人的表情,想要说什么却因为被割了喉而发不出声音,嗬嗬的响了几声,最终是死不瞑目。

    一剑葬命。

    他的再生父亲啊……!

    谢年安,你不配做人。

    “养……”父。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