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

海棠书屋备用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往鼻下探去,手指抖的厉害。

    没有呼吸。

    眼泪比痛苦来的更快,眼前一片模糊,怎么眨眼都看不清,紧接着就是疼,铺天盖地的愧疚将他吞噬。

    “曹桉,曹桉……”

    怎么会。

    “曹桉醒醒……”

    “不要……小桉……醒醒……”他将额头贴在曹桉的脸颊上,呼唤着曹桉。那苍白的死气沉沉脸颊,分明在记忆里的是少年蓬勃动人的生机,脸上沾染的红色鲜血,与苍白的肤色相映衬,更是无比刺眼。

    他的曹桉不应该是这样的。谢年安将那干涸的血迹轻轻擦去,记忆中那个始终明亮的耀眼的人再次鲜活起来。

    他的曹桉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是那高高在上的曹家少主,应该无忧无虑轰轰烈烈的过完一生。

    他的曹桉不应该一夜之间长大……更不应该变成现在这样!

    都是他害的。

    明明他谢年安没有受伤的,就已经这般疼痛难忍了。可自己都这么疼了,更何况他的曹桉的胸口还通了个洞,丹田也被废了,那该如何疼啊!

    谢年安后知后觉的伸手堵住那可怖的伤口。

    来不及了。

    一切都迟了。

    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

    他亲手杀了曹桉。

    “小桉。”声音沙哑。

    “我不是……”

    大滴大滴的泪从脸颊滑落,他死死的抱住曹桉,如将死之兽般呜咽着。心脏处疼得吓人,就想把它挖走了,也好能让自己轻松些。

    他哽咽的快断了气,疼的直抽气。

    “小桉醒醒。”谢年安轻轻的摸上曹桉冰凉的脸颊,将眼泪擦去,好看得清曹桉,“我的罪这么多,下了阴曹地府也赎不完。我们说好了,等你醒了,我保证不动,你刺我个千八百剑,发泄一下……慢慢的找我报仇。”

    空旷的大厅,只剩着他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无人能够给予应答,他却依然自顾自的说着,好像这样说着,曹桉是可以醒过来一样。

    正说着,突然从曹桉的衣领掉了个什么东西出来,是个坠子,还挂在脖子上。

    谢年安的视线刚刚触及,就不知怎么的,一股腥甜涌上,眼睛像是不会转了的死死盯着那根项链。

    莹白的四方体中间镶嵌了一颗红色的豆子。

    这个东西……猩红的血液从嘴角溢出,有点快要走火入魔的倾向。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知不知。

    被链子穿起的玲珑骰子,静静的躺在曹桉的胸口。

    这是……他送的。

    很多年前他送给曹桉的。

    那个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的曹桉一直都是那么耀眼,点亮了他的生命。于是鬼迷心窍,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他送了玲珑骰子给曹桉,当时的曹桉还很嫌弃,说丑死了。

    项链已经被人长时间的佩戴而磨的失去了光泽,还断过,又被人结了个疙瘩,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链子现在就更丑了。

    可谢年安却像是对待多么珍贵的宝贝似的,将它放在手心,疼到极致的颤抖,苦涩的泪水再一次流淌过心底。

    他的曹桉一直戴着这根项链。

    “曹桉。”谢年安又低低的喊了一声,本就快要压抑不住的后悔瞬间冲破那层薄膜,将他淹没。

    实在是他没有力气了,四肢百骸都在经历着最痛苦的折磨,从心脏这里开始的疼痛,宛如针钻,又像是被捏碎,一块一块的,连着他整个人都坏掉了。

    他原本以为只是他一个人的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