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海棠书屋备用
    谢年安跪着朝老人的方向挪了几步。

    老人只留下个背影给他,“山竹,走吧。”

    山竹是那少年的名字,山竹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也被这悲哀绝望的氛围感染了,心头有些沉重。

    他咬咬牙追上了老人,不再去看谢年安那双易碎的充满了希翼的眼眸。

    “不……”谢年安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想要追过去,就听曹桉咳了一声。

    他又慌忙去看曹桉的情况。

    再回首时,那两人已经走的不见了影,还关了门,熄了灯。

    他苦笑一声,把脸贴在曹桉的脸颊上,咽下苦涩,“小桉,对不起,对不起。”

    他是武者,对伤病一事也知道个七八分,哪能看不出曹桉已经没救了,只不过是抱有一丝幻想,一丝妄想。

    只如今,这份希望已经支离破碎,连同他这个人也破碎了。

    从医馆的小院望朝天边,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山,连西边天空残留的光明也快消失了。

    天空乌蒙蒙的,寒风刮过,不仅是刺骨的寒冷,还带来刺耳的呼啸声。快什么都看不见了,路两旁的树也被冰雪天气给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好似生机全无。

    他抱着曹桉来到附近的破庙,就着破庙里的柴火,弄了个火堆出来,徒劳的想着给曹桉温暖一下身躯。

    怀里的人迷迷糊糊的又睁开了眼睛,大约是回光返照了,这次清醒了些。

    曹桉跟他对视。谢年安想,他们已经许久没见过面了,再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时,竟是如此这般,天翻地覆。

    他低下头,薄唇亲亲的碰了下曹桉的发顶。他知道,最后了,已经是最后了。

    曹桉挣扎,似乎是接受不了他的触碰,发现徒劳,又看见那玲珑骰子挂在胸前,心中大约是知道谢年安看见了,就用力的把项链摘下,然后扔掉。

    他自以为用了很大的力气,但他所有的力气已经用在了把链子扯下来。扔的不远,还是玲珑骰子滚了几下造成的。就在谢年安脚边,伸手就够的到。

    他感觉到抱着他的人又僵硬了几分,然后将额头靠在他肩上几秒,像是疗伤似的。

    谢年安伸手去捡那骰子,却感觉到,在他刚碰到玲珑骰子的那一刻,曹桉的手滑了下来,垂落掉地上。

    脑子像是炸了,被恐惧淹没。在真正失去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这般滋味,远比想象来的更加痛苦。

    “曹桉!”

    其实曹桉还有点意识,因为人死之际,还能够残留几秒的意识。

    他朦胧间望见一向冷静稳重的谢年安惊恐的抱住他,惊慌失措的喊他的名字,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的模样……曹桉费力的勾了勾嘴角,想要冷笑一声。

    然而实际上他却什么也没有表达出来,他自以为的冷笑,只是化作了两行清泪,从眼角滑下。

    谢年安,关于爱你,大约是一种罪过,罪过的我难以再活下去。现在也好……尘归尘,土归土。

    彻底的投入了黑暗的怀抱。

    那滚烫的泪水打在谢年安手背上,烫到了灵魂深处,都打上了名为悔恨的烙印,生生世世,不死不休。

    何为哀痛,莫过如此。

    哀莫大过于心死,在那一刻,谢年安的心是随着曹桉去了,在那一刻,他在这个天地间已经失去了所有活着的意义。

    “曹……桉……”

    谢年安后知后觉的贴近那已经冰冷的人的脸,又把他望怀里带了带。

    他将那人从头到尾细细的看了一遍,迟到的想要看看这些年曹桉过的怎么样。

    却以外的发现曹桉的头发是用一根朴素无比的木钗子盘起来的。

    他的……也是他送的。

    谢年安伸手摸了摸那根木钗子,麻木到失去知觉,用尽毕生温柔,轻轻说道:“你戴着这根簪子真好看。”

    只可惜那人听不见了,不然的话肯定又要炸。他心想。

    他把曹桉抱起,顶着风雪,望外走,

    “我们回家。”

    在那一瞬间,那双分明好看的眸子,失去了所有光彩,彻底的变得麻木而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