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心有所属

海棠书屋备用
    【《香爱》昨天签约,有很多话想说。

    感谢第一个看到小墨改签约状态的是启二少爷,他说因为他叫香水,所以要先去看《邂逅调香师》。

    调香师是香爱前传呢,计划圈粉。

    第一个打赏盟主的夜猫ku11,可惜你没有抢到一血……下次努力~

    第二个盟主浩瀚星空中的光年,是小墨上本书的阅读端版主,江湖人送外号是猴子。

    然后是阅读的第一个盟主呆滞二萌,又萌又二又呆滞,一个用生命在撩妹的萌妹子。

    第三盟,淫帝家族的淫帝姐夫,这是淫帝他爹和淫帝他娘的女婿啊有没有?

    可惜的是,淫帝他爹并没有女儿,这要怎么办才好呢?

    姐姐都木有,姐夫是哪里来的呢?

    感谢月初花开、乘风2o15又是建楼又是打赏舵主。

    感谢小墨最爱的版主风随草起、和管理狂风闪电、钢管舞男。

    感谢子与沫、半梦半醒半明白、中国著名黑盟九年,幸叶、优雅的影子、威士忌11o、书友2o17o71734614989、晕车、panni、书友2o18o21o15281479o、逍遥守护幸福、黑手链呀、寒风中的风、8538fg、裔親芳晢(你的名字这么诡异,你知道要打多久吗?)、流点泪·才会长大、太上开天玉清元始灵宝道尊、烟花一瞬66666、大侠也要跪、淫帝~y

    名单是今天凌晨整理的,早上还有很多新的打赏,因为码字不能一一细数,谢谢大家】

    ~~~~~

    悲催而又幸运的是,因为自家爸爸和妈妈的颜值过高,使得醋谭小朋友从小就眼高于顶。

    自己都丑没边了,却硬生生地愣是没有把任何一个男同学的颜值装进自己5.2视力的眼里。

    醋谭刚刚上初中的时候,还经常会和醋先生还有谭女士感怀人生的诸多无奈:

    “男同学太丑,根本就无心念书,要不是还有个闺蜜在,不如直接退学,来个一了百了。”

    初中伊始,醋谭和李丽蜜到底谁是校花这个问题,是很多吃瓜同学争执不下的。

    有单纯看颜值的人,就会站在醋谭这边。

    有觉得校花就应该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就会站在李丽蜜这边。

    同学们爱争争,在醋谭心里,校花,那就得是李丽蜜那样的。

    醋谭不苟言笑了一整个初一,却莫名其妙地收获了一众好人缘。

    不知道是单纯地因为颜值,还是因为她为人太冷,冷得连句话都不和同学说。

    阴错阳差地就成了学校里最具神秘感的女同学。

    吃瓜同学满心好奇,各个都想要找机会近距离接触一下全校最具神秘气质的“冷面校花”。

    醋谭越是不笑,同学们见到她和她打招呼的时候,笑容就越是灿烂。

    习惯了小学的时候,同学们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状态,忽然这么大的转变,让醋谭一时都没有办法适应。

    还好这样的不适并没有持续多久。

    一个月之后,醋谭以前龅牙长残的一系列照片相继流出。

    同学们也慢慢意识到,醋谭的不苟言笑,不是因为神秘莫测,而是出于遮丑的需要。

    在这之后,醋谭连续几次大小考试的成绩都勇创新低。

    在学习至上的重点初中,在这么夸张的成绩对比之下,依然坚持认为醋谭是校花的人,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少了。

    醋谭小学的同班同学,进了双十的,就只有醋谭和李丽蜜。

    但实小多的是其他班的同学是进了双十中学的。

    醋谭小学那会儿,就算是不说话,长相也不敢让人恭维。

    因为已经牙齿过度的横冲直撞到牙床都直接变形了。

    在双十中学,手握醋谭是“无敌龅牙妹”证据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一打。

    对于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的校花头衔,也就是一笑了之。

    现在的醋谭呢,只是习惯了不笑,并没有真的要遮掩什么。

    李丽蜜长这么好看都没有嫌她醋谭长得丑,这些人,长得还没有李丽蜜一半好看,凭什么对她以前的长相指指点点呢?

    实在是有够无聊,够让人无语的。

    最为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学校,一个能够入得了醋谭眼的帅哥都找不出来,就算是要“女为悦己者容”也得先出现悦己者才说得过去啊。

    这也给了醋谭一个,不需要因为自己的牙齿还没有彻底整好,就觉得人生都没有了希望的理由。

    初一初二,同学们在觉得醋谭很好看和很不好这看这两种相对比较极端的状态里面切换。

    醋谭依然是我行我素,依然只有也只愿意有一个朋友。

    一切如常地到了初三。

    开学一个半月之后,醋谭平静无波的生活,忽然就坐上了海盗船,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都快要中考了,班上缺来了一个转学生。

    而且还是超帅的那一种。

    简单地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没错,这七个字本来是应该用来形容女孩子的。

    但也没有人规定男生是不能长成这样的,对不对?

    新同学的座位被安排在了窗边。

    斜阳照进教室,照在了这位新来的同学的脸上。

    长长的睫毛,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微光。

    就算只是眨一下眼睛,也会让人有一种挪不开眼睛的感觉。

    立体的五官,仿佛只有出现在米开朗基罗的雕刻刀下才能让人觉得合理。

    一个一个单独看好看,组合在一起看也好看的五官,是上天的恩赐。

    琥珀色的眼眸,在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面,清澈地像是九寨沟的水。

    上课的铃声还没有敲响,老师还没有走进教室,新来的同学也还没有被介绍。

    但醋谭的心,却早就已经没有办法淡定了。

    醋谭肆无忌惮地看着坐在窗边的新同学,目光灼灼,一秒都没有办法落下。

    醋谭以前不懂什么叫喜欢,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生叫好看,可就在初中三年级的第二个月,在见到新同学的这一秒,瞬间就醍醐灌顶了。

    原来,情窦初开和心有所属,是可以在一瞬间同时发生的。

    并不需要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

    醋谭拍了拍坐在自己前面的位子上,两耳不闻“窗内”事,一心只做练习题的李丽蜜。

    “蜜蜜,我喜欢今天新来的这位同学,我明年要追他。他肯定和我是一类人,我觉得我的初中生活要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醋谭说话的时候,就差两眼直接冒出耀眼的精光了。

    ==========

    遇见你的第一秒,学会了一个成语,它叫情窦初开。

    遇见你的第二秒,明白了一个道理,那是心有所属。

    ——《香爱》飘荡墨尔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