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惯常招数

海棠书屋备用
    “啊噗,厉害了!”坐在尤孟想后面的男生任意在听到醋谭的话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双十中学初中部又不是住校的,问人借沐浴露是什么梗?

    醋谭恶狠狠地瞪了莫名其妙加入到自己和尤孟想谈话里面来的男同学,脸上“写了”四个大字:关你p事?

    醋谭的表情过于严肃,搞得那些想要开玩笑的同学,都直接收起了继续打趣的心思。

    醋谭平时话少,和她关系好,能随便开她玩笑的人就只有李丽蜜。

    尤孟想对醋谭刚刚的话也是感到有些意外。

    醋谭要借的东西,倒是新鲜。

    不是应该问同学借半块橡皮什么的才对吗?

    “尤孟想同学,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其实只是想要知道你为什么转学的。

    可我过来了之后,发现你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

    是那种闻了一下就没有办法忘记的闻到。

    你应该没有用香水,所以你身上的味道就肯定和你平时用的沐浴露有关了。

    还有就是,你身上的这种味道我以前从来都没有闻到过。

    这就表示肯定也不是市面上特别容易买到的那种沐浴露。

    过鼻不忘,自己又没有办法购买,就只能找你借了。

    我要是借不到的话,今天就可能会一直想这个味道,想得夜不能寐。”醋谭表达诉求的调调,总是那么地赤裸裸。

    追尤孟想的女生多了去了,尤孟想见识过的招数也早就已经不计其数了。

    但像醋谭这样,一上来就要借沐浴露这种算得上是非常私人的东西的,还真的是没有见到过。

    “不好意思,我只有一瓶沐浴露,而且也是放在家里的浴室,可能不太方便借给你。”尤孟想饶有兴致地看了醋谭一眼之后,还是直接给拒绝了。

    醋谭借的东西再怎么有创意,但找他借东西这样的“惯常招数”,已经被使用过太多次了,尤孟想根本就不为所动。

    “在你家里也没事啊,我可以去你家拿的。”醋谭这一边,却仿佛压根就没有听出来,人家话里面无比明显的拒绝的意思。

    “还是不太方便,因为沐浴露我自己也是每天都要用的。”尤孟想继续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没关系,我可以去你家等你,到时候你洗完澡,用完了,你再借给我,我明天早上再带到学校来还给你,一定不会影响你的使用体验的。”在醋谭这里,放弃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从来都还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醋谭做这么勇往直前的事情的时候,一点挑场合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连刻意压低声音避开同学的做法都不存在。

    坐在尤孟想附近的同学,全都被醋谭这惊世骇俗的举动给打败了。

    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居然还可以有这样的操作?

    “我家住得离学校比较远,来来回回确实是不是太方便。”尤孟想已经连续说了三个“不太方便”了,而且态度一次比一次坚决。

    “真的没关系的,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让我爸的司机过来学校门口等着,到时候让他送我去。

    多远我都可以去,多晚我都能够等。

    你就算是回去要泡澡都没有问题。

    我就是想要借个沐浴露,肯定不会影响你的使用。”醋谭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尽头一上来,那肯定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可是,我早上起来也是要洗澡的。”尤孟想觉得很无语,什么叫“真的没关系”,找他借东西,有关系没关系,怎么也应该是他说了算的吧?

    “早上起来也要洗澡的啊,好习惯,怪不得这么好闻呢~嗯……离题了离题了。

    早上要用也不是事儿~

    我去拿的时候,司机就知道你家在哪里了。

    等我用完了,我在让司机给你送回去。

    我只用一点点,不会有借无还的,你放心。”醋谭让人家不要担心的话说得自然地不能再自然了。

    能把这么不要脸的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自己还完全都不觉得有问题,绝对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过人的本领。

    尤孟想忽然有点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了。

    以前追她的女生,多多少少总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矜持,就算不矜持,至少也还是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的。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生怎么会姓醋呢?

    明明应该姓油盐,油盐不进的油盐才对。

    借沐浴露的这场战役,最后获胜的人肯定是“永不言弃”的醋谭。

    人不要脸,天不诛地不灭。

    醋谭“先下手为强”的操作是神级的。

    问人借半瓶沐浴露和问人借半块橡皮最大的区别在于,借橡皮,你最多趁机碰一下人家的手指头,但借沐浴露这么“私密”的事情一做出来,可就是“意义深远”了。

    一天之内,醋谭就集齐了“美男出浴图”,外加收归了美男之母。

    醋谭去尤孟想家借沐浴露的时候,尤孟想的妈咪就已经在家里了。

    第一次去到男同学的家里,见到男同学的妈妈,就算不假设这个人有可能是未来婆婆,多多少少也都该装点淑女什么的。

    可醋谭偏不。

    毫无征兆地来了一个“纯自来熟”。

    醋谭一边催尤孟想赶紧去洗澡,一边拉着尤孟想的妈妈,开始家长里短。

    醋谭的动作一气呵成,可谓天衣无缝。

    “孟阿姨,您好,我是尤孟想新学校的同学,我叫醋谭,我的名字,您一听肯定就不会忘记了,醋谭的谭不是坛子的那个坛,谭也是姓,我妈妈姓谭。”这是醋谭如行云流水般的自我介绍。

    “孟阿姨,我和您说,我今天一看尤孟想同学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就猜您是姓孟的。

    我的名字和尤孟想同学的名字如出一辙。

    不过,尤孟想同学比我幸运多了,爸爸姓尤,妈妈姓孟。

    尤孟想,有梦想,怎么念怎么好听。

    哪像我,好好的女孩子叫醋谭。”这是醋谭拉近和自己心仪男生母亲关系的第一步。

    “孟阿姨,尤孟想用的沐浴露一定是您帮他买的吧?阿姨您真会挑东西。我还从来没有买到过这么好闻的沐浴露呢~”女人都喜欢被赞美,投其所好总是没有错。

    “孟阿姨,您沐浴露是在哪里买的?要是是在网上的话,我们加个淘宝、qq或者微信好友。

    我回头让我妈妈也去买一箱,沐浴露要是天天来借肯定不好意思。”

    为了防止出现必须要搞定的男神忽然消失的情况,必须要迅速找到同盟军的联络方式。(作者君:你确定你知道不好意思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啊?孟阿姨,沐浴露是您自己拿精油调的啊?

    怪不得这么好闻这么适合尤孟想呢·

    感觉完全就是专属定制的嘛,阿姨,您是做日化的?

    还是就只是兴趣爱好而已啊?

    孟阿姨我好想跟您拜师学艺呢~”投其所好的最高境界,是爱屋及乌。

    就这样,尤孟想洗完澡出来,最多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见到的就已经是自己的妈妈和新学校的某位姓氏很奇怪的女孩子聊得火热的情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