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搞搞清楚

海棠书屋备用
    醋谭走的时候,尤孟想的妈妈还不知道新款的袋子里面,装了一个她这么多年求而不得的“古董”。

    她当时要是知道,搞不好会激动地叫出声来。

    那样的话,可能就会在儿子的同学面前失态了。

    但就算是失态,她也一定要搞搞清楚,醋谭的森林之晨是哪里来的?

    该不会是偷偷拿了妈妈的珍藏吧?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孟雅琼不知道的。

    那就是醋谭今天急匆匆地走掉了的真实原因。

    龟速了一路,醋谭都没有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的办法解决。

    这个问题是,醋谭一想起尤孟想就心跳外加速想要扑过去。

    如果是在学校或者在外面,这扑也就扑了,像醋谭这么肆意的性格,干点出格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这是要去尤孟想的家里,醋谭实际上是非常没有志气地又一次落荒而逃了。

    万一,一个不小心,见到尤孟想。

    万一,一个不小心,把持不住自己,当着人家妈妈的面,一下就扑人家身上去了,那后果简直是不要太酸爽。

    这样给人家妈妈留下的第一印象,如果还不能被称之为惊悚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什么真正惊悚的事情了。

    逃跑的举动,对于从小都被教育要“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醋谭来说,绝对是一件超级丢脸的事情。

    丢就丢吧,自己郁闷就忍着吧,总也比在尤孟想同学的妈妈面前丢脸要好吧?

    至于她们家想想嘛,醋谭肯定是不可能知难而退的。

    好歹也是一个班上的同学了,醋谭还不信尤孟想不来上学了。

    等到了学校,还怕没机会见面?

    等见到了面,还怕没机会勾搭?

    醋谭回家的路,是如释重负外加开心到飞起的。

    唱着小红帽,穿着小红衣,一路小跑,还时不时地旋转跳跃转个圈。

    醋谭离开是的速度比来的时候不知道快进了多少倍。

    这也是为什么尤孟想往窗外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之前的那个红色的身影了。

    醋谭急着回家找“钢”。

    人是铁饭是钢,哪个“后妈”说一顿两顿不吃没有什么所谓的?

    从尤孟想家逃离之后,因为来时路上的纠结一去无踪。

    一身轻松的醋谭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胃里空空。

    …………………………

    看到妈妈拿着一个香薰蜡烛当宝贝,尤孟想出了无语之外,心里还有一些失落。

    这种失落感究竟是从何而来,尤孟想自己也说不上来。

    是因为自己给妈妈送礼物的时候,从来没见妈妈这么开心,还是因为刚刚那个还没有见一面就消失无踪的红色身影。

    醋谭回到家,铁定会有一个等着八卦的妈。

    “怎么样?战况如何?”妈妈见到女儿的第一句不是问没吃晚饭肚子饿不饿。

    开门见山地发问,唯一关心的就是刚刚醋谭去尤孟想家的情况。

    明明是亲妈,怎么净干后妈爱干的事情?

    帅哥都没有见到就直接落荒而逃这样的事情,要是被从小就给醋谭灌输“泡仔鸡汤”的谭女士知道了,是肯定少不了被数落没有出息的。

    这样的怂,醋谭是绝对不能当着自己妈妈的面认下的。

    “没有战况啊,连战场都没有上,我就只是见了孟阿姨,随便聊了几句,就回来了。”醋谭倒是实话实说,只是没有强调落荒而逃的事实。

    “这就对了,搞定未来婆婆是最重要的。

    你长得帅的男同学,今天确实没有什么好见的。

    都是一个班上的,不需要急于一时。

    那你和你准~婆~婆~聊了什么?

    你觉得你同学的妈妈对你的印象怎么样?”美美哒妈咪和醋谭说话,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关切的语气。

    “不知道呢,孟阿姨看起来很和善,我送的礼物她好像也蛮喜欢的。孟阿姨还给我留了电话号码,说我沐浴露要是用完了的话就随时再找她。”醋谭也是第一次“见家长”,人家到底对她什么看法,她心里也没有非常确切的答案。

    “你同学的妈妈给你电话号码啦?家里的还是手机的?”谭女士看起来有点兴奋。

    “两个号码,家里的和手机都给我了。”醋谭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字条。

    刚刚从家里出去的时候,走的太急,醋谭连手机都没有带。

    “你同学家里电话几号?你把号码拿过来给我。”妈妈一脸兴奋地对着醋谭做了一个招手过来的动作。

    “给你干嘛?”醋谭可没有对自己的妈妈奉行招手即来的原则。

    “当然是给你同学的妈妈打电话表示感谢,顺便给你助攻啊。”见女儿不向自己靠拢,谭士萍就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麻溜地往女儿的方向走过去了。

    “你要怎么助攻?”醋谭把纸条藏到自己的身后。

    “那不是你该管的,你只要把电话号码给我,然后在旁边听着就好了。”妈妈伸手就把纸条从醋谭的背后拿了过去。

    “你就不能等我吃完饭再打电话吗?”醋谭满心的忧虑,老妈就这么把电话号码给拿走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你吃你的饭,我打我的电话,又没让你说话,能有什么影响?”醋谭的妈妈拿了纸条就转身去拿家里的电话。

    “我怕你把我卖了我还要帮你数钱,您老不靠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醋谭对自己的妈妈总归还是没有办法放心的。

    “啰嗦什么?你说谁老呢?瞧你那没有出息的样子,我还能吃了你未来的婆婆不成?”谭士萍对醋谭称呼自己“您老”超级有意见。

    可“未来婆婆”这四个字,谭女士缺说得要多顺口有多顺口。

    “喂,你好,请问是尤孟想的妈妈吗?我是醋谭的妈妈,谭士萍。”

    谭女士拿到号码之后,电话是说打就打的,一点都不带停顿的。

    “对,醋谭妈妈你好,我是孟雅琼。”尤孟想的妈妈接到电话,倒也没有觉得有多的的意外。

    “今天我们家醋谭冒冒失失跑去你家问你讨东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帮她和你说声不好意思。”谭士萍的开场白,并不特别。

    可是醋谭才刚回去,她妈妈就打电话来说不好意思,是什么意思呢?

    是不是和醋谭今天送的礼物有关系?

    能住到云顶庄园里面的家庭的女主人,各个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至少在为人处事和待人接物上,都是会处理地很周到的。

    当然了,八号别墅的主人谭女士除外。

    “孟想有带同学到家里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麻烦。就是醋谭同学今天过来是不是把你珍藏的ind1e限量版给拿错了。”喜欢归喜欢,但是“女子”不夺人所好,何况是有钱也买不到的限量版。

    醋谭这才刚刚回家,她妈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按理说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而“拿错”礼物的可能性又是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