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专心念书

海棠书屋备用
    到了尤孟想家的餐厅。

    “小醋啊,你妈妈有没有说,你们家打算什么时候办派对啊?”孟雅琼好像对派对的事情特别上心。

    “孟阿姨,您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的。

    要不是我妈妈交代我,说第一次到您家里蹭饭,要稍微矜持一点,不要一下把阿姨给吃怕了,我肯定还能再吃下三大碗饭。

    好奇怪,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糖醋排骨。孟阿姨,您是有什么秘方吗?”醋谭这会儿关注的重点在吃上面。

    越是家常的菜,越能看得出功力。

    “就随手做一做,能有什么秘方,不过糖醋排骨的糖吧,一定要用冰糖才会好吃。喜欢你就多吃一点。”孟雅琼看着醋谭吃东西的样子,倒是觉得蛮有成就感的。

    “呃……,不能再多吃了,一整盘都快被我一个人给吃掉了。

    我就想着吃了,您刚刚问的派对的事情,我妈妈说了,等放寒假的时候。

    我成绩不好,我妈让我现在不要想这些,好好向尤孟想同学学习,先专心念书。

    等到2月2号,我16岁生日的时候,家里给我办一个成人礼,到时候再邀请您过去。”醋谭说的并不是她妈妈的原话。

    因为原话现在说出来有点惊悚。

    谭女士的原话是:“最近没有空办派对,先把你安插到你男同学家里,你直接把人给扑倒了,把关系给确立了,再把人带回自己家里来是最好的。”

    这样的话,醋谭是没有可能当着孟雅琼的面给专属一遍的。

    “成人礼啊,对对,女孩子的成人礼是最重要的,是要花一些时间准备。”孟雅琼不知道现在醋谭心里面想的是早上谭女士的“谆谆教诲”,所以还觉得谭女士的想法挺好的。

    第一次办派对,肯定是要隆重一点才好。

    “嗯,孟阿姨,我妈妈还说了,她办派对什么的一点经验都没有,等她忙完这阵子,就找您好好取取经。”醋谭现在喊孟阿姨,已经喊得非常顺口,一次比一次喊得甜。

    “好啊,好啊,随时欢迎。你今天作业做完了没有,要不要孟阿姨帮你看一看。”尤孟想的妈妈也很快适应了自己督促醋谭同学的新角色。

    “妈,我觉得还是没有这个必要了。你以前也就是英语老师,我的这位女同学,期中考试,总分一百多分,英语就考了一百多烦。大概不是很需要你的辅导。”尤孟想一句话,直接揭了自己妈妈和醋谭两个人的老底。

    “你说总分多少?”孟雅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那个,孟,孟阿姨。

    我爸爸和我妈妈,我很小的时候就和我说。

    我以后不一定要在国内念书的,我只要学好英语就可以了,其他的他们都不会管。

    其他的课,我,我是没有认真考,我要认真考试的话,我成绩不会这么差的。”醋谭只好红着脸给自己解释了一番。

    一百多分的期中考总成绩确实是太多离谱了。

    尤孟想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了。

    “这样啊,那成绩还是很重要的。你以后就算是要出国,也是要看成绩的。而且,你现在既然在念书,就应该要好好念书。”孟雅琼毕竟是做过老师的,不太可能认同醋谭家里放任自流的教育理念。

    “嗯,孟阿姨,尤孟想同学转学过来之后,我看到他的成绩,我才觉得自己以前的做法特别不对。看到尤孟想同学的成绩之后,我就已经有在认真念书了。我一定会向尤孟想同学好好学习,期末考肯定不可能考成这样的。”醋谭火速承认自己的错误。

    “未来婆婆”以前是老师,这可以非常重要的信息啊,学习这件事情,那是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那好,那你除了英语,其他科目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尤孟想吧。”老师并不会讨厌成绩差的学生,相比之下,那些学习态度不好的人,才是最让老师头疼的。

    醋谭今天的态度,简直不要太好。

    昨天晚上,醋谭就罗列谭女士一通电话的成果丰富。

    可是她罗列的再多,还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一条。

    到尤孟想的房间,和尤孟想一起念书。

    哇噻噻!哦啦啦!

    这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有木有?

    要不要把尤孟想扑倒?要不要把尤孟想扑倒?要不要把尤孟想扑倒?

    重要的事情想三遍。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要啊!

    可是,怎么办,有贼心没贼胆啊~

    这要是扑一下就被彻底给赶出去了,那肯定是得不偿失啊。

    来日方长、细水长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啊,有木有?

    尤孟想的房间,目测面积超过两百六十平方,比很多人的一整个家都要大。

    22号别墅的整个三层都是尤孟想的房间。

    房间里面有书房,有衣帽间,还有模型区。

    浴室什么的,因为没有设计在明处,醋谭没有办法一眼就“尽收眼底”。

    尤孟想的房间很整洁,加分。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女孩子送的东西或者留下的痕迹,加分。

    换了家居服之后的尤孟想绅士里面又透出温暖的气息,加分。

    本来,光凭一张米开朗基罗雕刻刀下的俊美五官,尤孟想在醋谭这里就已经是满分了,这一项一项的分再加上去,简直就是在挑战醋谭的忍耐力啊。

    把一个男生扑倒的具体步骤应该是什么?

    醋谭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搜索了一遍,硬是没有搜索到任何有效的信息。

    谭女士什么都教,连婆媳关系这种事情,都给过醋谭很多注解,怎么这么关键的扑倒步骤信息,却从来都没有给过呢?

    “你还不快点拿出来?”尤孟想在醋谭心猿意马地时候,首先开了口。

    “拿什么?你可不要胡说。你刚刚去衣帽间换衣服的时候,我可没有想要偷看,更没有偷拍。”虽然醋谭不是没有想过,但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毕竟,就算学习再差,那也是受过教育的。

    “你不是说要给你辅导功课吗,你不把作业拿出来我要怎么辅导?你总不会晚上想要直接赖在我家吧?”尤孟想因为醋谭刚刚的话有点想笑,偏偏这又不是适合笑的时候和场合,就硬生生地给忍下了。

    没有偷拍?他什么时候怀疑过自己被人偷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