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四章 自愧不如

海棠书屋备用
    “呃……你是说作业啊~今天有什么作业。我长这么大,好像从来都没有怎么做过学校作业。我平时上学,连笔都不怎么带的。”醋谭说得理直气壮。

    尤孟想抬头看了醋谭一眼。

    他刚刚并没有听错,他面前的这个人,身为学生,确实是在因为自己没有做过作业这样的事情,而感到有些骄傲和自豪,从表情到语气,都是如此。

    “如果,你没有作业要做的话,其实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尤孟想的逐客令,那是说下就下。

    “有,有,有,从今天开始,做作业就是我人生排名第一的爱好了,我连香薰蜡烛都可以不要了,什么都阻挡不了我做作业的决心。”醋谭说这句话的时候,尤孟想的妈妈刚好敲门进来送水果。

    “小醋同学啊,你昨天拿给我的那个ind1e香烛啊。

    新款的我留下,那个r(森林之晨)限量版,你等下走的时候,带回去吧。

    那个礼物太贵重了。

    要是有的买,我就找你买了。

    现在这是早都已经绝版了,想买也没有地方买。

    你妈妈说你有全套,那你唯独缺了最重要的第一个限量版,肯定是不行的。”孟雅琼听到醋谭说香薰蜡烛,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办。

    “不用不用”,醋谭说话间就从孟雅琼手上接过水果盘。

    醋谭把盘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之后,就挽起孟雅琼的胳膊,那亲昵程度,简直连尤孟想看了都觉得自愧不如。

    “哪有送人礼物还收回去的道理啊?

    孟阿姨,您放心,我那里还是超级齐全的。

    森林之晨是ind1e推出的第一个香薰蜡烛。

    现在因为时间久了买不到了,比后来的限量版还贵了,所以大家都说森林之晨是限量版。

    但刚出的那个时候,只是为了试水,所以才没有做很大的量。

    一开始也根本就没有那么难抢的。

    而且,我也不是买的,我是从我表姐那里拿的。

    我一共有三个森林之晨,有一个我打开用了,现在还剩一点,另外两个是没有拆封过的。

    送给孟阿姨一个,我自己还有一个。

    我的收藏依然是很完整的。

    孟阿姨好像很了解ind1e 呢,孟阿姨也有在收藏ind1e香烛吗?

    你还有没有哪个是缺的?

    我那里一应俱全,是不是限量版的都有。

    我有一整个房间的ind1e香烛,下次您去我家,我带您去参观。”醋谭见孟雅琼进来,就把尤孟想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不抛不行啊。

    不抛就会想要扑倒啊。

    真要扑倒的话又不知道要怎么扑啊。

    就算知道了,也不能当着人家妈妈的面扑啊。

    扑倒的事情必须先抛开,先把和“未来婆婆”的共同爱好培养起来,才是王道。

    于是乎,这一天,刚刚才把做作业当成是“人生排名第一的爱好”的醋谭,仍然是没有做成作业,连笔都没有动过。

    醋谭说要戴孟雅琼去参观她家里的香薰蜡烛收藏,那醋谭人都在她家里了,孟雅琼没有道理不带着醋坛去参观一下她的精油房的。

    这一参观,就参观地无休无止。

    一直到晚上十点半,还没有想要出来的意思。

    醋谭家里的香薰蜡烛很多,可那都不是她自己调制的。

    这种在精油房里面,亲自动手寻找自己喜欢的味道的事情,醋谭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刚开始,醋谭有点小小的兴奋,但醋谭的那点兴奋和孟雅琼后来的“狂喜”比起来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孟雅琼始终因为自己拿走了儿子同学的心头好而有些过意不去。

    孟雅琼开口问醋谭,她表姐的ind1e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是表姐的东西,随随便便拿来送人也不太好。

    这不问不要紧,一问,就根本停不下来。

    孟雅琼从醋谭嘴里听说,醋谭的表姐就是她最喜欢的ind1e香烛的创始成员和首席调香师之后,就兴奋地和个孩子似的。

    孟雅琼没有想到,ind1e的首席调香师居然那么年轻,只比醋谭大了六岁。

    这么算起来的话,“森林之晨”这款奠定了ind1e香烛在香薰蜡烛领域不可撼动地位的蜡烛,仅仅是醋谭表姐在十三四岁左右的作品,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天赋。

    孟雅琼觉得这有可能是家族遗传,连带着看醋谭的眼神,都开始带着小小的崇拜。

    醋谭很想收下这个眼神,以提升自己在尤孟想妈妈心目中的形象。

    可惜她不能。

    从来都只会说实话的醋谭,遗憾地表示,自己既没有表姐的学习天赋,也没有表姐的调香天赋。

    如果非要说天赋的话,有一双擅于发现一(极)切(品)美(帅)好(哥)的眼睛,不知道能不能算。

    醋谭的回答让孟雅琼有些小小的失望。

    但总体来说,还是瑕不掩瑜的。

    醋谭要真的是一个她都要“仰望”的调香师的话,那反倒不知道要怎么相处了。

    孟雅琼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个向来低调,在欧美的调香界,只见作品,不见其人,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曝光过任何背景资料的ind1e首席调香师,居然是一个中国人。

    连华人都不算,而是地地道道的连国籍都没有换过的中国人,一个年轻的女孩。

    孟雅琼向来矜持,可这会儿却激动地拉着醋谭的手,问她表姐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引荐一下,实在不行的话要个签名也行。

    总之呢,最开始,是醋谭想要找孟雅琼学习怎么调制精油的,最后就变成了,孟雅琼找醋谭各种八卦醋谭表姐以及表姐调香的小故事。

    八卦到直接忘记了时间。

    如果不是尤孟想特地跑了一趟,他以前退避三舍的精油房,和孟雅琼说现在晚上十点半了,他准备要睡觉了。

    精油房里面两个兴奋过度的女生,都还不会意识到自己聊天聊到忘记了时间。

    孟雅琼依依不舍地送醋谭到门口,醋谭一步三回头的往自己家里走。

    此情此景,让尤孟想不禁怀疑,是不是醋谭才是妈妈亲生的小孩?

    尤孟想的心情,有些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复杂。

    他怎么会同意让醋谭去自己的房间里面做作业呢?

    关键是,他都已经同意了,醋谭却压根没有想要和他待在一起做作业的意思。

    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跟着他妈妈出去了。

    出去就算了,一直到走,连句再见也没有。

    尤孟想想不明白,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什么也不要想,直接上床睡觉。

    ==========

    【醋谭的表姐左再,是小墨第一本书《邂逅调香师》的女主。

    表姐是一个性格温暖的超级学霸,和醋谭完全相反。

    左再误打误撞,因为一根“猫屎蜡烛”开始了自己的调香之路。

    如果新书《香爱》太瘦不够看的话,欢迎入表姐左再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