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一章 无语程度

海棠书屋备用
    事无巨细,都安排地妥妥当当的。

    当然了,这些细节,并不是醋谭本人安排的,本地的公关团队,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和水平。

    这是专门从北京找的,最好的名媛派对团队。

    醋谭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性子,绝对是遗传自醋文胜和谭士萍的。

    醋谭的爸爸和妈妈,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邀请函和造型机构是醋文胜的手笔,模特和永生花盒是谭士萍的手笔。

    总之呢,女儿只有一个,十六岁只有一次。

    醋文胜和谭士萍有空没空,干什么事情都爱攀比和较劲行为,直接延伸到了给醋谭准备成人礼这件具体的事情上。

    这一天,醋谭到了学校之后,就被班上的同学里三层外三层地给围住了。

    同学们都有好多的问题要问醋谭,好多的疑惑等着醋谭去解答。

    “醋谭,拿了邀请函,到时候就能直接进去是吧?我们怕到时候被档在门口,这大冬天的,肯定瑟瑟发抖。我们没有见过世面,有什么要注意的细节,你可要耐心地提点哦。”说话的安瑾然是班上一个特别活泼的女生。

    有点泼辣,又有点男孩子气,说话喜欢直来直往顺便调侃。

    “不会不会,我爸爸说,我班上的女同学都是大美女,男同学都是大帅哥。

    怕大家来回路上不安全,会安排车接送。

    回头大家把地址告诉我,我记一下,然后一个一个去接。

    真的是不好意思,过个生日给大家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要说世面这种东西,不要说你没有见过,我也没见过。

    我长这么大,我家都没有办过派对,我的菜鸟程度和大家是一样的。

    会不会变成灾难现场还很不好说,到时候你多多包涵。”醋谭略微有些担忧,她说的都是大实话。

    “家里地址吗?可是我不会化妆,我肯定得先去造型机构,让造型师给我往整容的方向整一整,才好意思去你家参加成人礼啊。”安瑾然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

    “哈哈,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安同学这么谦虚的。

    我们安大美女你可千万不能去整容。

    要知道,你可是,清一分则素,浓一分则黛;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你完完全全就是“恰到好处”这四个字的代名词。”醋谭很是喜欢安瑾然这直接的性子,夸起人来一点也不“嘴软”。

    “真的啊?原来我才是当仁不让的校花啊?你们看看,还是醋谭同学有眼光。你说那些低年级的小学弟们选校花的时候,眼睛怎么也不睁大一点?我长这么好看,居然没上排行榜,你说气人不气人?”安瑾然是那种只需要一厘米的阳光,就可以反射出万丈光芒的人。

    “嗯,双十中学的小学弟和小学妹们在选校花校草的时候,全都双手合十了。”醋谭跟着附和。

    “双手合十是什么梗?”安瑾然还有“不耻下问”的好习惯。

    “呃,双手合十捂住了眼睛,所以就只能盲选了,他们呢,要多瞎有多瞎。”醋谭张口就来,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个梗在里面。

    “9494,666”安瑾然说了一串数字,最后还用手摆出了666的手势。

    醋谭还是第一次,和除了李丽蜜之外的女同学说这么多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把”到了尤孟想,上一句女同学前面的“女”字都可以去掉。

    在同学的眼里,醋谭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话超级少的,超级不爱与人沟通的,冷若冰霜的“冰美人”。

    最近是忽然有点画风突变。

    返校日,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日子。

    至少对于次次考试都垫底的醋谭来说,是绝对没有可能和好日子这三个字,划上等号的。

    次次倒数第一,再怎么样不在乎成绩,但总也是没有面子的事情。

    以前的返校日呢,醋谭基本都是直接缺席的。

    不用醋谭自己说,谭女士或者醋先生就会直接帮醋谭请假。

    成绩太差,没有必要知道,作业太多,也没有不要做。

    最早的时候呢,班主任还会找找醋谭的家长,后来知道家长的态度之后呢,也就只能放任自流了。

    但这一个返校日,醋谭早早地就来到了班上。

    她确实蛮想知道自己努力了一阵子的成果的。

    老师公布成绩,醋谭不再是倒数第一,但是倒数第十一,也一样不是一个太好的名次。

    和尤孟想那种学神,还有李丽蜜那种学霸比起来,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够看的。

    “诶呀,一下进步了十名啊,你忽然这么努力,还让不让戴以乐活了?”李丽蜜见醋谭终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就开始调侃醋谭。

    戴以乐是醋谭班上的千年老二,倒数的。

    和醋谭相比,戴以乐在学习上要用功的多,但戴以乐的智商和学习犯冲,是怎么学也学不进去的那一种人。

    戴以乐学习不好,但是人缘很好,因为他是班上最搞笑的同学,属于那种特别开得起玩笑,整天拿自己做反面教材的人。

    戴以乐在班级里的名言是,还好依然是倒数第二,我要是考倒是第一,我就一口吃了考卷把自己噎死。

    “我以为,我们两个之间,是已经达成共识的。

    我做倒数第二,不抢你第一的风头,你做倒数第一,不让我变成碎纸机。

    你这忽然一下子排名上升了那么多,你怎么也不事和我先打一个招呼?”戴以乐有事没事就喜欢找醋谭说话。

    醋谭以前从来不理他,但戴以乐一点所谓都没有。

    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每次看李丽蜜地眼神都和看别人的不一样。

    “我打个招呼,你就能考好一点?”醋谭现在基本是有同学和自己说话,就一定会回几句。

    具体能容是褒是贬,就要看找她说话的人是谁了。

    像戴以乐这种明显是想要对她的闺蜜下手,但是有贼心没贼胆的,态度就没有必要太好了。

    “当然了,你打了招呼,我就抱紧你的大腿不放,紧随其后、抱团群暖,再怎么也搞个倒数第十。和你相亲相爱的在一起。”戴以乐说的一脸的殷切。

    “能和我相亲相爱的人,就只有我们家想想,我的大腿如果要给谁抱,那也必须是我们家想想。”醋谭从表情到眼神,再到身体语言,都写着大大的“嫌弃”二字。

    “任意,任意,你去买验孕棒了吗,帮我也买一个,我觉得的妊娠反应至少要持续到下学期结束了。”戴以乐从来都是以自黑为人生的一大乐趣。

    “吐一个学期,怎么不直接把你吐死呢,我说我们家想想,能让你少块肉还是怎么了?”醋谭一点都不避讳在秀恩爱的同时打击戴以乐。

    李丽蜜和醋谭说过好多字,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戴以乐这样的,油嘴滑舌不说成绩还特别差。

    “肉,当然是少了啊,我无肉不欢,一吐就都是肉。你在班上这么肉麻,我少了的可不止一块两块。我要告诉老师去!”戴以乐有一个咋咋呼呼的性子。

    “你要和老师说什么?”醋谭笑着问。

    “当然是说你早恋,带坏同学啦~”戴以乐一边说话,一边往醋谭打不到的方向躲了躲。

    “过完年,我就十六岁了,要是在香港,都能结婚了,还早什么恋啊?

    老师刚刚还找我去办公室了,说尤孟想同学一来,我的学习成绩都突飞猛进了。

    老师还让我多向尤孟想同学学习呢~

    早恋在我这儿呢,都是被同学带好。

    带坏什么的,不存在的。”醋谭大概是最不怕被找老师和家长的初中生。

    “人家说要娶你了吗?你就上赶着要嫁?”戴以乐也没有认怂的架势。

    “那至少,人家是我们家想想,你敢喊你们家蜜蜜吗?”醋谭想要“怼”人的时候,绝对是有办法“不死不休”的。

    戴以乐喜欢李丽蜜,一样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可是喜欢李丽蜜的人多了去了,戴以乐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唯一勉强能够算得上的,就应该算是永远倒数第二的成绩,永远和李丽蜜最好的朋友在倒是一二名的位置抱团取暖。

    现在,连这样的“过人之处”也没有了,戴以乐说不郁闷是不可能的。

    说到李丽蜜,戴以乐就秒怂了。

    醋谭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尤孟想表白,公开勾搭调戏尤孟想,向火山喷发一样地表达自己对尤孟想的颜值的“垂涎三尺”。

    这样的事情,借戴以乐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虽然大家都知道戴以乐喜欢李丽蜜,但是他要是敢在公开场合当着李丽蜜的面说一个字,那就肯定能让李丽蜜再也不和他说一句话。

    校花李丽蜜,追求者众,只要不公开表白,都相安无事,如果哪天想不开,来个“昭告天下”,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李丽蜜可是说了,不希望有任何人,来影响自己的学习。

    在戴以乐之前,别的班上就已经阵亡了好几个,自己班上也有一个。

    …………………………

    【今天更新一个三千字的大章。

    更新结束了。

    一周的加更,也随之结束了。

    感谢小伙伴们的打赏和推荐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