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六章 闹哪一出

海棠书屋备用
    醋谭“六神无主”地转身回到家里,才开始懊恼自己当时的“不反抗”。

    【美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下嘴】给【帅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发了一条消息:你跑这么快干嘛,你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我可是受害者。

    【帅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受害?刚刚的用户体验很糟糕吗?

    【美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下嘴】:用户体验?我还交互设计呢~刚刚这个不算,你给我把初吻好好留着,等姐过几个月去收割。

    【帅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姐是谁?

    【美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下嘴】:姐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现在和姐姐我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岁的懵懂少年。

    【帅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不要以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就不会生气。

    【美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下嘴】:那你多气一会儿哦尤~小~弟~,气完了记得早点睡觉,明天我生日,我还有话和你说,你可千万不要顶个黑眼圈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必须要时刻牢记一个事实,你是这世间最娇艳的一朵牡丹花。

    【帅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犯罪】:你呀,智商不够还是睡眠来凑吧,你的生日是今天,而不是明天。如果是明天,我相信,你是不敢说我是一朵牡丹花的。

    【美的让人看一眼就想要下嘴】:我好好的过生日怎么会没有智商呢?你几个意思?你倒是说说看呀~

    好好的一个初吻,就有办法被醋谭改造成了“成人”和“非成人”之间的讨论。

    醋谭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和尤孟想朝夕相处地甚是和睦,和睦到胆儿都肥了。

    什么叫初吻,那必须是一个缠绵悱恻、天旋地转的法式热吻啊。

    又不是蜻蜓,随便点个水,也能叫吻啊?

    少见多怪,没见过世面了不是?

    醋谭仗着自己生日,说了很多平日里她见到尤孟想就直接被帅“花痴”了之后,压根就没有胆子说出口的话。

    两个人时不时地劝多方早点睡觉,一直劝道了凌晨一点多,醋谭才终于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睡着了。

    …………………………

    睡醒之后,已是日晒三竿。

    按开窗帘,冬日的暖阳,直接晒到了醋谭床上,让人特别想要再赖一会儿床。

    醋谭拍了一张睡眼惺忪的自拍照,并配文发了一条说说顺便也转到朋友圈:躺在床上、晒着太阳,想着你

    醋谭在写文“你”之后,放了很长的空白和回车键,要点击查看全文才能看到最后面的几个字“们都给我准备礼物了吗?”

    任意第一个回复:这个断句我给满分。

    安瑾然第二个:家徒四壁,买不起礼物,求不要去到现场之后被保安提溜出门。

    戴以乐紧随其后:你这样公然要礼物合适吗?被尤孟想看到怎么办?

    醋谭首先回复了任意:谢谢夸奖,下次我争取考试也考满分。

    然后就是回复安瑾然:放心吧,肯定不会的,你的美可以战胜一切,你的笑容可以让保安失节。

    醋谭接着又回复了戴以乐:我们家想想,零点就送礼物上门了。这样的心意,非你等单身狗族,靠想象就能体会那万分之一。

    任意很快又艾特了醋谭:醋大小姐,提醒你你收敛一点,不要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醋谭不甘示弱地回击任意:我开心,我乐意,你想怎么滴~

    …………………………

    回完了朋友圈,醋谭终于还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自己的床。

    今天可是她的大日子呢。

    云顶庄园的六号别墅和八号别墅会同时举行两个晚宴。

    醋文胜和谭士萍都是宇宙一等一的大忙人。

    过往是根本没有时间办派对,这次“避无可避”要给醋谭办成人礼,就干脆一条龙,一次性搞定。

    妈妈家八号别墅晚宴的主要功能,是醋谭招待同学的成人礼,爸爸家主要是招待“街坊邻里”。

    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两个晚宴都是给醋谭准备的。

    因为邀请“街坊邻里”的邀请函,也一样是写了醋谭的十六岁成人礼的。

    稍微进行一些区分,主要也是怕“长辈”太多在场的话,醋谭的同学会玩得不够尽兴。

    总之呢,今天爸爸家的晚宴和妈妈家的晚宴,醋谭都是当仁不让的唯一主角。

    一个宴会分成两个不同的场所,听起来有点奇奇怪怪的。

    再有呢,醋谭就一个人,再怎么能折腾也肯定是会分身乏术的。

    这样的细节,都请了两个专业的公关团队了,怎么也不好好思考和分析一下?

    一点都不像是国内超一流的公关公司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

    按照常理来说,一个成人礼,分成两个“会场”,确实是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

    可是呢,醋谭的家,什么时候是能够按照常理来解释过的?

    因为醋文胜是从事游戏开发的。

    所以云顶庄园的六号别墅是最有科技感的移动别墅。

    六号别墅里面,除了之前醋谭带尤孟想看4d影片的那个放映厅,还有各种全息投影,就连一楼客厅的墙面,也都是用频幕当成了“墙面砖”。

    经过两个顶级公关团队的共同努力,六号和八号别墅宴会区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卫生间这种关系到来宾隐私的地方之外,都可以时时切换到六号别墅的屏幕墙上。

    摄像头的实时追踪并算不得是什么高精尖的科技,如果醋文胜的时时坠重系统就和普通的监控似的,那根本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但醋文胜今天为醋谭准备的这一套设备,连声音都是实时采集的。

    不是大型运动会那种直播,靠各种摄像机接近关键的地方,也不是像电视剧的实时采集现场声那种必须有人拿着话筒驻守在演员的头顶上。

    醋文胜是极客,不仅热爱新科技,还参与新科技的创造。

    今天的这场晚宴,只要醋谭愿意,她在晚宴上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被记录下来。

    现场“导播”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好玩的细节,醋谭走到哪里,在说什么样的话,只要导播随手一切,来到晚宴的人,都能在八号别墅好几面八米宽六米高的屏幕墙上看到。

    当然了,醋谭和同学们玩,不想让大人们参合的时候,爸爸家里的屏幕墙也可以瞬间变成水族馆,立体而逼真的效果就和真的装了巨大的鱼缸一样。

    醋谭的成人礼,必须是最完美的社交场合初次亮相。

    醋谭慢悠悠地起床,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地吃完早饭,她的造型团队,就相继到位了。

    服装师、服装助理,化妆师、化妆助理,发型师、发型助理。

    醋谭有点蒙圈,貌似只听说过隔壁谁家的女儿出嫁,有过这么大的阵仗吧?

    她就是过个生日,有必要和结婚似的从中午之前就开始化妆了吗?

    成人礼那可是在晚上。

    这是连午饭都没有准备要给她吃的意思?

    她又不丑,又不需要整容,这是要闹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