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九十九章 嗅觉错乱

海棠书屋备用
    “zuoz什么时候都能去啊。你第一次说要带我出去度假,不是应该去点不一样的地方吗?”醋谭一边闻一边问。

    醋谭问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现在的这个每一寸皮肤都要闻一遍的架势,除了像缉毒犬之外,还特别像是在调戏美男。

    “那你想去哪儿?”尤孟想歪着头出现在了醋谭的面前,离得很近,放大的俊脸,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尤孟想的动作,再度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帅尤尤只是做了很小的一个动作,小醋醋却直接被撩得心猿意马了。

    “我不想想。”醋谭说出来的话是四个字,还有四个字是没有说出来的——我只想亲。

    刚刚还觉得自己大晚上主动调戏美男的行为是不对的。

    这会儿就发现,自从她把自己的名字从小醋醋改成了小色色之后,就不是换双拖鞋就能搞定的。

    小色色一旦上线,就会一直保持上线的状态。

    只不过,醋谭最近越来越搞不懂尤孟想的心思。

    整天撩她,又什么也不干。

    “正人君子”到醋谭都快要不认识了。

    和回厦门参加醋先生和谭女士的成人礼之前的那个帅尤尤相比,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两周之前,忍得内分泌失调的尤孟想,因为担心被撩完之后的生不如死,都会尽量避免和醋谭做特别有爱的互动。

    现在倒是好了,尤孟想也不避讳了,天天反过来撩醋谭。

    动不动就要亲不亲的,还美其名曰:“让你近距离地感受一下,能不能闻到我身上的味道。”

    只负责上车,不负责下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醋谭现在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可这是醋谭的专利啊,尤孟想盗用的时候,也没有缴纳过专利费啊。

    醋谭觉得尤孟想是故意的。

    上个礼拜,醋谭生理期,尤孟想不愿意上车,也还说的过去。

    现在都过去两个礼拜了,居然还是一模一样的行为模式。

    这简直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我们就先去圣莫里茨,到了之后再慢慢想。可以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尤孟想趁着醋谭心猿意马的时候,给出了一个提议。

    “好吧,我听你的。”醋谭也不知道尤孟想说的是什么,这个时候,反正尤孟想说什么,醋谭都会说好。

    一点都不经撩,这一点,是醋谭对自己的最新认识。

    尤孟想对于不负责下车,这件事情的“报复心理”极强,是醋谭对自己男朋友最新的认识。

    “既然你也觉得好,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尤孟想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醋谭百爪挠心。

    帅尤尤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么不负责任?

    想到这儿,醋谭就只剩下一声叹息。

    尤孟想在圣莫里茨养伤的时候,还不是她自己,时不时地就撩人家一下。

    上了车之后又把人给晾在一边不管,最多也就是买几个杯子扔给人家。

    认真算起来,尤孟想这也算得上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但是,但可是,尤孟想怎么就变的这么经撩了呢?

    “等一下,明天去哪儿?”醋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

    “去圣莫里茨度假啊。”尤孟想很听话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你就这么走了?”小醋醋说话,从来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加了两个星期的班,我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带你去度假,你也早点睡觉吧。”尤孟想还是直接走了。

    什?么?情?况?

    小色色好生郁闷,食人花好生饥饿。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花儿都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了,食人花胃口再好也只能用然并卵这三个字来概括了。

    …………………………

    醋谭在郁闷中睡去,却在幸福中醒来。

    叫醒醋谭的不是梦想,而是孟想做的早餐。

    尤孟想把早餐摆在了醋谭的床头,然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一个可以移动的边柜。

    调转一个方向,就变长了类似于床上书桌的样子,直接把早餐摆到了醋谭的面前,就像之前在圣莫里茨,醋谭照顾尤孟想的时候一样。

    只不过,醋谭一直都相信,术业有专攻。

    所以在圣莫里茨的时候,醋谭是找的专业的大厨上门来做饭的。

    醋谭只是负责端到尤孟想的房间里面去而已。

    但尤孟想今天拿过来的这个欧6全餐式的早餐,则全部都是他自己做的。

    醋谭在睡梦中,仿佛闻到了耶加雪芙少女咖啡的味道。

    就是那种又像是咖啡,又像是花茶的味道。

    醋谭在半梦半醒之间想的问题是,究竟是她真的闻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耶加雪芙的味道呢,还是其实就只是花茶而已。

    对于耶加雪芙,醋谭纯属叶公好龙。

    一个对咖啡过敏又很喜欢喝咖啡的人,也就只能闻一闻过过瘾而已。

    醋谭被梦中的耶加雪芙给叫醒了。

    “我要喝咖啡。”这是醋谭睡醒之后、睁开眼睛之前,说的第一句话。

    “你不是应该先刷牙吗?”尤孟想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醋谭的头发,在额头落下一个吻。

    “早安啊,帅尤尤。你是给我煮了咖啡吗,我仿佛闻到了耶加雪芙的味道呢。”醋谭终于幸福地睁开了眼睛。

    “我给你准备的是茉莉花柑橘茶,然后我煮了一杯咖啡。

    是我自己喝的,应该是印尼的豆子。

    虽然不知道应该算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是耶加雪芙。”尤孟想明知道醋谭过敏,是不会太主动给醋谭准备咖啡的。

    “啊,不是吧,我把两种饮品的气味,闻成一个了?

    我现在这是什么嗅觉啊?

    混乱的和什么似的。

    你说我这是不是嗅觉错乱综合症啊?”醋谭对自己现在的嗅觉,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错乱什么啊?

    这是好现象吧。

    你以前不是说,耶加雪芙是很特别的有茉莉花和柑橘香味的咖啡吗?

    我是因为你不能喝咖啡,才特地给你泡了茉莉花柑橘茶,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你能把我今天弄得两种饮品,误认成一种了,这不是错乱,而应该是你的嗅觉能力,又有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