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零三章 难道还真的让你冲出地球?

海棠书屋备用
    “我没有答应你的求婚。

    不是不答应,是因为你还没有求,我就已经自己把戒指给带上了。

    像小醋醋这种宠男朋友入骨的人,哪里舍得让帅尤尤下跪呢?

    你我之间,求婚这种形式主义的环节,我觉得应该是多余的。

    你看我们家谭女士,拒绝了那么多次,让我们家醋先生较劲了脑汁。

    再怎么样的求婚仪式都入不了她的法眼,最后还不是又嫁了一次。

    连个日子都没有挑,说好了要复婚就直接去领了证。

    婚礼也没有再办一次。

    就连结婚纪念日,也是我让他们办的。

    醋先生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我难道还真的让你冲出地球,去外太空转一圈跟我求婚吗?

    我是喜欢极限运动没错,但并不热衷于现在还不够完善、形式多过内容的太空旅行。”醋谭用自己最独特的笑容打消尤孟想的疑虑。

    小醋醋和帅尤尤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像火焰般热情的。

    醋谭也不喜欢形式主义。

    结婚不结婚,取决于想不想嫁。

    醋谭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结婚。

    但如果是尤孟想想娶,她就想嫁。

    可但是,但可是,醋谭都把话说到这样的程度了,尤孟想竟然还是没有“求婚”成功的喜悦。

    没有喜悦就算了,为什么帅尤尤从表情到眼神,里面流露出来,更多的是失落。

    而且是醋谭说得越清楚,尤孟想就越失落。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是失的哪门子落?

    拥抱哪里去了?旋转哪里去了?亲吻哪里去了?

    以为装的面无表情,小醋醋就看不出来吗?

    不知道小醋醋没事就喜欢研究帅尤尤的微表情吗?

    还是说,连续两周的压力过大,以至于精神恍惚,没明白醋谭说的没有答应是不用求婚也要嫁给他的意思?

    “你傻不傻啊?我们尤大学神怎么也有理解能力欠费、智商掉线的时候?

    我都把戒指戴上了,你说我是答应没有答应啊?”醋谭很没有节操地笑了,深处自己带了钻戒的手,在尤孟想面前晃荡放闪了一下。

    她本来应该生气的,亲亲宝贝帅尤尤今天的表现真的是太过差强人意了。

    过去两周的冷落也就算了,求婚现场居然都能冷漠至此。

    在别人面前,不表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也就算了,在小醋醋面前,真的有这样的必要吗?

    “谢谢你。”失落过后,尤孟想的眼眶里面掉下了两滴泪水,紧紧地抱住醋谭。

    求婚不是应该女孩子感动到哭的吗?

    或者是男孩子被拒绝了伤心到泪流之类的。

    尤孟想今天这是什么情况呀?

    如此喜大普奔的时刻,为什么还有泪两行?

    还有,“谢谢你”是什么鬼?

    “哪有人求婚说谢谢的啊?

    你是不想让我自己戴上戒指是吗?

    那我可以拿下来的。

    小醋醋最进步的帅尤尤难过了。

    我最近一直也见不到你,本来就有些郁闷,要哭也应该是我哭才对啊。

    我都以为帅尤尤出了什么事情,不想要小醋醋了。

    你这个时候,拿个戒指出来,按照小醋醋的性格人,自然是要用抢的啊。”醋谭看到尤孟想现在的这个样子,心里一下就慌了。

    明明所有的问题都已经决绝了,甚至原本以为会是一个难关的,尤胜坤的那一关,都无惊无险的过去了。

    没有隐瞒,没有欺骗,用最真诚的方式求得谅解。

    明明她和尤孟想已经一起清除了前行路上的障碍了,甚至连醋谭缺失了六年多的嗅觉都慢慢找回来了。

    尤孟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难过呢?

    难道还发生了什么醋谭不知道的事情?

    “怎么可能不要你?戴上了就别想再摘下来。

    我这是被我自己给蠢哭了。

    你给我三十秒,我马上就把掉线的智商给捡起来。”尤孟想报地很紧,醋谭这是任由尤孟想抱着,拿手倾情地拍着尤孟想的背。

    小醋醋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家的尤宝宝,尽管不知道尤宝宝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三十秒之后,尤孟想真的就恢复正常了。

    好像刚刚失落和伤感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

    焕然一新的尤孟想,如释重负的说了一句有点奇怪的话。

    他说:“这样就不会错过注册的时间,不需要再重新申请了。”

    “注什么册啊?你是还想再念几年书吗?怕我不想留在伦敦还是怎么的?

    你不要岔开话题,快来分享一下你是怎么把自己蠢哭的,来让我高兴一下。

    除了帅尤尤本尊,应该没有人能让你蠢哭了。”醋谭最喜欢看尤孟想犯蠢的样子了。

    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和铁树开花一样,难得一见的事情。

    “我这次回国之前,你说的那些工作上的问题,我都已经处理好了。

    这次回来,我最多也只有两天的时间是在工作的。

    剩下的时候,我都在策划求婚仪式。

    醋先生花了十三年,用了十三种求婚方式,我觉得十三年太长了。

    我跟醋哥说了他当年求婚的‘血泪史’。

    十三年太长,我等不了。

    我决定用十三天的时间。

    你今天拒绝我,我就明天接着求。

    你跟我说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你还说要到外太空才会觉得是特别的。

    我也设计了十三种不同的求婚模式。

    我想过无数种让你愿意戴上我的戒指的场景,唯独没有想过今天这个现场版的。

    我刚刚没有反应过来是自己蠢哭了。

    你知道那种,以为自己要攀登珠穆朗玛,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结果发现自己早就已经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了。”尤孟想的失落感是非常真实的。

    人生最努力的一次,结果都还没有开始展现,就已经被人宣告全是无用功了,什么艰难险阻之类的,纯属自己一个人在瞎想。

    如果只是尤孟想自己一个人还好,可他还发动了他身边一切可以发动的资源。

    结果自然是最美好的,就是这过程,实在是有些敷衍。

    “所以说,我亲手毁了我人生中最浪漫的十三个瞬间?”醋谭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