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零四章 上天、入地、下海的秘籍

海棠书屋备用
    见过筹划求婚仪式的,没见过一下筹备十三个的。

    “你想错过还是不想错过?如果你不想错过的话,就可以不错过。反正我们还是要继续度假的。我其实还担心你见多识广,觉得我筹划的都是小儿科。”尤孟想已经收起了自己失落的情绪。

    醋谭都已经答应了,他还有什么好失落的?

    “我想问,为什么是十三个?”醋谭决定一个疑惑一个问题。

    “因为醋先生求了十三次婚,还因为我们只有十三天的时间。第十四天是用来注册的。”尤孟想一个一个回答。

    “所以你刚说的注册是注册结婚?”

    “对啊,我回来伦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申请注册。

    最快的话,也需要提前二十八天申请。

    我准备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周。

    所以,我们最快可以完成注册的时间,是在十四天之后。”尤孟想说话简直不要太实在,简称尤实在。

    “我勒个去,有你这样的?还没有求婚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申请注册?是谁给你的勇气?”醋谭并不清楚在英国结婚的流程。

    “所以我才说自己压力大啊,需要竭尽全力设计好求婚仪式,把你给骗到手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那一种。”尤实在说话一点都不带虚的。

    “连续十三天求婚,你就不担心会出现审美疲劳嘛?今天算是第一天,是吗?你说说都设计了什么求婚仪式好了。”也只有醋谭这样脑回路异于常人的女孩在,才能把求婚这样惊喜,拿来当日常谈话的内容。

    “反正呢,上天、入地、下海,在有共同回忆的地方、在最浪漫的地方、在有特殊意义的地方,我们去度假的一路上,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

    今天是第一天,在飞去餐厅的路上。这是p1an a。

    如果不够顺利的话,还可以等到下午去跳伞的时候。这是p1an b。

    今天‘上天’,我是最紧张的,准备了几个不同的预案。

    因为以前没有飞过滑翔翼,也没有跳过伞,我怕我自己会怯场,在极限运动达人面前丢人,或者忙中出错。”尤孟想汇报方案倒是汇报地挺详细。

    “那明天呢?”醋谭的好奇宝宝属性上线。

    “如果今天上天不行的话,明天就打感情牌,去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的地方。

    我在zuoz的高级雪道上流了那么多的血,如果不是遇到了你,可能就流血而亡了。

    感情牌不行的话,还可以顺便卖个惨。”尤孟想的第二个求婚计划,也一样有p1an a和p1an b。

    “哈哈,你是和醋先生讨论过上天、入地、下海的各求婚秘籍是吧?

    是不是我这度假的一路上,还会遇到很多我的亲朋好友过来给你助攻之类的?

    醋先生的套路,有好多都有些复杂的。

    怪不得你要加班加点两个礼拜了。”在醋谭的心里面,她早就已经没有被求婚的属性了。

    想当年,醋先生年复一年地向谭女士求婚的时候,老醋爸比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咨询自己的宝贝女儿小醋醋的意见。

    毫不夸张地说,醋先生求婚的点子,至少有一半是醋谭帮忙出的。

    这下好了,活脱脱的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恋爱史不一样,成长的经历不一样,肯定细节也会跟着不一样。

    上天、入地、下海的原则,还有时间地点的选择理念,肯定是一样的。

    比如跳伞的时候,趁着谭女士大脑缺氧的时候,把戒指给人戴上。

    浮潜的时候,直接潜到水底,把戒指给人戴上。

    小醋醋比谁都更清楚,想出一个好的求婚的点子,是多么消耗脑细胞的一件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醋谭并没有想要有一个正儿八经的求婚仪式。

    醋谭道并非担心尤孟想的脑细胞消耗过度。

    因为她男朋友的脑细胞数量,从来都异于常人,多消耗一点也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最让“身经百战”的醋谭担心的,是尤孟想的生命安全问题。

    因为尤孟想的“师傅”、醋谭的老醋爸比,在亲自设计求婚创意的时候,经常都是用生命在求婚。

    比如,有一次,醋先生明明有严重的恐高症,却想着要在蹦极的时候求婚。戒指都不知道掉哪里了不说,还差点吓出了心脏病。

    再比如,还有一次,醋先生以拍照的名义潜到珊瑚礁底下准备求婚,戒指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来,脚就抽筋了,呛了一个肺的水,最后害得谭女士做了半天的心肺复苏。

    等到醋先生醒过来了,谭女士气得就差没有直接把他扔回去海里淹死。

    醋谭帮自己老爸设计的求婚仪式,虽然只有最后远走欧洲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是有用的。

    但那些不成功的,至少也是安全的,醋谭也从来都不亲历现场。

    醋先生自己设计的就不一样。

    不知道是醋谭的点不好,还是醋先生的点背,总之呢,醋谭被醋文胜抓去当见证人的求婚仪式,都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状况。

    醋谭在醋先生那里,见证了很多关于求婚的血泪史。

    不可谓不惊心动魄,却没有一次真正打动了谭女士的芳心。

    “模仿、借鉴和升级,要不了我两个礼拜的时间。

    前面的十二个,两天时间就足够筹备好了。

    上天、入地、下海的这些仪式,唯一的难点,就是要让你在刚刚好的时间,出现在我安排好的地点。

    也就是说,只要让你同意跟着我安排好的度假路线一路走过去就好了。

    我刚刚还在担心你会有特别不喜欢的部分,没想到你今天特别好说话,不是说‘都行’,就是说‘看你’。

    其实,你如果有特别不喜欢的地方。

    我还是可以再做一些细节的微调的。

    我折腾了一大堆人,赶了两个礼拜的通宵。

    主要就是为了完成最后一个,你说你没有见识过的方式。”尤孟想最近的“工作”强度,是史无前例的。

    第一次带醋谭出来度假,还非要先回一趟圣莫里茨再出发,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