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寻人

    林西寒的目光自下而上地打量那坐着的少年,很明显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何林曼不该和这种人扯上干系的,虽然他对这人并没有什么很厌恶的感觉。

    就是单纯的不希望也不想何林曼和他有任何牵扯,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呢?

    “林林,我觉得你——”

    “小姐快点,快点!何生打电话来要你回去啊,很急的,快点!”阿财从车里下来,把电话递给何林曼,也不知那头说了什么,脸色都变了,拉着林西寒就上了车,急急催阿财,“快快去医院,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舅舅好像不舒服!”后面自然是对林西寒说的,那人本就白,当即脸色都发青了,“我哪里……我手机没电了,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舒服……”

    “别吓他,应该没事的……”阿财一边安慰,一边提速往医院赶。

    “寒仔啊!”林太看见儿子急匆匆地过来,忙拉着他的手,“没事的,一会就出来的,你别怕啊。”

    何先生拍了拍林西寒的肩膀,“背挺直,别让人笑话!一会你爸看见了要说你的。”又看了眼何林曼,“你外套呢?怎么穿得这么薄?”

    这么说她才想起来,好像外套落便利店门口了……

    林西寒也想起来了,皱眉脱了外套给她穿上。

    高茜也在,但一直没说话,何林曼看她不顺眼,林西寒看她也不顺眼,见到了没少冷嘲热讽,一点没绅士风度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灯才灭了,医生出来,林太几人马上围了去,所幸只是长了小肿瘤,手术切除就没事了。

    林西寒的背全湿了,何林曼握着他的手,两人都是汗涔涔的,“无事的,你听见了吗?医生说无事了。表哥!舅舅身体一直很好的,你忘了吗?”

    “当然,林林,你饿不饿,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的,一会我们去吃点吧。”他强笑着握了握妹妹的手,心脏还跳的很厉害。

    “是啊,你们两个先去吃一些送东西,明天还要上课的。没关系,这里有我们大人在。寒仔啊,带妹妹回去。”林太强打着精神对表兄妹俩说话,“一会吃完东西就回家,寒仔,林林晚上先住咱们家,明天早上一起去学校。”

    “爸爸这几天有点事,都不在家的。你先和寒仔回去啊,在那住几天,这样爸爸也放心的。”何先生陪那表兄妹出医院,又要林西寒多看着点何林曼。

    至于高茜是一句话没说的。

    “很奇怪啊。”两人并排走着,阿财在后面跟着,前面还有林家的司机和保镖,何林曼突然嘀咕。

    “怎么奇怪了?”

    “高茜啊,为什么爸爸不说高茜呢,难道高茜一个人住在家里吗?”

    “住就给她住,你管她做什么呢,林林,不要因为这种人闹笑话的。”林西寒不记得自己和她说了几遍了,“你不要去管她,不管怎么样她姓高,你姓何!你才是何生的女儿,没有人敢因为她去笑你的。”

    “她长的像姑父又怎样呢?你不要怕啊,这些年姑父的女儿只有你一个的,外面知道的何家女儿就是何林曼!林林,你要懂事点,不要因为她和姑父闹知不知道?”两人年纪一样的,可在有些事情上林西寒就比何林曼看得透,他是真心为这个妹妹着想的,就这么一个妹妹的。

    不一样的,她潜意识里就觉得自从高茜回来了就有什么地方不一样,隐隐约约地就有一个意识告诉她,属于她的东西会被夺走!

    但她没有没说出来,只是乖乖地点头,露出让林西寒满意地笑,“我晓得了。”

    何先生这几天很奇怪,连助理都觉得有些不对,但老板的事情他一个打工的能说什么,不记得是第几次陪何生到陈叁爷住的地方了。

    但回回来他都是在外面等着的。

    “何生啊,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李先生啊,恰好这几天从大陆回来了,这是安元的何生!”陈叁爷为两人介绍,却看何先生皱着眉思索好久问:“不知为何我瞧着李先生好面熟的,可是见过面?”

    陈叁爷也奇了,“何生啊,你这看谁都眼熟的毛病还没改啊?”

    “不是啊,我真的——莫非真是我弄错了?”

    那李先生却一脸微笑,看得何先生与陈叁爷都觉得牙疼,“何生没有记错,我们确实见过一面,何太于我还有一碗水之恩。”

    何先生终于记起来是在什么时候见过的,神色恭敬,“说来还要感谢先生提点啊,若无先生,我哪有今日之财。”

    “何生严重了。”李先生摆摆手,又说:“何生似有旧事前来,何太于我有恩的,若不嫌弃只管说来,若能帮的,当尽绵薄之力。”

    “是……我来只为寻一人……不知此人是否还在人世。”

    “寻人啊……可否有生辰八字?”

    何先生拿了一张红纸给他,这是林兰芝记的,夫妻俩一直留在身边,宝贝似的,丢了什么也不能丢这个。

    “不知这位是何生的……”

    “是我儿子!”何先生的眼眶有些红,“早些年被人偷了,找了好久也没找到的。”

    李先生看了眼那八字,良久,才道:“何生勿要心焦,令郎无事,且就在身边……相逢之日不远了。”

    “当真?”何先生做梦都没想到,一旁的陈叁爷也为他高兴,“恭喜啊,到时别忘摆酒祝贺的!”他这些天也帮着一块找,毕竟找到了也是一件善事!

    “对了,这几日我家里连续出了几件事的,您帮着看看,是不是冲撞了什么?我那女儿身体一直不好的,前几天还落了水。”

    李先生点头,也帮着看了,本想问何林曼的八字,随即又想起什么,问:“可有令媛的照片?”

    当然有了,何先生的手机里有好多的,挑了一张他觉得最好看的出来,李先生摇摇头,“不要p过的,有原图吗?”

    陈叁爷笑死了,看着何先生挑挑找找地又弄了一张,“这个可以吗?前几天拍的证件照。”

    “令媛身子弱是无法的,我虽无八字,但可知她命里有一大劫两小劫,若能抗过去,福气又安康……”

    这要不能抗就不好说了。

    何先生本来高兴的心立马浇灭了,“可有办法解吗?上回落水就病了好久的,这算一劫吗?”

    “是,但不过是小劫。何生无需担心,自有贵人相助的,还是那句话,令媛与何生很有缘的,就算不是一家人也会成了一家人。”

    “那这家里的事情……”

    “无妨,一会我随何生去趟家中看下摆设,风水也很重要的。”

    陈叁爷听得云里雾里,这都掉海里了还算小劫,这要大劫得是什么啊。

    他见过何林曼,小靓女一个,就是有些病怏怏的,还被何生惯得有些脾气。

    太宠孩子不好的,他一直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