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医院

    何先生觉得自己真的得备几瓶救心丸了,急救的那种,他迟早哪天得被何林曼给吓死。正高兴儿子那边有下落了,还和陈叁爷说要准备去找着做dna呢,结果家里就是疯狂来电,一接,人都要吓死过去,马上叫司机带他去医院。

    “小姐呢?人怎么样啊?好好的怎么就磕着了啊!”他喘着粗气,电梯都等不及跑上来的,很久没这样运动了,这心脏还砰砰砰地直跳,当初对着林兰芝心动都没这样激烈,他真的快气死了,稍稍不注意,何林曼就出事了。

    “何生,小姐……小姐还在休息。”阿财吞吞吐吐的,他骗不来人,更不敢骗何先生。

    “我知道她休息啊,人都这样了,我进去看一眼啊,不然不放心的。”他板着脸大步往病房走,阿财拦都拦不住。

    “她把我压在地上打,我怎么躲都没有,没有人这么打过我的……”何林曼一边哭一边拉着陆越的手。

    “你傻不傻,先给她服个软就算了,人没事就好啊!脸还有点肿……你家佣人这么多,你要喊的啊,动手你打不过的。”陆越还上班呢,休息的时候看了眼手机,本来有点不想接的,上次的事情他只能当何林曼醉了,可那边一直打,一直打,接了就听见何林曼哭,原本就阴沉沉的脸更吓人了,“你怎么了?”

    知道医院的地址,马上就和老板请假,只说家里亲戚有急事,平常都舍不得打车的,这次奢侈了一下。

    阿财在外面等,见过他几次,看见人了就带去何林曼那,没办法,送医院了,何林曼又哭又闹,又喊头晕,完全不配合医生。

    “我有喊,她打我。”头上已经包起来了,其实也不是很严重,只是看着吓人,没必要包的,但何林曼不肯。

    “莫哭了,我去拿点冰块给你消消肿啊。”他本来想给她擦眼泪,可是还是忍住了,不可以的,他告诉自己。

    “陆越,你别走,留下来陪陪我……我好怕的,我怕还有人打我……”

    他叹气,几乎在躲她的目光,“我就是去拿冰块,没有走的,你的脸敷一下会好一点的。”

    “敷了我也痛,你不准走!”何林曼脾性上来直接把旁边的水杯什么的扔了,声音很尖锐。

    陆越拧着眉骨,看她这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疼是肯定的,但多少也知道是何林曼自找的。

    “林林?”何先生开门进来就见着这么场景,陆越背着他,身子有些僵,何林曼马上也不嚷了,软了挺直的背,朝着何先生的方向伸开手。

    “爸爸……”她眼泪又出来了,瘪着嘴巴,头上还缠着一圈绷带呢,脸上一边还红着,有些肿,何先生心疼死了,哪里还管陆越是谁,“你脸怎么了啊,lydia!你脸怎么了,谁打的啊,你告诉爸爸,你这孩子怎么——我平常就让你乖的,稍稍不注意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你怎么就不让我省心啊!”

    一听保姆说何林曼进医院了他马上就挂电话赶来,压根还不知道这事的起因经过。

    这不问也就算了,一问何林曼马上又嚷起来,嗷地一声,“高茜啊,除了她还有谁,高茜打我,她打我巴掌啊!我烦死她了,你干嘛接她回来啊,都欺负我,她跟她妈妈都欺负我!人家还有妈妈的,被欺负了妈妈还会护着的,我没有……都怪你啊,干嘛要她留下来……”她哭着哭着又嚎起来,就小孩子躺地上打滚没差的,“你看看这啊,都是你好女儿打的,我妈妈要在……她要在……哪里会这样,欺负我没有妈妈……我大哥要是在,也会护我的……我怎么这么可怜,孤苦伶仃的,大哥呢,我要大哥回来啊!让他给我报仇啊!”

    何林曼哪里知道什么大哥,完全就是哭着瞎说的,想一出是一出,就是仗着何先生疼她。

    “林林啊,爸爸——你,你怎么在这!”何先生正要哄,不料看见陆越正脸,见鬼一样,本来今天就要去找的,怎么一下子就蹿这来了。

    陆越棺材一样的脸没有表情,看何林曼哭得一抽一抽的,嗓子都要哑了,对那个高茜是真的有杀了的心,盘算着哪天带几个混混把她拖哪里教训教训,他知道,高茜大多是骑单车的,很方便。

    “你?陆越……你们两个……等下,你别走!”何先生猛地想起那个跟何林曼好像拍拖的男生也叫陆越,造孽造孽,不会是一个人吧。

    一边哄着女儿,一边又忍不住瞟一眼陆越,很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很古怪。

    好容易何林曼哭累了,哄睡了,何先生马上拉着陆越出去,心潮澎湃的,一会笑一会皱眉,看得陆越都烦了,“何生啊,我还要回去上班的,没事先走了。”

    “别走,别走,我……你今年几岁了啊?”努力挤着笑脸问,和他年轻时候挺像的,又有林兰芝的影子,“你和林林是同学……听她说你帮过她啊,好感谢你的,叔叔请你吃东西啊!”

    “不用,我真的还有事,要走了。”说不出来的感觉,挺奇怪的,头皮突然有些疼,就听见何先生说:“年纪轻轻怎么就有白头发啊,你还上学啊,别太拼的。熬坏身体,爸爸妈妈要担心的。”

    陆越是真赶着回去,再拖都要下班了,随便应和了几句,匆匆离开。

    “一会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还有,那个男生跟lydia到底什么关系?”

    “朋友。”阿财想也不想的,“之前帮过一次的,觉得人还行,就偶尔一起玩。”

    何先生“嗯”了声,手里捏着几根头发,“你先在这守着,我有事。”

    即便很像,他也要去验亲子鉴定才发心。

    何家不可能交到一个外人手里,他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不会因为像去养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

    至于高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