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早起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闹钟显示着五点半,外面还暗沉沉的,微微透着点亮。

    何林曼睡多了就有精神了,跑浴室里洗漱完,看时间还是很早。

    推开房门,她记得何淮安说自己就住在隔壁。

    房门锁着,何林曼敲了几下,没反应,又继续敲。

    “淮安,淮安?你醒了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淮——安——”水杏似的眼睛弯呀弯,唱歌似的,字一个一个地蹦出来,何林曼捂着嘴,清咳了几下,靠着门。

    “咳咳,淮安?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i  never  see  you  anymore

    come  out  the  door,

    it’s  like  you’ve  gone  away

    we  used  to  be  best  buddies

    and  now  we’re  not

    i  wish  you  would  tell  me  why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it  doesn’t  have  to  be  a  snowman

    go  away,  lydia!

    okay,  bye”何林曼还靠着门边的墙唱呢,外面披着个羊绒开衫,里面还是件睡裙,露着大腿,家里开着暖气,四季如春。戏很多,不光改了歌词里的名字,还模拟何淮安的表情口气拒绝自己,随后露出很失望的表情,自问自答的,看的高茜一言难尽。

    就这么站在叁楼的楼梯口,看着她一人表演。

    “do  ——”她还准备接着唱,莫名对上高茜的眼睛,气氛突然尴尬,“……你看什么看,没听过歌啊!”何林曼气急败坏,红着脸瞪她。

    高茜本来也没想到是何林曼,看着挺正常的,没想到这唱歌是真的不怎么样,还有点跑调。她就出来吃早餐,刚出房间就听见楼上有人唱歌,就奇怪谁这么有病大早上唱,要何林曼应该也不可能,没这么早起过。关键何淮安也不像,声音是女的,听着也是何林曼的声音,平常都不去叁楼的,这次一上去,就看何林曼闭着眼睛靠在一房间的门上,扯着嗓子就是唱。

    真跟演冰雪奇缘一样,她是站在门口的妹妹,何淮安是她姐?

    也行,不过何淮安适合演里面艾莎制造出来的冰雪巨人,反正他就冷嗖嗖,阴沉沉的,真就跟个雪人似的,没表情,冻死人。

    “你——慢慢唱!”高茜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何林曼其实挺欠揍的,她怕自己等会又忍不住。马上就下去了。

    没走多远,就听见何林曼跟炸了毛的猫一样,踩着拖鞋就跑楼梯口对着高茜的背影狂骂:“有病啊你,谁让你上来的,你不准来听见没?神经病,一大早就发病啊!懂不懂隐私啊你。不给你上来,这是我的地方,爸爸也不能随便来!高茜,你给我记着,你再来,我打死你!”

    “曼曼!”何淮安也出来了,没睡醒,看着脾气挺大的,“你站外面干嘛?”他是被吵醒的,心情肯定不好。

    “你怎么醒得这么晚啊,我早就醒了,猪一样,这么爱睡懒觉。”

    何淮安难得惊讶,“你平常都这个点起来啊?”

    “对啊,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懂不懂啊?”何林曼睁着眼睛就瞎说,乖乖地伸出手给何淮安牵,“我在门口喊你好久了,你怎么都不理我?”

    “睡觉啊,这么早,我没你这么勤快的。干嘛不穿衣服啊,感冒了怎么办。要叫我打电话就行了,你跑出来干嘛?”何淮安把她拉自己房间里,调了室温,里面很暗,没开灯。

    何林曼把披着的羊绒衫随手扔在一边的小桌子上,脱了鞋就爬到床上,被子里还有余温,很暖和,她躺下后舒服地发出喟叹声,“陆越,你的被子好暖和啊,我那个就不行,晚上都好冷,我脚冷。室温调得再高也没有你这个舒服。”

    “冷,你还跑出来啊?”何淮安搓了搓她的脸,家里就算开着暖气,也不能这样的。

    “因为我想你了,一个人在房间很无聊的。无聊了就会想你!你不知道,我刚才在门口叫你,高茜那个神经病还笑话我!”

    何淮安睡意沉沉,随便扒拉一下她的头发,手就放在她颈椎那,“为什么笑你?因为你站门口吗?下次要穿好衣服出来知道没,你的睡裙有些露,别人看见不太好。高茜你就不要管她,理她还不如自己去看本电影啊。脚还冷不冷?”他的手往下探了探,摸摸她的脚,不冰才放心。

    “我觉得高茜是不是喜欢我?电视剧里面的男主就是这样的,故意对女主爱搭不理,然后又打她,又做些事情引起她注意……她会不会和你一样也喜欢我……怎么办?她万一暗恋我……淮安!你不要睡,你都不在乎我了,是不是?”何林曼看他要睡要睡的,马上就拉着他的脸,又扒拉他的眼睛,存心不给人好睡,换谁谁都会生气的。

    “啊呀,你少看点电视剧啊,乱七八糟的。你以为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啊。”何淮安起床气挺重的,抓着她的手,“别闹了,曼曼。我得休息一下,不然我会难受。”

    “对不起。”她这人吃软不吃硬,一下子就乖了,安安分分地缩在何淮安怀里,自己也眯着休息一下。

    其实还是睡不着,何林曼就睁眼看他,两个人面对面,连个毛孔都能看清。

    何淮安就是林兰芝跟何先生的结合,乍一看是像林兰芝的,但细看又有何先生的影子,挺会长的,专挑着好地方像。

    那么她长得又像谁呢?挺奇怪的,好像跟何淮安都不像啊……

    “淮安,我们似乎也不是很像。”何林曼声音轻轻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也不像爸爸,很奇怪的……我昨晚做噩梦了,梦见大家都不要我,就是高茜害的,爸爸赶我出去,大家都护着她。”

    何淮安马上就醒了,整个人都清醒许多,“什么不要你?不会的,你不要信,那是做梦。兄妹不一定要长得像,很多双胞胎都长得不像啊。”

    她又往何淮安的怀里蹭了蹭,“我就是好怕……她一回来我就很怕,哥哥,你要跟我一起的。我们最亲的对不对?”

    “是,所以你不要乱想。没有人会抢走你的东西,动不了的。”他的声音还带着些睡意,但成功地安抚住何林曼,手也往她衣服里钻,“让你不要乱动的,你就是不老实。”

    “那你要罚我吗?”她跨坐在何淮安身上,“咦?哥哥,你的东西顶着我好难受啊,是藏了什么吗?好像是一根棍子呀,恩……烫烫的,粗粗的,还有点大……”

    何淮安爱死她这卖痴发嗲的样子,房间里很黑,但他可以想象何林曼脸上醉人的红晕与笑,半坐起身,摩挲着她的脊背,声音浸着情欲,“只是有点大吗?曼曼要不要摸一下,恩?”故意顶了顶她,何林曼整个人都软了,内裤也有些湿了。

    “是不是想哥哥肏你了?一早就爬起来,昨天尝到甜头爽了是不是?”咬着柔软的唇,何淮安翻了身把她压在身下,搅着小舌头发出暧昧的声响。

    早上很容易情动,何淮安将勃起的阴茎放在她腿间,抽插时,总不经意顶到她凸起的肉核,内裤很快就被流出的淫液打湿,何林曼掀高的裙摆,将一对嫩乳送到他嘴边,“哥哥,你吸吸嘛,像昨天一样……恩……就是……对……痛啊……”

    “你不就喜欢?小浪货,就喜欢哥哥咬你奶子是不是?等能肏你了,就射你骚逼里,让你给哥哥生孩子啊……恩?到时……到时候,曼曼,曼曼你的奶子会变得又大又嫩,哥哥一只手也抓不过来啊,还会喷奶……”他加快了速度,直接把何林曼的内裤脱了,抓着一只脚,另一只白嫩的脚尖挂着浅蓝色的格子内裤,要掉不掉的,灼热的肉棒挤进湿热的花穴,感受着四面八方的包围,稍稍动一动便能引起何林曼娇媚的声音。

    “哥……我……哥哥快一点……曼曼喜欢……恩,不要,不要揉啊……”阴蒂突然被狠狠地一按,何林曼哆嗦着到达高潮,何淮安也迅速抽出性器,将精液射到了地上。

    两人都微喘着气,相拥在床上,何淮安抚着她的背,吻着她微微濡湿的鬓发,何林曼挺敏感的,高潮后,稍稍碰一下仍会颤栗。

    “我好喜欢……我们以后每天都会这样吗?”她闭着眼睛感受着何淮安的吻,手环住他的腰。

    “会的。”

    “这是乱伦吗?”

    “是。”

    “害怕吗?”

    “不会,但我会怕你。”怕你会因为社会的眼光而退缩。

    何淮安从来就不在乎,前世如此,现在更是。

    他彻底想起来了,梦里,前世,就在昨天,回屋休息的时候。

    “爸爸知道会生气,我们不能让他知道。”何林曼舔去他鼻尖微微冒出的汗珠。

    “曼曼,你喜欢我吗?”

    “当然  ”

    “我说的喜欢,是想和我在一起,是恋人之间的喜欢。”触及她略显懵懂的眼神时,何淮安叹气,其实她不懂的。

    “这很重要吗?如果我没有,陆越你是不是就不会喜欢我了?”

    “不会。”他摁住何林曼有些激动的手,“我不会变,可是你会,你不喜欢我,那么你就有可能会和别人在一起。曼曼,我不是好人,我做不来放手的君子。我不想和你闹得难看。”

    强制性地关在身边,折断所有的退路。

    “哥哥,你要给我时间呀。”

    “恩。”

    她喜欢被何淮安纵容的感觉,可以毫不伪装,在他面前做任何事。

    “淮安,你和别人有拍拖过吗?”她都乱叫的,想叫什么就是什么。

    “没有。”以前忙着赚钱,没有心思也没时间。

    “那你为什么会接吻,和别人打过波啊?”

    “我就跟你。看视频……视频里学来的,有些专门教……还有梦过……”

    他后一句说得很模糊,何林曼没听清,“什么?”

    “梦里啊!梦见和你……春梦啊!”他耳根子红了,躲着何林曼嬉笑的脸。

    “好坏啊你,是什么时候?梦里我好看吗?”

    “你一直很好看啊,什么样我都喜欢。”他从没阻止何林曼戴口罩出去,私心就是不想别人看她。

    何淮安很自私,他只想一人欣赏着何林曼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