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节

    现下看到她的命定良配,鹿见溪觉得她又好起来了,完全可以重新热爱起生活了。

    系统亲自给盖“官方cp”章,天道包办的婚姻,王者排面,入股就是稳赚!

    鹿见溪牡丹选手,骤然多了一条铁打的感情线,说内心毫无波动是假的。

    瞅着未来夫君,越看越带感。

    只是眼下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她着目长远,冷静道:“但是我还是要出去一趟,鹿诗是我妹妹,我没法只坐着等消息。”

    【心誓】这个负面状态还蛮智能的,若她消极应对,心口就会一直有针扎似的疼痛,难以忍受。

    若她决心要去找人/在找人的路上,疼痛才会暂缓些许。

    临云逸:“我陪你去吧。”

    鹿·没见过世面·见溪有些动容。

    有个机会和未来cp相处好是好,就是让堂堂掌门出山寻找一个离家出生的熊孩子,过于逾矩,将小事闹大了。

    且原身和这个掌门师兄似乎并没有什么过深交情,他对原主的关心,纯粹源自一份“做家长”的责任感,一句陪同,  多半只是可有可无的客套。

    真心有,诚意怕是五五分。

    “师兄那么忙,这点小事,就不劳烦你了。”

    临云逸也不勉强:“你还受着伤,至少让其他弟子跟着你去。”

    “便听师兄的吧。”鹿见溪在这里耽搁了一会儿,【心誓】作用下,心口又隐隐疼起来,“只是我怕鹿诗会出事,就先行一步。一路会留下标记,师兄派遣的弟子召集好了,让他们顺着标记跟上来即可。”

    说到这,随口一般添了句:“师兄既然要派人来助我,便好生挑几个心齐些的罢。省得不相协调,牙齿撞了嘴唇,反倒误事。我倒是无惧,只是妖灵山脉不比闲意山,出了岔子,可是会死人的。”

    末了,冲人笑了两下告辞,转身跃上飞剑,挥袖离去。

    全程没有多看岳芽一眼。

    ……

    临云逸负手远望鹿见溪离去的背影,静默不语。

    长久的寂静给人以无声的压迫,岳芽的面上的血色快要褪尽。

    “她和从前不一样些了。”临云逸忽然轻笑一声,低声自语。

    入门以来他和这位小师妹交集甚少,鹿涧溪从来独行独我,绝不会对除鹿诗以外的旁人给予半分的好感乃至基本的信任。

    他们之间自然也会有不少龃龉,在全无沟通的罅隙之中滋生。

    但今日,她说话态度,可谓意外直白,甚至有了一丝亲近信任的况味。

    一道:听人说妹妹离家,才出谷。

    二道:要找心齐之人。

    师尊将玉泉谷的秘钥交到他手里代为看管,而他命岳芽每三月给被关禁闭的鹿涧溪送一次灵石草药。

    按理说,若他真的想要将鹿涧溪安分留在玉泉谷,大可不必多此一举,特地派人去通知她鹿诗走丢的消息:她不知消息,没有秘钥,身上还有伤,怎么都出不来玉泉谷。

    这计谋浅显,一目了然。但按照鹿涧溪的性子,哪怕明知是个坑,她也会跳。

    因为诱饵是她的亲妹妹。

    若是过往,鹿涧溪吃了亏,不管其中波折,只会将矛头对准他这个掌门师兄,怎说都是他手下的人出了岔子,焉知不是他暗下授意?

    而他也只会以为鹿涧溪“刑满释放”自行出谷,谁也拦不住。出山后,方得知了鹿诗消息,这才赶去救人,也不会责怪负责此事的岳芽。

    就算要责怪,最后一次来给鹿涧溪送例俸,又不小心说漏嘴的可是萧明空。

    她顶多担一个约束不力,讨巧躲事的罪责。

    临云逸侧目,看向低着头,始终回避他视线的岳芽。

    岳芽膝盖一软,先一步俯跪在地,面如白纸:“师尊我知错了。”

    山间不适时地响起一阵虫鸣,没有眼色地喧闹起来。

    临云逸的面容之上没有一丝盛怒的情绪,淡薄得宛如这片深沉的秋林,寂凉且无情:“你既知错,即日起,便去了你高阶弟子的身份,逐出启云峰。去外院弟子峰,负责洒扫罢。”

    “!!!”

    岳芽脑中一嗡,不堪如此重  惩,抬头想要辩驳:“师尊我……”

    言未落,空寂的山道之上,只余一缕清冷的残息。

    临云逸早已远去。

    岳芽怔怔仰望着那绵延的山道,

    油煎了许久的内心,宛如遭受了一趟冬寒,忽然地冷彻。

    她卑微到连句辩驳的资格都不曾有,又拿什么去妒恨小师叔?

    何其不自量力。

    岳芽保持跪姿,肩膀恍若疼痛一般蜷缩起来,头都要触到地面。

    死死咬住牙,却依旧抑制不住痛哭出声: “呜……”

    ……

    云上,

    鹿见溪并未因那个显而易见的小坑坏了心情,毕竟她和原身不一样,可不是什么花如期的死忠粉,也不是无脑颜控,大抵出不了什么事。

    重获自由的她迎着比现世浓郁数百倍的灵气御剑而行,张开双臂,只觉一切豁然开朗。

    前世,她因现世匮乏灵气的桎梏,困在出窍境迟迟无法更进一步。重生之后的原身的身体虽然也是一样的境界,但她明显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天花板高了,灵气在体内运转顺畅,晋级只是时间的问题。

    “鹿涧溪”身体的资质不凡,在师门地位不低。但怪的是,她身上颇多暗伤隐疾,背后还有可怖的鞭痕。打得皮开肉绽,恢复起来还极慢。

    她就是被这些内外的伤势拖垮,慢慢耗死的。

    对穿来的鹿见溪来说,这具身体简直是一堆烂摊子,若没有系统开启天赋技能【自愈之躯】,她也回天乏术。

    可一级技能回复的效率还是太低,她养了一个多月,勉强修复好伤及根基的隐疾,甚至没能将脸色养得稍微水润点儿,看上去仍旧病歪歪的。

    要是【自愈之躯】能够快点升级就好了。

    鹿见溪想着,神识进入系统空间。

    空间内页面很干净,只有一个简单的光幕。

    【人物:鹿见溪】

    【等级:6(玄仙)】

    【精神值:999】

    【血值:30】

    【天赋技能:无漏之体(一级),纯净之心(一级),自愈之躯(一级)】

    【负面状态:心誓】

    【身份定位:顶级(可解锁锦囊数为三)】

    还有一个单独的锦囊页面,其中一个锦囊已解锁,两个是被锁住的状态。

    系统怎么操作,完全没人告诉她,也没有个智能客服什么的。

    她当初解锁第一个【知心人】锦囊,就是随便乱点,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打开了。

    所以目前锦囊解锁条件和升级技能的条件一概不知。

    系统的光幕没有其他用处,像是一个游戏内的人物面板,信息总结。仅帮助鹿见溪更好了解她现在的状态,将一切都数据化了。

    而根据血值这一个多月增长的幅度,她可以推测得知【自愈之躯】的技能差不多一天可以给她回复0.8点血值。

    精神值999 好像是到达上限了,一直没有动过。

    等级:6级(玄仙)。

    根据原身的记忆显示,玄仙就是出窍境在这个世界的称呼。

    仙者的等级排行分别为:凡仙、地仙,上仙  、金仙、大罗金仙、玄仙、神君、上神、尊神、帝君 。

    至于锦囊目前看来属于预知类外挂,会告诉她一些核心的信息。

    鹿见溪摸索了一会儿自己的“人物版面”,左戳戳右戳戳不见动静,正要无可奈何准备退出来。

    系统蓦然跳出一条血红色的消息,整个界面的血色还保持着一定频率,不急不缓地明暗闪烁起来,看得人心头发紧。

    【负面状态:心誓】

    【心誓效果持续一日,血量2】

    鹿见溪掐指一算,哦豁了声。

    增减数据入不敷出:若是二十五天之内找不到鹿诗,光是这么待着,她都要凉了。

    第3章 阿姐,我闯大祸了

    妖灵山脉深处。

    山岚如烟,蒙蒙地阻碍着视线,打外头瞧着仙气飘渺,人行其中,却直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山林里静得出奇,残月透不过薄雾。

    鹿见溪的衣裳不知不觉被草叶上的水珠洇湿,贴在皮肤上,湿冷一片。

    眼见雾气合围,她不再往前行走了。

    扶着树,隐约能闻到一丝说不清来源的焦臭味和血腥气,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这是她进妖灵山脉的第三日,算着脚程对比地图,已经到达高阶妖兽领域的边缘。

    她残血状态,实在不宜再往前走了。

    偏在此时,口袋里的玉符突然亮起了红光——那正是原身与妹妹鹿诗相配的指引符,若一方有危险激发符咒急召,另一方就能随着玉符的指引,跟着寻来。

    “嘶——”

    鹿见溪捂着迟一步剧烈疼痛起来的胸口,没忍住骂了句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