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节

    不知是否是鹿诗那一声姐姐作祟,他竟然觉得黑暗之中的那人和一个人的身形格外相似,像到让他短暂地恍惚了一下。

    鹿诗伸手去推她,她却没有醒来。

    迷障之森的夜里露寒且灵气匮乏,鹿见溪身体的情况太差,竟然在入定调息之时,短暂陷入了昏迷。

    鹿诗慌乱不已,见鹿见溪似乎短期内无法醒来,只得回过身面对虞竹。

    半是恐惧,半是疑惑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明明将人用药物迷晕之后,捆好了,丢在另一个山洞深处——境主亲兵豢养的逐影兽有血脉追踪的能力,她不能冒那个风险和他待在一起。

    虞竹却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兀自问:“这是你姐姐?”

    鹿诗不明白他为什么有会有此一问,却下意识地觉得不该忤逆触怒他,老实应声:“是。”

    “你姓鹿。”他的语调有了些波动,“她叫什么?”

    “鹿、鹿涧溪。”

    死一般的寂静。

    鹿诗听到他似乎轻轻喘息了一声,呼吸之中隐隐有丝颤抖。像是短暂地忘了呼吸之后,身体机能强令他进行了一次深呼吸。

    鹿诗深觉莫名,便见他忽然俯下身,捡起了根燃烧中的木枝。

    火舌就在他指尖不远的地方跳跃,闪烁着,分散了洞内的光源。

    他像是不  怕烫,就那样举着柴火,走了过来。

    虞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鹿诗却感觉到他眸底深处的疯狂与按捺的、炙热的情绪。浓烈偏执到让她害怕,下意识地想要抱紧鹿涧溪:“不,不要动她!”

    虞竹却只走到了鹿见溪三步之遥的距离,便定住不再往前。

    手上的火光足以照耀,让他看清她的容貌。

    清冷的晨风从洞口涤荡而过,

    拂过他皮肤之时,莫名激起股发麻般的感触,像是细密的电流,甚至带来了轻微的痛楚。

    只一眼,虞竹便确定了。

    是她。

    是姐姐。

    ……

    鹿见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久违地见到了温竹。

    他吹笛子给她听,脑子里却忽然有个声音,警铃大作,非说温竹是祸害,是来索她命的。鹿见溪无法对温竹设防,珍惜地听着那笛音,越听越困,后来渐次有鬼压床的感觉。

    意识半梦半醒间,好似听到温竹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分辨不清,着急起来,却也怎么都苏醒不过来。

    不知挣扎了多久,

    猛然一睁眼,人从梦魇之中挣扎出来,心有余悸地喘息两声,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

    鹿见溪原地站了一会儿,方意识到什么似的低头:?她的血线竟然恢复到了五十?

    再看洞外的天色橘黄,日沉西山,火烧连云,竟一时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

    “姐姐醒了?”

    鹿诗从洞口飞跑过来,绯红的衣裙蹁跹,一派活泼俏丽的模样。身后跟着三两蓝白衣袍的人,正是闲意山赶来救援的弟子们。

    他们望见鹿见溪,隔得老远便停下脚步,躬身见礼,头却不曾低下,略显抵触地唤了句:“小师叔。”

    鹿见溪受了他们的冷待也不在意,无声点了点头,心里的疑窦很快放下。

    既然师侄们来了,想必是他们给自己吃了疗伤的丹药。疗伤自我修复期间,人本来就会极度疲累,加上她气血不通,出现“鬼压床”也很正常。

    “姐姐感觉好些了吗?”鹿诗自然而然地过来拉住她的手,“昨夜你昏迷过去,可将我吓死了。”

    鹿见溪茫然:“我昏迷了?”

    鹿诗点点头:“师兄们说,这里的迷障有问题,长期吸入之后,会扰人心神。昨夜我也做了个噩梦,就像真实发生的一般!得亏是假的,不然我都要没命了。”

    第5章 你认不出我了吗?

    左右没出事,鹿见溪并没有将昨夜的反常放在心上,随口应了句原来如此。

    鹿诗见姐姐似乎心情不错,亲昵挨过来道:“师兄说附近出了灭族的惨案,状况惨烈,阿姐……”她低声哽咽,“阿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鹿见溪见众师侄听到“阿竹”这个称呼,脸上并无茫然,想是她昏睡的时候,鹿诗已经告知了他们虞竹的存在。

    转去询问那几个弟子:“外头什么情况?”

    五位弟子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像是没人想冒头应答她的话。

    还是一  位腰间挂紫牌,一脸憨厚的方脸弟子朝前走了几步,道:“回小师叔的话。我们跟着小师叔的标记御空过来,恰好望见这方朝南二十里处,有一族落的余烬,像是刚发生了一场灭族惨案。且旁边山崖上留下了一大队逐影兽和境主亲兵的残骸,全是被人一剑毙命的。”

    这话听得鹿见溪一愣:“一剑毙命?”

    鹿诗不是说虞氏并无抵抗之力?

    转念又想:若虞氏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又怎么会族灭?

    方才答话的弟子苏元似知道她心里所想,憨憨地挠了挠头:“恩。也许是外来者,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士。”

    鹿见溪扫他一眼:“……”

    怕是个憨憨吧,武侠看多了?

    这世上有几个人敢不惧皇族权威,无仇无怨的,动辄全灭境主亲兵?

    拔刀相助也没这种助法,透着股子邪性。

    总之此地不宜久留。

    鹿见溪吩咐弟子们即刻动身,赶在入夜之前离开这片族域。

    众弟子尚未应话,洞口匆匆跑进来一人,穿着同样制式的蓝白衣袍。

    他停在鹿见溪面前,先是敷衍地供了下手:“小师叔醒了?”

    随后语气带着点欣喜,对大家道:“我找到人了!”

    其余五位弟子顿时哄然闹起来,面上是实打实的激动,用眼神邀约鹿诗:“师妹,还真有幸存者,走,快去救人!”

    鹿见溪脸上木了一瞬,将目光投向鹿诗。

    鹿诗眼神躲闪着,解释道:“阿姐你适才昏迷着,我们不知你多久才会醒,也不敢随意挪动。左右闲着等待,便有两位师兄先到附近去查探,看看是否还有人生还。”

    鹿见溪:“……”

    闲意山以不问红尘,隐世而居为理念,弟子年幼时就被收进门派,不常在俗世走动。

    虽然是个佛系的门派,闲意山的师祖白季实力却极其强横,乃是曾侍奉皇族的八位国师之一,因知自己时日无多,放下了虚名功利,来到这偏僻的叶州养老。

    有这样一个靠山在,闲意山的弟子就算偶尔外出历练,也向来无人敢欺。

    内外两种因素,直接导致门派里风气相对淳朴,众位弟子性子也多像萧明空,一个赛一个的不谙世事。既无心眼,也无主张,大多数人都怀揣着一颗向善的心,对救人这种事有着坚定的使命感。因而鹿涧溪这个师门耻辱,才会如此令他们厌弃。

    善良是好事。

    鹿见溪眼瞅着他们前呼后拥地纷纷跑出洞去了,拦都拦不住。

    只期望他们找到的真是虞氏残脉,而非什么乖戾邪性的大魔王。

    ……

    一群人成降落伞状队形分布,跟着那名来报信的弟子十七,来到一处洞窟前。

    十七那里头道: “我自己一个人,不敢离太近。洞窟里头像是个锦衣公子,年纪看着不大,蒙着面。但他气息很微弱,恐怕是情况不好。”

    “蒙着面的锦衣公子?”鹿诗听到这句,顿时按捺不住一叠小跑冲在前头,紧张一  般地呼唤着:“阿竹,阿竹是你吗?”

    鹿见溪:“……”

    有琼瑶剧那味了。

    她在后面慢慢走,

    众弟子也不愿意上赶着去碍人家小道侣的眼,于是一个赛一个的磨蹭,几乎都要落到了鹿见溪后头。

    但洞穴不深,众人很快走到尽头,

    苏元往内走了两步便看见正背对着他们的鹿诗,忽然跪坐在地上,恰好地遮挡住那道人影。肩膀颤抖着,仿佛悲切,呜咽地唤了一声:“阿竹!阿竹你醒醒。”

    鹿见溪一面隐约觉得预料之中,一面又觉得诧异。

    还真是虞竹?

    鹿见溪颇觉神奇,随着人群走上去。

    时值入暮,洞穴里的亮度不高,入口处投来的光线被鹿诗挡得死死的。从鹿见溪的角度看去只能依稀望见一个仰面躺着的人形。

    他微微低垂着头,发丝垂落遮住了额头,面上还蒙了一层面纱,看不清容貌。从身量来看,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骨骼匀称。肤色奶白,一身雪衣,像个养尊处优的公子。

    只一个剪影,就能瞧出精致与美好来。

    鹿见溪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没见着他有明显外伤,询问道:“他怎么了?”

    “许是昨夜的那些迷障。他没事,只是昏过去了。”鹿诗视线垂下来,直往鹿见溪身边靠,“姐姐,你帮我一把,将他扶起来吧。”

    鹿见溪意外地指了下自己:“我?”

    这话说得莫名。

    虞竹是她的道侣,明明有其余男弟子的选项,怎么也比她这个做姐姐的扶来得合适,怎地却偏偏来唤她?

    鹿诗连连点头:“劳烦姐姐了。”

    一点小事,鹿见溪不想在众弟子面前驳了鹿诗的请求。

    依言在虞竹的面前蹲下来,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手腕一个用力,将人扶坐起来。

    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如何,这位小公子似乎很轻,轻到她只是这么稍稍一带,人就自然而然地歪倒依偎进了她的怀里。

    柔软的头发贴着她的下巴,微弱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像极了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