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节

    鹿见溪自我消化地想通这些,一手仍捂着脑袋,看着温竹的眼光愈发地怜惜温和起来。

    温竹:“???”

    系统:我他妈太难了。

    鹿见溪咳嗽了一声,同温竹续回刚才的对话:“系统不允许我将系统里的数据告诉你,刚才就是在惩罚我。”

    温竹脸色惨白,立马捂住自己的耳朵:“那我不要听了。”

    “害~”鹿见溪好笑地抓住他的手,“也不是多重的惩罚,只是有些恼人罢了。等以后时机合适,我再告知你。”

    温竹这才安心了些:“好。”

    ……

    有关解铃树,系统只有一句介绍:世界本源之圣物。

    还特地嘱咐:请宿主一定小心对待。

    更惊人的是,解铃树附近自然形成了一个约莫方圆一丈的无形结界。

    除了她,谁也不得靠近,无法触碰到解铃树的枝桠。

    这让鹿见溪隐隐意识到,她人物面板那里显示“身份定位——顶级”的分量。

    女主待遇?

    太可了吧。

    唯一可惜,是温竹不可以和她共享这份待遇。

    不过依系统的尿性,若她提出共享,它可能要在她颅内办丧礼,想想还是作罢。

    鹿见溪和温竹两人围着两颗新种植的枝桠东摸摸,西看看,没咂摸出个所以然来。

    成熟的西龄果污染度太高,被她暂时放在了解铃树的结界之内,打算等完全净化了,她才会服用。

    忙完这些,眼见将要入暮。

    鹿见溪想着趁天黑之前,在自己的竹屋旁边另辟一间屋子出来给温竹居住,却被他拦住。

    “姐姐还受着伤,这些琐事就先不用操心了,还是先行调息恢复身体吧。”

    他从不远的小溪边取了些干净的水过来,拧干了毛巾,递给她擦脸,笑吟吟地:“这些事我自己会做。”

    鹿见溪老欣慰了,盘腿坐在床边仰头望着他,满脸写着“孩子懂事了啊。”

    “可是你会建房子吗?”

    就她也是荒野求生一个多月,实在无聊琢磨出来的,废了不少竹子来着。

    原身不太讲究这些,先前都直接住山洞的,她真的不可。

    温竹眨巴眨巴眼:“不会。”

    鹿见溪:“……”

    “可我见姐姐的院子挺大的,也有两间房……”他温顺地将她瞧着,带着点小心,“我不可以住这吗?”

    鹿见溪被他用这样的  眼神一抽,就无条件心软,犹豫:“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那房间太小了,也没收拾……”

    她最开始是想给自己多建一个仓库出来的,好堆放一些杂物:譬如那些被她整废了的竹子,如今大多还堆在那。

    对比卧室小了不少,本就是偏屋,方向也不正。

    多建一个房子而已,大可不必让他在那里委屈着。

    “我可以自己去收拾一下。”温竹坚持,“等姐姐彻底好了,再教我建房子吧,我们一起。也不急于这一时。”

    鹿见溪被他说动了,点点头,揉着酸疼的肩膀,心里隐约地泛暖:小天使就是会心疼人。

    温竹又低头替她擦手,沿着掌心到指尖,一一耐心细致地擦拭着。

    鹿见溪被他挠得手心痒痒,咯咯直笑,颇有些不适应,“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做这些?”

    “没学。”他垂眸凝视着她纤细的手指,握在手心,舍不得离开,轻声,“只是离开姐姐之后,我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你。好不容易再见到了,就想待你更好一些。”

    抬头,对上鹿见溪略显错愕的眸,静了一下,失笑补充道,“小时候不懂事,总叫姐姐操心了,觉着亏欠得很。”

    鹿见溪才笑出来,用刚给擦干净的手捏了一下他的脸,“说什么亏欠不亏欠的,见外。”

    指上的触感柔滑,鹿见溪咦了声,笑嘻嘻的,又歪着身子,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的脸:“抬头我看看~”

    温竹被她看红了脸,

    视线温吞地从她的手上挪开,飞快地在她近在咫尺的脸上扫了一下:“怎么了?”

    “你长好看了唉。”鹿见溪觉得惊奇。

    小时候看他,像是童话里的洋娃娃,

    奶白的皮肤,乌黑的眼睛跟葡萄似的,是可爱的圆圆的形状,连脸颊也带着轻微的肉感。

    她小时候起就最爱捏他的脸,像捏/奶团子。

    现下看,又不一样了。

    模样长开了些,是少年独有的纤细美感。仔细打量,不留神便跌入那片靡丽的眸色之中,漂亮得让人晃神。

    养孩子就是这样。

    整日里在一起,日积月累的,看不出差距来。

    陡然分开一段时日再见,才意识到他正在成长着,且长得飞快,叫人惊奇。

    鹿见溪拿手比量了一下两人的身高:“你现下这个身体,是多少年岁?”

    “16。”

    “那和前世差不多啊~”鹿见溪收回了手,钻到被子里去,喃喃,“我都没察觉你竟都这么大了。”

    温竹冲她笑了下,替她掖好被子,又摆放好被她乱蹬踢出去的鞋子:“姐姐夜里早点休息。”

    “嗯,帮我熄一下灯。”鹿见溪含含糊糊应:“明天早些起来,我带你去一趟启云峰,办理好弟子的身份牌。”

    “好。”

    温竹熄了灯,带上门退出去。

    鹿见溪实是累及了,白日里全是强撑的精神。

    自她出玉泉谷,连着数日在妖灵山脉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紧绷着心神,除了重伤昏迷过去,几乎  没怎么合过眼。

    调息可以解除身体上的疲惫,却无法缓和精神上的困倦,她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鹿见溪挨着枕头,迷迷糊糊中偶尔听到隔壁温竹蹑手蹑脚整理屋子的声响,有种回到的前世的错觉。

    莫名安心,很快地沉入了睡眠。

    ……

    第一道晨光透过窗子投射进来,照在人的眼皮之上。

    鹿诗睁着一双赤红的眼,趴在床铺上苏醒过来。随着意识清醒,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她第一次觉着活着原来是件如此痛苦的事。

    不知是她命硬,还是铃雪那个变态老妖怪刻意戏耍,不想给她一个痛快,非要看到她饱受痛苦,生生煎熬的模样。

    她那一口气始终没能咽下去,被仍在这破败的小屋里,遭受众人或嫌恶或恐惧、或嘲讽或虚假关怀的目光洗礼。

    那道道谴责的眼神,像是能刺穿她这一身皮肉,腐蚀她的灵魂。

    她不堪其辱,恨不得能立刻死了。

    却又恐惧于生命的消亡,不甘心就这样咽了气,矛盾地咬牙强撑着。

    吱呀——

    木门不知多少次被人推开。

    鹿诗甚至没有动弹一下,麻木地闭着眼。

    等了良久,没听见人吱声。门边,人存在的感触却异常强烈。

    鹿诗忍不住还是睁开了眼,看到了一个她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温竹。

    第12章 佛系养老生活

    他换了一身簇新的闲意山弟子制式的蓝白衣袍,

    穿得齐整,一丝不苟,莫名有点儿学院里最乖的崽的既视感。

    那张脸也是安静无害的,似乎特别精细打扮过了,气色也是极好的,唇红齿白,漂亮得很是醒目。

    见人便扬起三分笑意: “醒了?”

    鹿诗喘息着,撑不起身来。

    脑子里钝钝的,下意识地感受到危机:“你来做什么?”

    温竹这才走进屋子,扫了四周一眼,配合地答道:“我来找你取一件东西。”

    他语气太乖,没有一丝威胁之意。

    鹿诗不知温竹能找她拿什么,恍惚着问:“取什么?是阿姐让你来的?”

    温竹摇摇头,“我是自己来的。”

    本是多余,刻意而无辜地道了一句,“姐姐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你,怎会叫人来看你。”

    这话成功地刺痛了鹿诗。

    “不可能!”她突然嘶喊起来,眸子里全是血丝,红得快要滴血。呼吸粗重,“我伤得这么重,阿姐不会不管我的,她不会对我这么绝情的,她不会!”

    “定是你,定是你!是你怂恿不让她来见我!”她癫狂地仇视着他,“才见不过两天,你就能将我阿姐迷得神魂颠倒,叫她如此、如此偏袒于你,你定然是用了什么妖术!呜……不然阿姐她不会那么对我的……”

    她本就脆弱、苦苦支撑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捂着面,失声恸哭。

    满室凄厉的哭喊声,闻者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