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节

    俯首在她耳边,小声:“姐姐,我们不要灵石,要云纹草。”

    第21章 消失

    鹿见溪脑子里猛地敲响了下警钟,

    她久不与外人打交道,不动心眼很久了,险些失言。

    未得亲身体验之前,就连师尊白季都不曾  相信她所说污染之事,更何况初见的秦知雪?恐怕会怀疑她别有用心吧。

    幸得有温竹时刻警惕。

    鹿见溪暗暗松了口气,鼓励地回握住温竹的手。

    柔软的指尖滑入他的指缝之中,轻轻交扣。

    温竹:“!!!”

    秦知雪坐得远远的,都能看见那貌美小公子瞬间耳根通红。

    低着脑袋一声不吭,身上却仿佛正一朵接一朵地开出小花来。

    秦知雪:“……”

    谈个生意也要被虐狗,人干事?

    ……

    鹿见溪没意识到她做了什么,一心只有赚钱养家。

    西龄果被炒成高价,弊端全面爆发之后,云纹草的身价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一夜暴涨。

    温竹说得没错,换灵石的确不如换云纹草。

    鹿见溪拿定主意后,一次性和秦知雪做了笔十枚翠青品色绿果的交易,以成本价换到品相上佳的云纹草共计五万株。

    鸿蒙城的库房内一时拿不出那么多云纹草来,秦知雪先支付了五千株做定金,再从其他城池的库房内调取存货,答应三日之后一定交付。

    秦知雪不知鹿见溪要这么多冷门的低阶药草做什么,也不好多问。

    见鹿见溪交易完没有多留的意思,顺手指派了两个护卫给她:“鹿姑娘也有几年没来鸿蒙了,有个向导逛起来会轻松许多。你若是有什么需求,随时和他们说,一应吃喝都记在我的账上。”

    鹿见溪摆手:“不用了,我不喜欢人跟着。”

    秦知雪看了一眼温竹。

    鹿见溪:“他不一样。”

    秦知雪便笑了:“鹿姑娘不要多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鸿蒙宵小多,姑娘今日已经见识过了吧?宵小的手段上不得台面,防不胜防,你现在是我的贵客,我自然不想你出事。”

    鹿见溪明白她所指,但仍是道不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秦知雪给人虽是部分处于好心,同时也有垄断西龄果买卖,不让她与其他商会结交之意。

    鹿见溪不排斥只和她做生意,但不喜欢被人拉入阵营,打上标签。

    ……

    从枫亭商会出来,天色已然落暮。

    鹿见溪随意找了间店家住下,抬手准备给店家支付房费的时候才意识到:她好像就这么一直牵着温竹,牵了一路。

    掌柜地直盯着他俩瞧。

    鹿见溪试图收回手,手指却蓦地给人缠紧了,像是不愿意撒开。

    她下意识地补了句“我拿灵石”,温竹才不情不愿地缩回手。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事后两人一起回房,她走在木质的楼梯上,规律而和谐的脚步声缓缓敲响在心底。

    她袖下的手指收拢,微微不自在地搓了搓,仿佛才迟钝地感知到了残留在掌心的体温。

    最近,她待温竹是不是有些过于亲密了?

    在玉泉谷时,纵使同门之内再多流言蜚语,暧昧打趣,她身正不怕影子斜,从未放在心上过。

    可方才掌柜的打量他两的眼神,却让她回想起来莫名心惊肉跳。

    弟弟都已经成年了,真得要注意避嫌了啊……

    ……

    温竹在她房间的地板上打了地铺。

    鹿见溪洗漱回来,看到此情此景,瞳孔七级地震:“你房间不是在隔壁吗?这是做什么?”

    温竹早钻了被窝,在雪白的云被里露出张红润的小脸来,眼睛晶亮:“秦二小姐不是提醒咱们要小心防贼?我同姐姐隔远了,若是半夜被人绑走怎么办?我害怕。”

    鹿见溪被暴击掉半管血,长长地呃了一声。

    如果以往,他软声要求,她全都会纵着他了。

    眼下她正心虚,说什么都不敢应。

    蹲下身,戳了戳他的云团被:“别怕,隔壁的床同我这张是挨着的。但凡有事,你轻轻敲两下我都能听见,不用在这打地铺的。”

    “……可是我都已经躺下了。”温竹眸子黯淡了几分,小声:“而且我想和姐姐一起。”

    鹿见溪勒令自己不能心软,态度坚决,“听话。”

    温竹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终耷拉下了眼皮,默默起身,听话地收起自己的被褥。

    低落道了句姐姐晚安,带上门出去了。

    ……

    他离去的背影里满是失落和委屈,看得鹿见溪心里极不是滋味。

    夜里辗转难眠,便起身,摸黑去了一趟他的房间。

    温竹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

    鹿见溪没惊动他,偷偷在他的房间窗户和门口一一设置上铃铛:若真有宵小不长眼,敢来动温竹,她也能第一时间收到警示。

    做完这些,她心里的愧疚散得七七八八,安定多了,终于能回去睡个好觉。

    并不知晓,等她合上门后,床帐内团积的黑暗深处,温竹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

    静静凝视她的身影投射在单薄的门扉上,脚步轻快,越走越远。

    ……

    凌晨的光景,月色还未散尽。

    一只奶白的小肥啾吧嗒落在窗沿,蹦蹦跳跳,发出清脆的鸣叫。

    那声音分明轻微,也并不扰人,鹿见溪身子却轻轻一抖,猛然睁开眼来。

    小肥啾被惊飞了魂魄,尖叫着,跌跌撞撞地逃远了。

    鹿见溪同样惊魂未定,按了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重重喘息起来。

    她做了一场噩梦。

    梦里的温竹像是走到了悬崖边,一步之遥就要坠下去。

    她感到害怕,伸手想将他捞回来。

    他苍白着小脸,却朝后避让着退了一步,漆黑的瞳,认真地凝视着她:“不是姐姐说不肯碰我?”

    她解说不及,眼睁睁看着他一脚踏空,坠下深渊去。

    ……

    鹿见溪揉了揉脸,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这么莫名的一场梦。

    梦里的温竹性子不似往常的模样,透着股子说不出的偏执和古怪。

    她缓不过神来,心里砰砰直跳,下了床,想要给自己斟杯茶水喝。

    隔着聊胜于无的单薄门板,她听见楼梯处有人走动的声音,像是早起的店小二,在清扫走廊过道。

    他渐次走近了,停在了温竹的门前。

    忽然低低咦了声:“这地上怎么会有个铃铛?”

    嘀铃铃——

    铃铛在他手上,发出一连串的声响。

    鹿见溪短暂地愣怔了一会儿。

    旋即从脚底升腾出一股子刺骨的冷意,迫得她险些心脏骤停。

    她冲出房间,一把推开了温竹的房门。

    满室狼藉,窗口洞开,冷风呼啦啦地灌进来。

    本该安睡在床上的人,消失不见了。

    第22章 我的错

    月色黯淡。

    铃铛藏在隐蔽处,若非提前知晓,触发铃声无可避免。

    蒙面敛息的黑衣人蹑手蹑脚推开窗子,

    袖口触及绑着铃铛细线的前一秒,似有清风拂过,细绳轻轻摇晃,先一步兀自断裂开了。

    悬挂的铃铛没有坠地,静浮在不起眼的角落。

    黑衣人浑然不觉,窃喜着得手轻松,一掌劈晕床帐内正“熟睡”的小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