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8节

    他开心得毫无芥蒂,叫她更加惭愧了。

    冲人笑笑,在他位置的对面坐下:“恩,吃饭吧。”

    温竹的手艺是一绝,更遑论桌上三素两荤一汤,全是照着她的口味做的。

    鹿见溪有意捧他的场,也是做补偿的心理, 特地添了两碗饭,埋头吃得专心致志。

    温竹陪着吃了小半碗就停下了,

    他还受着伤,不适合吃太多五谷杂粮。但也没走,就坐在桌边慢条斯理地喝汤。

    看鹿见溪第三碗饭见底,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起身递过来时,冷不丁开口:“姐姐今日回来,为什么都不太看我?”

    鹿见溪伸出接鸡汤的手一抖,险些当场翻车:“咳,我吃饭呢。”

    温竹:“……”

    他  沉默地起了身,径直坐到她身侧来了。

    鹿见溪简直要消化不良,擦了擦嘴,终于抬眼瞧他:“怎么了?”

    “我想你看看我。”温竹直直望着她的眼睛,眸光软软的,带着点儿委屈,“我还以为姐姐今日出门,是躲着我去了。”

    “哈哈哈……”她嗓子发干,“想什么呢,没有的事。”

    那违和的语调,她听着都觉着假。

    但温竹没让她难堪,就像是接受了这个说辞,乖乖点了点头。

    又问:“那姐姐找掌门师伯是商量什么事?”

    见话题被岔开,鹿见溪暗暗松了口气,将“清液”的提纯计划同他说了,“咱们两人力量有限,闲意山弟子众多,正是合适的助力。师兄答应尽快给我拨分出一批弟子来,特地筛选过,全是可信的。”

    温竹替她夹菜,一面应和着她的话道:“姐姐在外头向来话少,不喜与人结交,唯独与掌门师伯聊得投机,也格外信任他。”状似无意,“是因着原身的关系吗?他们从前关系很好?”

    鹿见溪摇头说不是,停下著来。

    温竹偏头,追问:“那是?”

    鹿见溪沉吟了会儿,觉着这事儿不必瞒他。

    或早或晚,他都是要知道的,只是从前没有合适的机会提出来。

    迟迟开口,“其实……”

    温竹的心跳骤然快起来,

    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无形的恐慌。

    冲口而出,试图阻拦:“姐姐若是不想说,就不要勉强了。”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只是话到嘴边,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脸,“其实是我觉着临师兄为人不错,想之后同他结为道侣。他性子好,应当是个良配。”

    鹿见溪心里惴惴地,臊得慌地瞥他一眼,“这事儿你先别往外说,八字还没一撇呢,没得给人知道了尴尬。”

    温竹像没听懂,怔怔地重复了一遍,“良配?”

    鹿见溪恩了一声。

    心想温竹这样的年纪,或许正是心怀浪漫的时候。情窦未开,又向往着纯洁美好的爱情。自然觉着既然要成婚,就得和自己喜欢的人,而非谈什么合适不合适。

    听到她说良配一词,大概觉着荒谬吧。

    如果是旁人说给她听,她也觉着荒谬。

    奈何她被系统制约着,没法解释说这是锦囊给的提示,是上天的安排。

    拼命挽尊道,“就是合眼缘。料想以后会合得来,就想同他多处处。今日议事,这才耽搁到了现在。”

    她是相信缘分的人,也有些死脑筋,一旦认定临云逸合适,就会直奔着这条路一直走了,自然言语多加维护。

    温竹没有应声。

    鹿见溪见他神色不对,压低了嗓音,“你不会生我气吧?”

    她这么说,就相当于坦言了之前说不回来吃饭是故意为之的,他完全有理由生气。

    “没有。”他翘了下唇角。

    鹿见溪见他面上带了笑,不疑有他。

    起身收拾碗筷,“你还伤着,就先回房休息吧,碗筷我来洗。你没事就不  要起来走动了,明天我亲自下厨,你尽早将伤养好,比什么都好。”

    说着,将碗筷收拾齐整了,端去厨屋的水池里。

    修仙之人洗碗不见得真要动手,捏个去污的诀,再用清水冲刷两遍就好。

    她捋起袖子,俯下身准备去取水,腰身蓦然给人抱住了。

    温竹从身后靠上来,双手紧紧圈抱着她,低头埋首在她的脖颈间,呼吸温热,在她耳边轻轻唤:“姐姐。”

    鹿见溪动作猛僵,“?”

    “喜欢你。”近在咫尺,他的嗓音有些不易察觉的低哑。

    这是又魔怔了吗?

    鹿见溪头皮发麻,无奈试图掰开他的手。

    却被他环得更紧,喃喃发问,“姐姐同掌门师伯成婚之后,会不要我了吗?”

    鹿见溪呆了一下。

    “他会住到玉泉谷,还是你会搬去同他住呢?”温竹难过地蹭了下她的耳垂,语气里透着被遗弃的惊慌,“到那时,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和姐姐分开……”

    他原来,是在担心会被分走姐姐的宠爱吗?

    鹿见溪高高悬起的心,这一刻终于有了着落,四平八稳地落了地。

    原是她思想糟污,会错了意。

    温竹本还是个孩子,纵使是被药力影响而爱黏着她,倾吐心意,可那又怎么会是男女主之间的爱/欲?

    只是单纯的依赖喜欢,想要永远和她在一起罢?

    “我怎么会不要你。”鹿见溪拍着他环在她腰身上的手,缓和着嗓音,好笑地安抚他,“且不说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就说以后,等你有了道侣,难道就能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吗,傻不傻?”

    她早设想好了各自成家的以后。

    温竹垂着眸。

    仿佛鱼雷入深水,里头炸开了花,表面仍是风平浪静。

    也只剩这一具壳,伪装完好了。

    温竹呼吸微微颤抖着,细声重复:“姐姐答应了的,不会不要我。”

    鹿见溪丝毫不觉,连连点头:“恩恩,放心吧。”

    ……

    鹿见溪解除了心里的芥蒂,自然不再避着温竹。

    相反,她开始格外着紧他恢复地异常慢的伤势,一方又要安抚“失宠”弟弟的脆弱心灵,抽不开身,便传了信给临云逸自己无法赴约。

    没再出门走动,只留在家陪温竹待了几天。

    三日之后,

    临云逸亲自送来弟子第一批提炼好的药液。

    鹿见溪一一验货,觉着品相皆不错。

    同临云逸一起进炼药房,尝试用药材萃取液炼制了一炉“清液”,效用也分毫不差。

    鹿见溪很满意,笑嘻嘻同他道,“‘清液’售卖一时,还劳烦师兄多操心。我这些年没在外头走动,没接触过什么人脉,期间周转,全仰仗师兄的手段。”

    临云逸本就将这事当做自己的事来看待,闻言没同她耍嘴皮子寒暄,直问,“你道不想让‘清液’首先出现在叶州此等偏远之地,要运去中央大陆。可要跨洋,便要同境主申报行船,做好报备,这事你预备怎么办?可需同他直言?”

    鹿见溪没想  到修仙界还有“海关”这么一说,给生生问住了,思忖一会儿:“那商会走货,全要在境主跟前过了数不成?”

    “大体是要走一走的。”临云逸道,“也是一道程序。不过商会常在境主跟前走货,批次多了,卡得不严。甚至有些大型与中央大陆有往来的商会拥有自己的行船,可以打声招呼,直接免检。”

    “哪些商会?”

    “譬如枫亭商会,齐运商会。”

    鹿见溪心想,瞧,报仇的机会来了。

    “先不走商会。”鹿见溪深思之后道,“若是先给了他们,日后要换渠道或者提条件,反会容易与人结仇。”

    “咱们小批次的药运出去,先走自家的门路,规规矩矩和境主申报就好,只说是清心静气的药液。寻常人没服用过西龄果,就算测试也测不出旁的效果来。等清液在中央大陆传开,咱们再慢慢接触商会,走大批次的货。他们主动找上门来,我们才好开价,也不得罪人。”

    临云逸也是这样想的。

    合作之时,想法不谋而合是种极令人愉悦的事情。

    “那这事就先这么办吧。”临云逸看着鹿见溪的眸光更柔和了几分,“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有污染的西龄果,好来给净化天赋刷练度?我想你也不好同其他师兄妹开口,便替你要了些存货过来。”

    拿出一个单独的乾坤囊来:“我只同他们说是我想要研究‘破境丹’,做以备不时之需用的。若用不上,还可还给他们。”

    鹿见溪挑开乾坤囊一瞧,见着里头满满当当的白果,不禁乐道:“果然还是师兄有面子!”

    她想问师尊讨,白季说他懒得费口舌一一同人胡扯,径直建议她干脆一点,夜里梦上面,去偷算了。

    哪怕被逮到了,师兄姐们也不会拿她怎么办,反正她又不是真要拿去用,而是帮人净化。

    鹿见溪当时就彻底死了这条找师尊的心,还没时间一个个去找师兄姐,临云逸就主动替她解决了难题。

    这就是上天给她送来的知心人!

    鹿见溪望着他,眼里要开出花来。

    不愧是女主待遇,系统标注的顶级身份定位,天道待她如此之好,宛如亲闺女啊!

    真是爱了爱了。

    ……

    鹿见溪和临云逸商议事情完毕,从药房内出来,本想留人吃个便饭。

    又想他平日多吃素食,她那一桌子荤腥,恐怕叫他食难下咽,便没开口。想着下回他来,定然做上一桌全素的。

    承了他的情,不回馈一二不是她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