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2节

    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他找不到她了。

    ……

    温竹一度心死。

    求生欲低迷的时候,不死不灭的魂灵反而是一种诅咒式的折磨。

    他在的那个位面,世人皆知西龄果是中邪物,可短时间內提升人的修为,副作用巨大,乃至成疯成魔。

    因而早被帝君明令禁止,毁去九成,顶多在人迹罕至的偏远海岛之上残存了几株,未能被扫荡干净。

    温竹一路服用西龄果并未有异常,加之他没了求生的欲望,本就是个不畏死之人,只想回归本来的位面,因而四处奔波找寻空间相关的机缘。

    他心中急切,灵气枯竭之时,依旧用西岭果取代灵石服用。如此一来,便可以剩下太多打坐调息时间。

    他不染是非,不沾红尘地寻找了百年。

    然而竹篮打水,所有的努力不过一场空。

    本就渺茫的奢望一点点地被消磨成了绝望。

    人的坚守一旦被突破,没有了可在意之物,背向光明,便只剩下行尸走肉。

    就在此时,温竹第一次得到了窥天镜。

    第一次非他主动,

    是被牵连进一起杀人夺宝的混战。

    旁人看他落单,没将他放在眼里,兀自打得激烈。谁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窥天镜最终落在了他的手中。

    温竹拿到窥天镜后,只试着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怎样能找到鹿见溪?

    窥天镜:条件一:晋级成帝君,拥有可穿越位面的能力。

    条件二:窥天镜能量百分之百,可搜寻定位所有位面,找到主人所想找之人。

    温竹握镜的手猛然收紧,平稳的呼吸渐次乱了。

    幽寂无波,仿佛早已死去的眸中有什么一点一滴地苏醒。

    渗透着血色的偏执与疯狂。

    “所以,如何给窥天镜充能?”

    第66章 。。。。

    身负窥天镜者, 皆为天道偏爱  的大机缘者。

    天道给了他们“窥天镜”这一先知法宝,便是对他们寄予厚望,提前给他们一些灾难的预警,希望他们能作出挽回, 拯救位面。

    然而温竹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大机缘者被一一精准狙击, 屠杀殆尽。没了先驱者的领导, 高智慧生灵无法在灭顶的灾难之中寻到出路, 位面最终多半只剩了崩毁的结局。

    他破坏了天道平衡, 手里或间接或直接地沾染了太多的因果罪孽。

    又是“鬼修”, 跳脱出生老病死的五行, 是为天道所不容又无可奈何的存在, 也便难怪系统对他恐惧排斥至深。

    ……

    鹿见溪想, 窥天镜逢难而出。

    而温竹之所以来到现在这个位面, 是因为这个位面染上了西龄之祸,气数将尽, 大概率会有“窥天镜”的产出。

    这本是个恶性循环,无休无止。

    只是阴差阳错, 温竹提前与她在异世相遇了。

    他得偿所愿, 便终止了魔王行为。又恐惧于物是人非,会让两人之间产生隔阂,便瞬间收敛起了爪牙,顺着她的想象,扮作了无辜的受害者,伪装成为了从前那个柔弱无害的小山竹。

    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

    温竹做了彻底的坦白,小心地留意着她的脸色,

    见她神情愈发的沉冷,忍不住畏缩地垂下了眼, 抿着唇,等待她的最终判决。

    良久,鹿见溪轻轻叹了口气。

    那一口气仿佛泄到了地底,道不尽的沉重。

    温竹眼眶泛红,几乎就要绷不住求饶。

    肩膀轻轻颤抖之时,忽然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呆住了:“……姐姐?”

    心下涌上狂喜:“你不怪我?”

    “我有什么资格怪你。”鹿见溪心疼地环紧了他的背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磨些许心底针扎一般的痛感,哑声,“所有人都可以怪你,唯独我不可以。”

    他负了天下之人,唯独没有负过她。

    更遑论负了天下这种说法本就是因果机缘论放大版的说法。

    那些位面崩塌,其根本的缘由是天灾人祸。温竹一心寻人,自然不会去做多余的事,多半得了窥天镜便离开了这个位面。

    抛开因果,温竹做得最大错事是“杀人夺宝”。

    鹿见溪虽然不喜,但也没有特别难接受这一点。因为她知道,若是没有窥天镜,温竹失去了求生的欲望,最终会走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

    或许无意修炼,颓唐度日,在弱肉强食的修真乱世之中死于非命。

    或许对不公的天道心生怨怼,修成不死不灭的旷世魔王。

    两害取其轻。

    他手段偏执,行事疯狂,却终究怀揣着希望,没能堕入最深的黑暗之中。

    鹿见溪做了最坏的心里预期,得知这个现实,已经万分庆幸。

    感知到他的身体正因不安而紧绷着,温柔抚摸着他的后颈,轻声:“好在你找到我了。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

    隔着位面,隔着不相通的时间流动,他穿越过那么多位面,才能来  到她的身边。

    鹿见溪从来不晓,那个软乎乎乖巧温顺的小山竹,不声不响,却爱了她那么那么久……

    温竹呼吸一轻。

    鹿见溪从眼角余光,瞥见他轻颤的睫羽似乎隐约沾染了些许湿意。

    心底一颤,正要回头,却被双手环抱,强硬地拥紧了。

    他撇过脸,无声地埋首在她的脖颈间,不给她看。

    沉默地相拥,重量万千,无法诉说。

    鹿见溪心口发疼,在他的脸侧吻了又吻,郑重地许诺,“以后无论去哪儿,我都会陪着你的。”

    有她看着他,便绝再不会让他落入那样的炼狱之中。

    “嗯。”嗓音微微沙哑,

    又似乎添着一丝拨云见日的欢喜,“姐姐说话算话。”

    ……

    鹿见溪安抚过温竹之后,

    慢慢想起自己穿越之际听到的声音,和她系统主页女主顶配的身份定位。

    想来她和温竹的相遇,或许并不是“阴差阳错”。

    如此局面,多半是天道先认了怂,先将她送到了他的面前,企图阻止事情进一步的恶化。

    系统九成就是天道那一头的。

    她理清楚期间种种因果,在心里冷冷问系统:“既然你们把我推出来与温竹和解,却又暗搓搓地给我一个窥天镜,揭了温竹的羔羊皮。你们这么干,不觉得有点儿过河拆桥?”

    系统险些没能绷住。

    心偏成这样,也是没谁了,死的都要给她说成活的。

    “你也不必故意说这话激我。”系统解决了心腹大患,心情上佳,甚至带了点儿诚恳地同她解释道,“我只是下头办事的,权限有限,最开始并不知道你和温竹之间的关系铁成那样,不然我也不会大胆在你面前说他的坏话。”

    “至于给你窥天镜,揭露温竹的马甲,则是想确保没有后患。你对他没有一点怀疑,必然也不会有所警惕,万一日后遇见了什么事儿……他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开杀戒怎么办?我又不能随意开口提点你,扰乱了因果。你是唯一能看守住他行动的人,我不想冒一丁点的风险。让你们摊牌,只要确保了他再无其他危害性,你放心,天道绝不会再为难他。”

    天道都完全拿他没辙了,好不容易给安抚住,怎么可能还会反复横跳地去激怒他?

    鹿见溪抿了下唇:“你说话反反复复,多次挑拨我与温竹的关系,眼下可信度已经不高了。”

    系统憋屈:“……那你想要我怎样?”

    “要么,我会对温竹公开你的存在。”温竹已经将往事全部告知于她,礼尚往来,鹿见溪也打算将系统公布,毕竟这厮有针对温竹的前科,鹿见溪没有藏下它的理由。

    藏着掖着,恐怕会有别的什么变故。

    系统简直要哭了,学着温竹的绿茶口吻哭唧唧地央求道:“qaq不行啊,他会杀了我的呀。你不知道他背着你是什么样的性子,呜呜呜,我害怕……”

    渴望鹿见溪可以心软一二。

    只见鹿见溪一副吞了苍蝇的  模样,“别假惺惺给那嚎,烦死了。我只是在通知你,没想同你商量。”

    系统:你他妈,同人不同命是吗?待遇差别是不是太大了点?

    一顿,“所以你还能被杀?”

    系统:“……”

    这次是真的抖了一下。

    鹿见溪冷笑起来,道:“要么,你和我解除绑定。”

    她可不想时时刻刻被天道监控着,当做一个工具人,去监管着温竹,这让她感觉不踏实。

    系统弱弱:“可是我有外挂,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