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5节

    “没有人可以走捷径登上帝君的至高之位。哪怕你体内只存余了一丁点儿西龄浊气,劫雷驱散不了它,反会助长它滋生,让它变得无可抑制。我已经瞧见了它在你的心口萌发,齐大国师会像是那些被皇族圈养的树人一般,用血肉心脏养成活枝,最终被栽种在皇族西苑之内,周而复始。”

    除了护法的将士没有  挪动,

    远远赶来围观齐秋珏渡劫的世族之人纷纷将眸光转移到他的心口。

    齐秋珏不愧是最靠近帝君之位的人,心性坚定,竟然没有被动摇分毫。

    森然地看着她,嘴皮子动了动:“妖言惑众!”

    轰然一道劫雷再降,

    粗壮的的雷电撞击在琅琊台的玉面之上,炸开一般,张牙舞爪地朝外延伸着无数细小的触须。范围之广,几乎都要触碰到鹿见溪的面颊,却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轻飘飘地隔档,拨开了。

    因为那动作太过轻微,而未有人能察觉。

    ……

    这一道雷光湮灭之后。

    齐秋珏远不如方才的体面,浑身浴血不说,双目赤红,一株三寸长的西龄木枝从他的胸口破体而出。

    “嘶……”

    在场之人皆是见过树人的,瞥见此情此景,纷纷倒吸凉气:活枝自心脏生长而出,这分明就是树人“成熟”的征兆!

    靠西龄果登帝竟然是一条死路。

    无数世家之人吓得脸色发白,而他们已经服用西龄果数年之久!

    ……

    鹿见溪垂眸:“现下信了?”

    齐秋珏不肯接受功败垂成的结果,眼睛错也不错地盯着鹿见溪,陪着那张血淋淋的面容,无端瘆人:“可你能替我净化。”

    “没错,我能。”

    齐秋珏眸中闪过一丝惊喜,“只要你肯出手帮我,我必护你性命,许你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齐大国师当我是傻的吧。”鹿见溪朝后退去,“若我还存活一天,便意味着往后还会有无数人依靠西龄树与破境丹突破成帝君境。届时已经成了帝君的你,岂会容人挑战你巅峰的位置?自然是杀了我,永绝后患为好。”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反应过来了。

    八方响起无数破空之声,便是各方势力要铤而走险,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抢夺护下鹿见溪,不让她落入齐秋珏的掌控之中。

    人家的话说得明明白白了:只有她能做到帮助帝君渡劫做最后的净化,否则,但凡体内还剩一点儿西龄浊气,便是绝路一条。

    而有了她,就能创造出无数帝君来!

    世家之人疯狂了,

    七十二护卫利剑出鞘,动手拦人,也挡不住八方合围。

    局势混乱,

    鹿见溪处在最中心,反倒成为了最清闲的那个人,冷眼旁观着世家贵族们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疯狂模样。

    总要有人做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付出沉重的代价,让这些罔顾他人苦痛的贵族们也疼一疼。看到贪念的后果,西龄之乱才会最终慢慢平息。

    ……

    雷光散乱,一道比一道粗沉。

    齐秋珏苦苦支撑,一遍遍折断胸口的枝桠,换来的却是木枝更迅速的生长。像是一柄长剑,将他贯穿。

    连眼白最终化为血红的那一刻,他恨毒的眸光落在了鹿见溪的身上。

    琅琊台本是上一位帝君特制的法器,一可冲减劫雷的威能,二可控制劫雷避免波及无辜。

    在第七十九道天雷坠下之前,齐秋珏蓦然自琅琊台上消失了。

    几乎是同时,围在鹿见溪身边不远的世家贵族都感觉到了一股自头顶到脚趾、灌溉倾泻下来的寒意。

    鹿见溪仰头,看到了几乎不成人形,浑身长满木刺的齐秋珏。

    他的皮肤正寸寸皲裂,仿佛正在被什么从内而外蚕食一般,就要崩毁殆尽。

    尊神级的修者或许不会畏惧穷途末路的齐秋珏,却惊惧于头顶垂垂欲落的劫雷。

    他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无人敢挡。

    齐秋珏眸底尽是被戾气侵染之后,疯狂的恨意:“既然你不肯救我,便陪着我一起死吧!”

    鹿见溪面容平静道:“你的大弟子方才问我,一人之性命,与天下苍生之性命,孰轻,孰重?”

    骤降的雷光吞没了齐秋珏的身体。

    鹿见溪怀中,突然显现的雪衣少年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掌,轻而易举地握住了那团无坚不摧、躁动的劫雷,像握住了一团棉花。

    轻轻一捏,便溃散了。

    齐秋珏灰飞烟灭,只留下一株莹碧、生机盎然的活枝,跌下云端。

    冬日里的寒风萧条寂寥,吹干了琅琊台上新鲜的血痕。

    “自然是苍生重要。”

    ……

    苍茫的皇城之巅,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之人都看见了那貌美的少年轻松接下帝君级劫雷的举动,瞪大了双眸,定在原处。

    鹿见溪像是没看到他们惊恐的眸光定格在温竹的脸上。

    一场意外的戏曲唱完,总得有人出来点题。这样登高一呼的招摇事,她可不想要在做第二次,最好一步到位。

    “齐大国师的下场诸位也瞧见了,我奉劝诸位还是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省得得不偿失。”

    人之贪欲,宜疏不宜堵。

    让他们知道所贪之物最终是不可得的,要好过手段强硬的镇压,这世上总有一些不怕死的狂徒,将利益看得高于生命,是怎么也打杀不完的。

    一位鹤发童颜的华服长者上前,瞧着是个辈分身份极高的,眼睛盯着温竹,却是恭敬地同两人拱了拱手,措辞谨慎道:“不知小友方才所言,可以帮忙净化一时,是否还有商量的余地,我等……”

    鹿见溪挑眉,“若是无意误服毒药,该救当得救;可是有人却是有意多次自行服用毒药,到头来还要怪人不肯救命?命是自个的,自个珍惜着,比指望着别人来救要强。”

    华服长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底下之人开始隐约的躁动,似是跃跃欲试,想要说服鹿见溪“恩济天下”。

    “可是我们从前也不知道后果会这样严重。”

    “对啊,我们也是受害者。”

    温竹忽然侧目,拉住鹿见溪的手。

    轻声:“姐姐恼了吗?”

    分明是再低微不过的声音与动静,在场之人却都听见了,纷乱一静。

    鹿见溪冷着脸,道:“是有点烦了。”

    她本不是多耐心的人,也懒得去操心别人的事,若不是这群权贵要搞得位面崩塌,害得她无处养老,也不会出来多此一举。

    温竹揉了揉她的手,柔柔道:“别气。”

    方圆十里的空间一瞬被禁锢住了。

    围拢在鹿见溪的近处的空间,像是被打碎的镜子,突然切割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每一个碎片里,都装着一个惊恐失措的世家之人。

    那不规则的牢笼是由空间裂缝围起来的,触之即死。

    温竹微微低头,亲昵地在她鬓边蹭了蹭,讨好着,“我教训他们替姐姐出气。”

    有人当场瘫坐,吓傻了。

    鹿见溪:“……”

    虽然知道温竹这是帮她做震慑,加重话语权,给一蜜枣再加一棍棒。

    可她险些没绷住。

    这啥?!

    还能这么玩?

    睫毛颤了颤,面上还崩出见过世面的模样,冷冷道:“那便请诸位大人在里头反思两日,分清楚利弊,再自行决断罢。”

    温竹靠在她的肩上忍笑忍得直抖。

    ……

    两位神仙人物无视碎裂的空间,翩然离去。

    留下一堆说出去名号震天的人物,呆若木鸡地蜷缩在碎片空间之内,冷汗如雨下,不敢挪动分毫。

    帝君境,

    那位少年确然是帝君境无误了。

    众人领悟到这个现实,早前仅存的一点,从鹿见溪身上下手的念头也被生生掐灭了。

    谁也看得出来,那少年的眸光始终落在鹿见溪的身上。堂堂帝君,同她说话时软和地不像话,必然是一对道侣。

    世上谁人敢动帝君心爱的道侣?

    皇族的西龄树群被毁,也许就是征兆,齐秋珏的身死更是给世人敲响了警钟。

    看来自此往后,世上无人再敢服用西龄果了……

    ……

    一月之后,

    白季辞别帝后,同鹿见溪温竹一伙回到了闲意山。

    缓解已存西龄浊气的清宁水一概会由丹城提炼,他也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担了。

    回家时正是冰消雪融,春暖花开的日子。

    玉泉谷的药田灵气充沛,连解铃树似乎也拔高了许多。

    鹿见溪好奇地拿手丈量,左右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