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直装下去,为何突然想取她的命?

    阿殷混沌地想着,直至冰冷的长剑悄无声息地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动弹不得,手指扣着地面,硬生生地吓出了一身冷汗。

    “等等——”怀瑾声音暗哑的开了口。

    阿殷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落回了胸膛里,她暗暗舒了口长气,他终于良心发现了。

    怀瑾淡淡道:“先把她绑起来了吧,回到蓟北再处理,那样比较新鲜。”

    阿殷成功捕获到了这话里的精髓,新鲜?她不禁毛骨悚然起来,杀她就算了,还想用她的尸体做什么!

    脑子里很快浮现了一幕幕血肉横飞的画面,阿殷差点没崩溃地尖叫出声。

    “是。”

    接下来男人平平板板板的声音宛如一把大刀穿过阿殷的脑袋,“马车已在外头备好,请主上先移步,属下这就把这老头给烧了。”

    “弄仔细点,别留下痕迹……”

    阿殷猝然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先是一张恐怖的刀疤脸,然后再是怀瑾那双幽深的眼睛,她咽了咽口水,觉得两个黑白无常向她索命来了。

    她伸出手,颤巍巍地抓住怀瑾的裤腿,“求你放过张叔,他什么也不知道。”

    怀瑾蹲下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拿什么求我?”

    “我自己。”阿殷低眉顺眼,“今后,我全听公子的吩咐,公子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我定一心一意伺候在公子身边。”

    “你未免把自己自己看得太重了吧。”怀瑾挑起她的下巴,轻蔑道:“白日你不是还同我说,你不过是个提鞋的。”

    阿殷一时语塞。

    “提鞋的人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怀瑾“啧”了一声,笑微微地歪着脑袋,“没意思。”

    阿殷的眼球迅速转来转去,她大言不惭道:“提鞋也是一门技术活,其中门道多得很,公子您身体抱恙,这荒郊野岭的,您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去找像我这样贴心的人来照顾您。”

    怀瑾若有所思地盯着她,随即嘴角微微一挑,“罢了杨石,就留他一条命吧。”

    名为杨石的黑衣男子收回了伸向张叔的魔爪。

    前半夜被张叔的呼噜声吵得脑仁疼,怀瑾积了一肚子火,这会儿突然就不恼了,只是觉得困。

    “我先回马车上睡一觉,你在这看着这两个人。”怀瑾还不忘强调道:“尤其是这个女人,极其狡诈,不要被她给骗了。”

    阿殷听闻此言,嘴角抽搐:狡诈?到底是谁狡诈?跟他比起来,她这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

    杨石,人如其名,就跟块石头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儿,无声无息,毫无动静。

    阿殷躺在地上打量着他,闲聊道:“你这剑好特别啊,在哪里打的?”

    “……”

    “这迷药的药性得多久啊?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

    “加些柴吧,你没看见火要灭了吗?”

    “……”

    阿殷躺在地上絮絮叨叨,杨石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双手环胸,眼神冷冽而平静,根本当她不存在。

    冷意袭来,阿殷苦哈哈道:“杨大哥,能不能给我添床被子,这大冬天的,我躺在这很容易生病的,万一我生病了,就没人照顾你家公子,我看你也不会服侍人……”

    杨石浓眉一皱,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拾起张叔旁边的被褥,丢在了阿殷身上。

    这药引可不是闹着玩的,阿殷不想再支撑,眼睛一闭,便昏死了过去。

    ***

    天刚蒙蒙亮。

    张叔打着哈欠起身,他张着嘴还没来得及闭上,就被站在大门前的陌生男子惊到了。他急急扫了眼右边,原来怀瑾躺着的地方已经空了。

    张叔脑子一片混乱,忙拍了拍躺在柴火灰旁睡得安稳的阿殷,“快醒醒,别睡了。”

    阿殷砸吧着嘴,含糊道:“干嘛?”

    张叔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出事了。”

    阿殷揉着眼睛,爬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张叔痛心疾首,“你家公子被人毁容了。”

    “啊?”阿殷莫名其妙,扭头看向一脸冷峻的杨石,这才反应过来,她无奈地捂着额头,失笑道:“张叔,您老的眼睛得去癞大仙那看看了,这哪是秋王八啊,这是他的手下。”

    秋王八?杨石目光凌厉地从她的头上落到脚下,这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这么诋毁主上。

    阿殷没理会他吃人眼神,现下最重要的是让张叔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真怕怀瑾半途反悔,拿张叔当柴烧。

    阿殷继续圆上次的故事,“张叔,我们收到消息,同我家公子相约私奔的那个小姐被她家里人给绑起来了,明日便要同个蓟北的一个大户人家成婚了。我们得赶紧去过去抢亲,您就自己先回去吧。”

    张叔穿上芒鞋,说道:“我送你们啊。”

    “不用了,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