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多久,那兔子的表皮开始泛黄,滋滋作响,味道立马就出来了。

    杨石别过脸,喉头鼓动了下。

    阿殷拿着短匕首,熟练地把兔子切好分块,摆在干净的叶子上,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怀瑾。

    怀瑾没接,风度翩翩地一笑,“你先吃。”

    怕她下毒?阿殷撇撇嘴,四只眼睛齐齐盯着她手头动作,她就算想干嘛也没机会啊。

    阿殷也不客气,挑了把兔腿,就着馒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未几,小半只兔子就已被她吞入腹中,她摸了摸油乎乎的嘴,心满意足地打了嗝。

    怀瑾嫌弃地挑了下眉,和杨石吃了分食了剩下的兔肉。

    阿殷翘着腿,眼睛不安分地四处乱瞟,最后终于在车顶上瞧见了她的小宝贝。

    她打了哈哈,背着手慢吞吞地走着,装作饭后消食。她来到车厢旁,弯腰抓起地上的雪,严严实实地揉成团,然后直起身板,毫无预兆地向杨石的眼睛砸去。

    电光火石之间,阿殷脚下生风,迅速跳上马车,一把夺下车顶的剑。

    杨石拍掉脸上的雪,还没反应过来,阿殷便已提剑向他挥去。

    杨石下意识往后一仰,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头顶上飘过,阿殷削下了他一半头发。

    杨石气结,他本身发量就少,这下他得成秃子了。

    他聚了一股力,奋力向对方的肩膀刺去。阿殷急急避开,横起剑鞘抵住了这一剑。

    如此一来一往,两人又过了几招,杨石逐渐摸出了阿殷的路子,那就是没有路子。他暗暗吃了一惊,他不是没有盘过阿殷的底,但想不到她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厉害。

    周旋一番后,阿殷的体力有些跟不上了,不能再玩了,她大喝一声,突然趴下,剑顺刺进了杨石的腿上。

    “哐当——”杨石手中的剑应声落地。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得意的阿殷,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怀瑾的那句话。

    尤其是这个女人,极其狡诈……

    “肉是没毒,可我这剑有毒啊。”阿殷笑吟吟地转过身,看着一脸沉郁的怀瑾,心情大好。

    “怎么,就允许你骗我,还不准我给你的药掺点东西啊。”阿殷走了过去,在他面前,一屁股坐了下架。

    怀瑾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半天,最后低声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阿殷笑得眉眼弯弯,“跟公子比起来,我这还不算什么。”

    怀瑾眸色微暗,随即扯了扯嘴角,“怎么,你想杀了我?”

    阿殷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摆了摆,“不,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来骗我?”

    怀瑾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她,随即不咸不淡道:“本来想拿你当药引,在你死之前对你好一点的,可惜,你不领情。”

    阿殷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她慢条斯理地抬起右手,拍了拍怀瑾的肩膀,随后起身进了车厢,从里头拿了根绳子出来,三两下就把怀瑾捆得跟猪似的。

    怀瑾阴着脸,“你要干什么?”

    阿殷把他压在地上,跨坐在他身上,抡起起拳头,直接朝他门面来了两拳,口中愤愤道:“你个秋王八,骗我也就算了,还想要我的命当药引!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认识你,这两下就当是我给给你的教训。江湖路远,以后我们再不相见!”

    说罢,阿殷翻身而起,跳上马背,她一刀砍断缰绳,头也不回地骑尘而去。

    ☆、霍钰

    宅院内以青砖铺地,打扫的十分整洁,四方各种了几株花和树,这里春天开杏花,夏天开茉莉,秋天开芙蓉,如今到了冬天,便是满院子的梅花香了。

    张叔推开宅门,正屋内传来丝竹声,空灵悠远。

    不过这音乐声在他进门的那刻便立马停了,未几,一身姿颀长,带有点书卷气的男子扶着门,从屋里头急急走了出来。

    “阿殷——”李元英的脸上满是笑意。

    张叔咳了咳,“是我。”

    李元英失望地垂下手,恹恹地喊了一声,“张叔。”

    “你这小子,这么不待见我啊。”张叔摇摇头,顺手关上了门。

    “没有。”李元英摸索着墙,用脚拂开了方才因激动而碰落在地上的碎杯子,慢吞吞地往回走,“天冷,进来喝些酒吧,我刚温好的。”

    张叔随着他往屋里走,瞧着一桌子的好菜,砸吧着嘴忍不住问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

    “阿殷的生辰。”李元英心不在焉道:“我还以为她会回来。”

    “怪不得,这大鱼大肉全是阿殷爱吃的。”张叔也不客气,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小半碗。一饮而尽后,他不由发出一声感叹:“真是好酒,你在哪买的?”

    “阿殷两年前酿的,埋在桃花树下,我昨日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