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0

    阿殷突然就没那么怕她了,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

    这时,小男孩直挺挺地撞门进来了,因用力过大,险些撞坏了一条胳膊。

    “小宁!”魑什拔高声音,呵斥道:“我同你说了多少遍,动作轻点,你这破身子修修补补了多少回,要是再坏,我可懒得再给你找一副了。”

    小宁面无表情地将眼珠摁了回去,轻声细语道:“师父,水烧好了。”

    魑什挥了挥手,“好了,你自己去找点东西吃吧,记住,白日不要出门,在家里好好看猫。”

    “好。”小宁老老实实地点了下头,又直挺挺地出去了。

    “走吧。”魑什嫌弃地瞥了眼阿殷,“你这几日是不是都没洗过澡啊,闻起来一股腌菜味。”

    阿殷抬起胳膊,嗅了嗅,哪有什么腌菜味,胡说八道。

    ***

    浴房里,灯火通明,没有阴森森的色彩,看起来心情畅快多了。

    浴池冒着白气,水里头还装模作样的撒上了一层杏花瓣。

    阿殷围着桶转了一圈,魑什没走,转了两圈,魑什没走,转到第三圈时,魑什开始脱衣裳了。

    阿殷不解地看着她,“你干什么?”

    “洗澡啊。”魑什理直气壮地回道:“这么大的池子,两个人洗还太宽敞呢。”

    眼见她要脱下最后一条裤子,阿殷终是忍不住出手制止,“等等,你给我停下,停下!你个不男不女的。”

    魑什果真就停下来了,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你怎么骂人啊?”

    阿殷闪烁其词,“不是,我,我都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怎么可以一同洗浴。”

    魑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男是女,你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浴房太热,阿殷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她咬着后槽牙,“你若脱了裤子不是女的,我就让你立马变成女的。”

    魑什啧啧啧了几声,拾起架子上的衣裳重新穿上,嘴里咕哝了一句,“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魑什关门走了。

    阿殷松了一口气,解开腰上的带子,一件一件地脱下外衣。

    她顶着一身烧伤的疤痕,缓缓坐进了水里。池水太温暖,她躺在里边,脑子变得沉甸甸的,眼皮也控制不住地往下压。

    隐隐约约中,她听见有人在说话——

    “公主,公主,别跑,小心跌着。”

    俏皮的孩童提着裙摆,跑过看不到尽头的长廊,“平娘,你快些,蹴鞠比赛就要开始了。”

    外场站着两队面容严肃的禁卫军,孩童在他们的注视下,款款步上了看台。

    看台里坐满了盛装的皇亲国戚,正中央的皇帝看上去很憔悴,眼眶发青,苍老的脸上凝固着一种含义不明的迷离感。

    他抬起颓废的面目,冷淡地看了眼来人,并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皇亲国戚们热情的,高高低低地喊道:“公主。”

    公主慌乱地点点头,转头看向球场。

    球场上队伍早已列好,一队红,一队白,公主踮起脚尖,朝场内意气风发的少年扬起了手,“珩哥哥。”

    少年转过身。

    阿殷睁开眼,凝视着昏黄的灯,忽然没了泡澡的心思,她胡乱擦拭了一番,换上了小宁给她的新衣裳。

    那衣裳是魑什的,阿殷穿在身上,浑身都不对劲,一会儿提提裤腿,一会儿挽挽袖子。

    ***

    前屋的门半掩着,从阿殷的角度来看,可以清楚地瞧见里边的情景,魑什躺在榻上,已经化成了男儿身,也就是陵游的模样,他合着眼睛,静谧得仿佛已经沉睡。

    阿殷握紧拳头,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去哪?”冷冷清清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阿殷触电般站直了身子,惊慌道:“我饿了,想找些东西吃。”

    “不用找了,屋里有。”陵游懒懒道:“别动歪脑筋,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去,我也能找到你。”

    阿殷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进了屋。

    木桌摆满了各色的糕点,恰好都是她中意的,阿殷不禁纳闷,这人算命,难不成还能算到喜好?

    阿殷没滋没味地咬了口芙蓉糕,不耐烦地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陵游沉吟着答道:“进宫。”

    “啊?”阿殷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进宫?”

    王上费重金请陵游进宫,他不愿意,还弄死了人家一支队伍,现在回过头来,反倒让她进宫。阿殷不懂,这个来路不明的魑什究竟在想些什么。

    陵游侧了个身,手托着脑袋,笑盈盈地看着她,“没错,你耳朵没聋。”

    阿殷保留最后一丝骨气,强硬道:“我不想去。”

    陵游淡淡地“哦”了一声,“不想去,就把你的身子让出来,给我家小宁用吧。”

    “我去我去。”天大地大,没有命大,阿殷毫无原则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