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2

    可惜,跑了没两步她就被陵游给逮了回来。

    陵游的力气大得很,仅用一只手臂就轻而易举将文茵按在墙壁上,任凭对方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文茵抿着嘴,眼里蓄着两包泪水,微微一眨,泪珠子就顺着脸颊滚了下来,她委委屈屈道:“兔、兔子都还给你了,你干嘛还要抓我。”

    “我饿了,得吃好吃的。”陵游瞧她一脸可怜相,夹带了点逗弄的心思,“我觉得你的心,味道应该很不错。”

    文茵彻底傻了,拼命往后缩,呜咽道:“不好吃不好吃,你别吃我。”

    陵游趁机摸了把她的细腰,微笑道:“都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好吃。你说这心是爆炒好,还是清炖好?”

    文茵哭得满脸都是泪,“我觉得都不好。”

    此刻两人后方的高墙上,阿殷正悠闲地啃着个大鸡腿,不屑地瞧着陵游的所作所为。

    说出去谁信啊,人们又敬又怕的魑什,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骗人家姑娘,不仅骗,还把对方吓得痛哭流涕。

    生为下三滥的同谋,阿殷真是心生惭愧,她摇摇头,对着日月长叹了口气,然后吐出嘴里的鸡骨头,毫不犹豫地砸向了陵游的后脑勺。

    ☆、入宫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让陵游松开了手,他转过身去,看着高墙上的人,意味不明地笑道:“是你砸的我?”

    阿殷舔了舔油乎乎的手指,“是我。”

    公报私仇啊,陵游微微颔首,轻佻道:“怎么?小美人,你也想过来一块?”

    阿殷一跃而下,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慢悠悠地走向他们,嗤笑道:“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欺负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说出去,你也不怕被人笑话。”

    陵游盛气凌人,嚣张道:“说出去?谁敢说出去?”

    这话是说给阿殷听的,她又不是长舌妇,没功夫四处宣扬他的丰功伟绩。

    阿殷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将文茵捞到了自己身后。

    文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仍不忘在阿殷耳边低声劝道:“姐姐快跑,他会吃人心。”

    陵游右手执着扇柄,似笑非笑道:“呦,姑娘这是路见不平,想拔刀相助啊。”

    阿殷没理会他,一手拎起兔笼子,一手握着文茵的手臂就往外走。

    陵游望着她的后背,森然道:“我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话音刚落,四周突然刮起一阵怪风,那风大得连周围的瓦片都给卷走了。但阿殷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依旧面不改色地领着文茵往前行。

    墙上忽然冒出了几条斑斓的蛇,那蛇不大,但毒得很,咬上一口就能要了人的命。这些蛇行事颇有规矩,两条缠住了文茵的脚,两条爬上了阿殷的脑袋,其余的吐着信子在旁观望。

    玩得也太狠了吧,戏本里可没有这一招,阿殷怒目而视,觉得陵游小肚鸡肠,是在报方才的鸡骨头之仇。

    文茵吓得脸色煞白,哭都哭不出来了。

    陵游洋洋自得,“姑娘,做人做事千万不要目中无人啊。”

    阿殷微不可闻道:“是吗?”

    说话间,几条蛇纷纷掉落在地,身子被砍成了三四段,蛇头滚动到角落里,依旧抽搐不停。

    阿殷抹了抹脸上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握拳,朝对方的门面捶去,同时右脚也不闲着,一脚踹在了陵游的膝盖处。

    陵游两处受击,最后呈了个跪拜的姿势。他双手捂脸,哇哇直叫,“你个泼妇,打人不脸,你这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阿殷心情大好,夺过他手里的扇子,在他脑袋上敲了几下,大笑道:“要得就是你见不得人。”

    陵游咬牙切齿,“好啊你……你给我等着。

    文茵愣愣地瞧着这一幕,惊得合不拢嘴,眼泪鼻涕都忘了擦。

    阿殷掉头自顾自的大步往外走,文茵提着兔笼子,不得不小跑起来才能跟上她。

    阿殷淡淡道:“你跟着我做什么,回家去。”

    文茵吐字轻软,“我,我不知道家在哪。”

    阿殷倒退了几步,倒在了文茵的旁边,斜着眼,“那你想怎样?跟着我?我也居无定所,无家可归。”

    文茵低头无言。

    这一低头,阿殷便瞥见了文茵脖子后面有道刮痕,她沉吟了一会儿,道:“回去的时候,不要和别人说起有人要挖你心吃的事,人家问你伤怎么来的,你就说遇到了坏人要抢你钱财,问你怎么跑的,你就说刚好有人路过救了你。”

    文茵没问为什么,乖巧地答应了下来,把衣领往上提了提。

    “小姐——”

    文茵寻声望去,只见小桃冷不丁地出现在了街对面。

    小桃肿着双大眼睛,又惊又喜地跑了过来,口中嗲叨着:“郡,小姐,你到哪去了?我们找遍了整条街都没看见你,吓死我了……”

    文茵声细如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