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我去看兔子了。”

    小桃见到自家小姐并无大碍,压在胸口处的大石总算掉了下来,她喘着气,注意到文茵身旁站着个陌生女子,忍不住问道:“小姐,这位是?”

    文茵偷瞄了眼阿殷,想起她的话,随即答道:“刚才有人要抢我钱财,是这位姐姐出手相救的。”

    小桃听言,忙细细检查起文茵的身子,惶恐道:“小姐,你没事吧?那歹人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文茵不住地摇头,“没事。”

    小桃这才向阿殷拱了拱手,“多谢姑娘救了我家小姐。”

    “举手之劳而已。”阿殷一面回复,一面对着文茵说道:“既然有人来接你,那我就先走了。”

    文茵扯着她的衣角:“姐姐,你到我家去吧。”

    阿殷心中大喜,面上却很平静,“去你家做什么?”

    “姐姐你不是居无定所吗?”文茵甜甜地笑着,露出两个小梨涡,“你到我家去住吧,我家有好多房间,还有好多吃食。”

    小桃面露难色,在文茵耳边低语道:“小姐,这,这恐怕不大妥当吧?”

    文茵眨巴着眼,“怎么不大妥当了?”

    小桃害怕道:“咱们这是偷偷溜出来的,若带一个人回去,被公子发现了,他怕是会生气。”

    文茵稚气十足地说道:“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哥哥知道了,还会嘉奖她呢。”

    “可……”

    阿殷勉勉强强插话道:“那好吧,我同你回去。”

    文茵轻轻鼓掌,“太好了。”

    小桃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看着渐晚的天色,只是催促道:“小姐,姑娘,咱们赶紧回去吧。”

    三人在街尾同另外两个小厮回合,一路向北,来到了一个小宫门外。

    阿殷目光游离,定定地望着巍峨的红墙,好半晌才故作惊讶道:“你家住这啊?”

    文茵点点头。

    小桃敲了三下门,门后边有人接应,立即打开了门闩。

    一上了年纪的宫女,提着灯笼,颤巍巍地从门后探出脸来,“郡主,您可算回来了。”

    文茵轻唤道:“平娘。”

    老宫女的脸在灯光的照映下渐渐鲜明了起来,阿殷盯着她,表情在一瞬间风云万变,不知是何滋味。

    平娘哆哆嗦嗦地将门全部敞开。

    门后是跪拜一地的内宫侍从,他们匍匐着身子,口中皆道:“郡主受惊了。”

    小桃等人见状,知道大事不妙,也急忙跪下。

    阿殷站也不是跪也不是,便蹲了下来。

    有个不威自怒的声音忽然从黑暗中穿来,“上哪去了?”

    ☆、世子

    阿殷偷偷瞄了眼来人,奈何天太黑,灯太暗,什么也瞧不清楚。

    宫门内外静得出奇,侍从们都屏住了呼吸。

    文茵再迟钝,也知道事态不妙,她含着胸,低声回道:“去外边玩了。”

    “谁让她出去的?”黑暗中的人冷冷地开了口。

    平娘吓得连连磕头,话都说不清楚了,“今日庙会,奴、奴才擅自主张,请殿下恕罪,殿下恕罪。”

    世子不容置疑地发了话,“拖下去斩了。”

    “是。”后边的两个禁卫军听令上前捉住了平娘的肩膀,将她往宫门外拖去。

    平娘挣扎着,声嘶力竭地求饶,“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老奴知道错了,求殿下放老奴一条生路……”

    文茵大惊失色,未曾想过自己出宫玩闹竟会惹出人命来,她慌里慌张地拦下禁卫军。

    禁卫军为难道:“郡主。”

    文茵牢牢抱着平娘,一个劲儿地对着世子哭喊着,“不要,不要,王兄,不要。”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你不懂,难道她也不懂吗?既然不守规矩,那就要受罚。”世子厉声道:“不只是她,还有今天跟你一块出宫的人,通通都要被斩。”

    小桃闻言,直接倒地昏死了过去。

    另外两个内监拼命磕头,额头都快磕出血来了。

    “不关他们的事,是我自己执意要出宫的。”文茵肿着眼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王兄,我再也不出宫了,求求你放过平娘,小桃她们……”

    这一声一声的,哭得世子的耳根子都发软了,他一向把礼法教条摆在前头,不容冒犯,可唯独对着傻妹妹无可奈何。

    世子无奈地挥了挥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下杖打三十个板子,逐出宫。”

    文茵用那单薄的小嗓子,做了最后的恳求,“王兄,他们都是同我一块长大的,如果你要把他们赶出宫,也把我一同赶出去好了。”

    “你——”世子叹了口气,道:“板子照打,人就留下。倘若再有一次,绝不姑息。”

    平娘和内监喜极而泣,忙又磕了几个头,“谢殿下,谢殿下。”

    世子冷着张脸,“你们要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