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6

    玩吧。”

    昨日刚挨了批,今天还想着出去玩,看来真是记吃不记打,阿殷忍不住又想叹气,“去哪玩?”

    “王兄上次罚我抄书,我抄好了,得拿过去给他看。”文茵笑眯眯道:“我带你逛一逛王宫,去见见我别的哥哥,尤其是瑾哥哥,他长得可好看了,你见了一定会喜欢。”

    阿殷心不在焉道:“好啊。”

    饭后,阿殷向郡主讨要了一套蓝衣白裙,又让小桃给自己盘了个发髻,往脸上擦了些粉霜。

    阿殷站在半人高的铜镜前,端起小时候学的那些做派,唇角弯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乍一看,确实是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只是一双眼睛,历经风雨,幽静深远,没有半分温婉。

    “姐姐。”郡主捧着一把梅花,从门外跑了进来,“姐姐,梅花好香啊,我摘了一些,摆在你屋里好不好?”

    阿殷拢了拢袖口,转过身,“多谢郡主。”

    郡主刹住了脚步,见鬼似的直勾勾地瞧着她,半晌,呐呐道:“王嫂。”

    没有想象中的愉悦,阿殷勉强地笑了一下,“我不是。”

    “真的好像啊。”郡主感叹道:“比昨晚看起来还要像。”

    阿殷捋着头发,走了两步,想起自己现在走的可是温柔贤淑的路子,不由放慢了脚步,姿势略为别扭地走到了窗边。

    窗边放了个装有枯枝的白瓷瓶,里头盛有清水,阿殷把枯枝拿出来,把瓶子递给文茵,“放里边吧。”

    红梅白瓶,给庄重灰暗的房间增添了一抹亮色。

    “姐姐,你好了吗?”文茵催促道:“外头好像要下雨了,咱们赶紧出门吧,等雨落下来了,平娘就不让我出去了。”

    “嗯。”阿殷抿了抿嘴,仍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出了门。

    天边黑云越来越厚,狂风肆意卷着她们的裙摆,小桃拿着伞,在后头喊道:“郡主,走慢些,别摔着了。”

    忽然,一滴水珠落在了石板路,紧接密密麻麻的雨滴铺天盖地而来。

    小桃急忙地撑开伞跑上前来,将文茵的身子完完全全遮蔽住,恐她淋到一点儿雨。

    阿殷自顾自的架着另一把伞,走上翡翠桥。

    行至桥中央,阿殷听见前头的文茵用她那单薄的小嗓子甜甜地喊了一声,“瑾哥哥。”

    阿殷循声望去,只见桥底下站着一人,他背对着她们,一身墨色便服,头发束起,单是个背影,就足以让人想入非非。

    那人脚步一顿,慢慢转过了身。

    阿殷终于是瞧清了他的脸。

    此时此刻,阿殷内心翻涌,五味杂陈,所有情感到嘴边化成了一句话:我去你娘的。

    瑾哥哥,她怎么就没多嘴问了一句文茵,她那俊美的瑾哥哥全名叫什么。

    怀瑾侧身看向笼罩在雨雾中的翡翠桥,阿殷迅速压低伞沿,隔绝了他的视线。

    文茵提着裙子,三步并两步地跑下了桥,小桃举着伞,急急跟着她,“郡主,慢些。”

    阿殷胆战心惊,不情不愿地向前挪步,耳边响起了那句话。

    ——江湖路远,以后我们再不相见!

    想当初,她是真以为自己和怀瑾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了,才敢把他揍得鼻青脸肿,潇洒离开。

    如今,在这四四方方的牢笼里,他是睥睨众生的王子,而她,什么也不是。

    阿殷想,可能过了今天,她就再不用费劲心思勾搭世子了,也不怕陵游拿她的身子给小宁做窝了。

    怀瑾会先将她大卸八块。

    ☆、乌鸦

    文茵跑到怀瑾跟前,微微张口喘气,“瑾哥哥——”

    小桃站在旁边,一面撑伞,一面细致的拿着绣帕拂去她身上的水珠。

    怀瑾抬手拂了拂文茵额前的碎发,温言笑道:“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跑。”

    文茵撇撇嘴,委委屈屈道:“瑾哥哥,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我好久没瞧见你了,问了父王、王兄,他们都不告诉我你的下落。”

    怀瑾听言,叹了口气:“这宫里也就只有你惦记着我了。”

    “谁说的,很多人都盼着你回来呢。”文茵掰着手指,细细数道:“琳琅,清月,飞飞……”

    怀瑾摇了摇头,失笑道:“别数了,费脑子,你还是想想等会儿吃什么吧。”

    文茵不念叨了,她挠了挠后脑勺,认认真真地思索了起来。白扒四宝,虎皮兔肉,糖醋鱼卷,豆面饽饽……每次都是那些相似的味道,她吃得都厌烦了,倒是昨日在宫外吃的那碗香脆馄饨,让她有些想念了。

    怀瑾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到亭子里去想吧,站在雨里,会影响头绪。”

    于是,三人进了前边的小亭子里。

    文茵刚一站定,立马一拍手,脱口道:“我想好了。”

    怀瑾配合她,“吃什么?”

    “馄饨。”文茵舔了舔嘴唇,“瑾哥哥,你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