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8

    ☆、爱美

    说罢,阿殷拿着伞便要往外走,与怀瑾错身而过时,她被对方牢牢捉住了手臂。

    穿堂风吹过,阿殷背脊一凉。她稍微定了定身,转过脸,目光一派清明,“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怀瑾笑了起来,柔情似水地说道:“我们不过半个月没见,你就把我忘了,未免也太伤人了吧。”

    阿殷试图收回手,奈何对方拧着一股劲,她完全挣脱不了,只能任凭他处置。

    阿殷咬紧嘴唇,捏着嗓子娇滴滴道:“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抓着我,若是被有心人瞧去了,恐会嘴碎造谣,坏了你我的名声。”

    怀瑾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们都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了,怕什么?”

    阿殷一听登时满脸通红,几乎就要给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来上一巴掌了,她握紧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声线颤抖道:“公子,你可莫要胡言,我真的不认识你。”

    “是吗?”怀瑾忽然止了笑,猝不及防地抬手推开了阿殷的衣袖。

    目光所及的是一片光滑白嫩的肌肤,怀瑾眸色微暗,那些沟壑纵横的伤疤怎么不见了?

    阿殷斜了他一眼,暗松了口气。入宫前,魑什嫌她满身伤痕会吓跑世子,便调了一缸稀奇古怪的药水,让她连泡了三日,期间又喝了不少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三日后,她出了浴池,发现身上的疤痕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了。

    阿殷动了动手指,迟疑地尖叫了一声,“非礼啊!来人啦!”

    这凄厉的惨叫,让怀瑾下意识松开了手。他抿着唇,若有所思地将阿殷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她的装扮姿态确实与之前大相径庭,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不过对于她从来没见过他的这种鬼话,怀瑾是不信的,这个女人一向诡计多端,谁晓得她是用了什么法子去了手上的疤。

    怀瑾凝视着她的脸,忽然就很慵懒得笑道:“你在搞什么花样?”

    阿殷决定装傻到底,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我没搞花样啊,我只是想回去换双鞋。”

    话音刚落,怀瑾便撑开伞,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手,走进了雨雾里。

    “你干嘛啊!”阿殷惊慌失措。

    怀瑾头也不回,淡淡道:“去我那儿,喜欢什么样的鞋,我让人给你找。”

    语气不容置疑,阿殷勉强一笑,“不用麻烦公子了,我自己回去换。”

    怀瑾沉默不语,带着她不停往前走。

    阿殷一脸悲怆,不情不愿地挪动脚步,觉得前面正有一个大火坑等着自己跳。

    ***

    雨水一滴一滴打在伞面上,空气中弥漫着梅花的幽香,阿殷踩在鹅软石的小道上,忽然有种置身于旧朝的恍惚感。

    她微微抬起头,望着雨帘,怔怔出神。直至视野里渐渐显现出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刚毅冷峻,透着肃杀的气息,与记忆里的李元英是不一样的。

    她想起来了,这人是先前在街上瞧见的那个霍将军。

    世间怎么会如此相像之人,阿殷看呆了,待霍钰走到跟前都没反应过来。

    “微臣参见郡王——”霍钰向怀瑾行了个礼。

    怀瑾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此次禹城一战,你打得可真是够漂亮的,父王大喜,说要在宫内办一场庆功宴,再好好嘉奖你一番。”

    霍钰也不禁莞尔,“这还得多谢郡王的计策,若非郡王指点,我恐怕要着了那老狐狸的道……”

    “我不过说了两句,还是你自己聪明……”

    阿殷立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两人互相吹捧,一个头两个大。她无所事事,视线忍不住瞥向霍钰,每看一眼,她都在心中感叹,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眼睛了,李元英的眼睛常年黯淡无光,像一潭死水,而霍钰的眼睛是明亮且野心勃勃的。

    或许是阿殷的目光太过炙热,霍钰察觉到了异样,他别过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伞下另一个白衣蓝裙的女子。

    其实他刚才从远处过来时,一眼就看见了她,但碍于是郡王的女人,他便没敢多瞧,也不知道她具体长什么样。这下再看她,就觉得她的表情有些古怪,像是认得自己。

    怀瑾半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一对“璧人”,微不可闻地冷笑了一声。

    霍钰的喉头鼓动了一下,正想开口问问阿殷,就见她垂下头去了,他也不好说什么,退回了视线。

    怀瑾神色自在地笑道:“霍将军,别在雨里站着了,到我殿里喝些热酒暖暖身子罢。”

    “多谢郡王。”霍钰拱了拱手,“只是微臣府内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告退了,下次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

    怀瑾笑着挥了挥手,“去罢。”

    霍钰渐行渐远,阿殷瞧着他的背影,不由“啧”了一声,摇了摇头,等她有机会回襄汾,她定要把这件奇事说给李元英听,问他是不是有个同胞兄弟。

    阿殷